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黃鵬聽到,也輕輕的看向了外面,只見一羣人突然從各個地方跑了出來。有中國人,也有外國人。而他們相同的是,身後都跟隨着一羣身披盔甲的士兵,那些士兵都有一個特徵,那就是他們臉上有的都是堅毅。鐵血的殺氣在身邊流轉,而且一個個實力深不可側。

“在我建造這陵墓的時候,我的三千親衛一直在陪着我,他們全部都是我的好兄弟。”古霸天看着那些士兵,語氣中充滿了自豪的向黃鵬說道。

黃鵬卻沒有回話,而是直接看着那些突然出現的人,烈火他們幾個也沒有例外,也是被追趕的一員,但以前在明面看到的是烈火他們幾個,但現在看到的卻是非常有趣了,那些在鼻子下面留了一駝黑狗屎的小日本,白色皮膚的外國人,也全部都顯現了出來。一下子從暗處來到了明處。

“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這裏怎麼會突然之間出現如此多的殭屍。”“媽的,這些殭屍怎麼這個厲害,還讓不讓人活啊。”“打不過了,快跑”……等等話,不絕於耳。竟然全部被那些殭屍驅趕到了血池前面的那個大場地上面。

而且奇怪的是,那些殭屍在把他們驅敢到這裏來之後,竟只是分散了把這個場地給包圍起來。並沒有有什麼其他動作。而這時一個樣子只有二十上下的人突然單膝跪下,對古霸天道:“將軍,進入地下陵墓的所有人全部都在這,不知道將軍要如此處置他們。”

古霸天讚許的向那人點點頭道:“好,浩天,你做的不錯,現在你們只要守住這裏就行了。其他的事有我。”說着就掃視了一下中央的那些人。

烈火他們在看到現在的情況之後,心中已經知道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沒想到這裏的殭屍如此厲害,如果以他的本事,對付一個也許可以,但現在可不是一個兩個。而且上面還有一個不知道深淺的將軍,可讓他比較奇怪的是,那將軍旁邊的竟是已經離去的死神,看到他,他心中已經開始猜測他們之間的關係了。

古霸天看着下面並沒有說什麼,而下面也在片刻之間,也各自整頓完畢,只是看到周圍的情況,臉上沒有一個是輕鬆的。烈火也看着古霸天問道:“你是誰,難道你就是這裏的主人。”

突然茅澤側身靠近烈火小聲的道:“火老大,這次我們可能要有大麻煩了,那將軍我如果沒有看錯的話,應該就是殭屍中的極品——金甲屍。看看周圍的情況,恐怕我們麻煩大了。”

古霸天威嚴的掃視了一下下面的衆人,道:“哼,你們今天擅自闖進我的陵墓,簡直就是不知道死活。”而這一句話剛說完,只見圍在四周的殭屍身上瞬間殺氣暴長。全部向裏面的人席捲了過去。

霎時間烈火他們只感覺到自己彷彿身處在一個戰火橫行的古戰場,戰場上充滿了無盡的殺氣,腳下無邊的熱血已經把土地給染的鮮紅無比。腦海中不停的浮現出一道道殺戮。這時的他們就好象是置身於修羅地獄一般。痛苦無比。這時三千鐵血戰士用他們身上經歷百戰所帶有的殺氣所帶出來的幻象。在這個時候和他們打的話,那自身的實力就算是有十分,那也只能發揮是七分。可見那殺氣的恐怖。

但就算是這樣,在裏面的人也都不是什麼普通人,烈火大喝一聲,身上冒出強烈的火焰慢慢的和周圍的無邊殺氣對抗,而茅澤已經運起了道門的清心之法。靜心訣。死死的保持心中那一方淨土。 其餘也各有自己的方法,就在大家都有點忍不住,想要動手的時候,古霸天突然一揮手,道:“全部都給我退下,怎麼能這樣對待我們的貴客呢。”說完,那些士兵身上的殺氣也在毫無徵兆的時候收了回去。令行禁止,這隻有軍人才有的紀律。烈火他們看到,心中已經大變。殭屍雖然難對付,但軍人更是難對付,殭屍軍人那要對付,比登天還難。

古霸天在之後突然奇怪的看了看頭頂。在血池之中,上面竟沒有絲毫的阻擋,可以完整的看到外面的天空,只是現在的天空之上,有的就只有一輪明亮的圓月。

“本來今天你們闖進來,你們是必死無疑,但今天對我來說,卻是一個很特別的日子,所以我現在並不想殺人。希望你們不要有什麼不明智的做法。不然我會讓你們的血來祭奠今天的血月。在這裏,你們需要做的,只是見證一下血月的完美。”古霸天在說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看他們,而是靜靜的看着頭頂的那輪潔白明亮的月亮。

在這世界上,每隔千年,天空之中就會出現與輪紅色的月亮,而那月亮也別人稱之爲血月,只要血月一出現,在血月之下修煉的邪道之人,自身的修爲將得到難以想象的好處,血月裏面蘊涵了無比神祕的力量。這個傳說現在並沒有什麼流傳,就算是有,那也只是寫在古籍之中。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黃鵬也不知道這些辛密。但他聽到血月卻聯想起了在進來的時候所看到的石碑,那石碑上面所說的警言:血月當空,魔王將甦醒。世界末日。這一顆也終於知道了那究竟是什麼意思,沒想到那魔王就是古霸天。

“難道今天就是血月出現的時間?”黃鵬眼睛看着古霸天,他臉上的一絲動態都不能逃過他的眼睛。古霸天微微點點頭道:“不錯,今天晚上就是血月出現的日子,我等這一天已經等了足足四百年。只要我能在今天藉助血月的力量,那我就能破開這裏的封印。從此我也能接觸到外面的世界。”

說着轉頭對着黃鵬,用手搭着他的肩膀,道:“不知道爲什麼,今天見到你,就有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彷彿我們是兄弟一樣,而你的性格我也非常喜歡,我古霸天從來就沒有過兄弟姐妹。如果今天我能破開封印,那我希望我們能夠成爲好兄弟。”

也不知道爲什麼,黃鵬竟有如此值得古霸天重視。也許是一種奇怪的感覺,也許是別有目的,但這時的黃鵬也沒有多想什麼,就算是有目的,那自己現在也沒有什麼值得他利用的地方。沒有答應也沒有反對,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看來今天的月亮應該很圓。”說完就慢慢的坐了下來,靜靜的開始修煉起來,不停的吸收起鬼珠裏面的力量。慢慢的壯大的自身的能力。修煉本就是逆天而行,不進則退。只有不停的修煉才行。

“是啊,應該很圓,也很美”古霸天在說完之後也坐了下來。只是擡頭靜靜的看着月亮,彷彿那月亮是世界上最完美的東西一般。

“火老大,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我們本來是來找回國寶的,但現在你看看,我們竟然會被一羣殭屍圍困在這裏,這些事情,我看說出去,也沒什麼人會相信。”破天搖搖頭,嘆了口氣道。雖然以前也料到這次恐怕會很危險,但沒想到竟然會發生這種事情。

李凝冰這個時候卻一直死死的看着血池中央的黃鵬和古霸天。眼中奇怪無比,但臉上依舊冰冷。烈火看到,不由問道:“凝冰,你怎麼了,難道發現了什麼事情?”黃鵬他一來就已經知道,但死神一直以來就非常神祕,這種事情他們也沒有精力去管。

李凝冰搖搖頭道:“也沒什麼,只是看到死神前輩好象和那將軍的關係很不錯,要是我們能找他幫幫忙的話,也許這次的任務能有機會完成。當然這些也就是我自己的想法而已。”她也知道這種機率實在是少的可憐。

而茅澤在也旁邊道:“這恐怕是不可能,當時我們就已經拒絕過死神的要求,現在我們再去求他,可能不會有什麼結果。再說,現在事情還沒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等一下看情況吧,只是不知道這血月究竟是怎麼回事。”

烈火也點點頭道:“不錯,我們現在能做的就只有一個,那就是——等。這一切等到時間到了,自然也就能有個結果。”說完就坐在地上,開始盤膝修煉起異能心法中的火系能力。其餘人看到,也各自看了一眼,一起坐了下來。既然沒有辦法,那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等而已。

這時在北京的郊區,許玉倩他們所住的莊園內,許玉倩和許玉舒婷婷正坐在一起看電視。邊聊着一些事情。而她們不知道的是,在這外面,危險正在慢慢的逼近。一個黑色影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莊園的外面。

“好大的莊園,這黃家果然不愧是一個大集團,不過不要緊,這些東西馬上就要屬於我了,許玉倩一直有商業女神的稱呼,就是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長的有那麼漂亮,嘿嘿。”那黑影小聲的說了幾句。

這人就是李躍。他這次來就是爲了抓許玉倩她們的,相信只要許玉倩在手,那黃氏集團還不是唾手可得。想着身體直接隱入了黑暗之中,快速的向別墅逼近。他這樣走來,門口的那些守衛也是察覺不到任何事物。

特種並雖然厲害,但那種厲害是相對於普通人來說,那李躍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而是靈異界的高手。哪裏會讓他們知道。

李躍沒有什麼意外的快速的接近了別墅,眼睛已經可以清晰的看清楚裏面的情況。而別墅的門口就是特種兵的隊長——李強,自從出現了劉天華的事情之後,李強已經安排了特種兵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保護許玉倩他們的安全。今天剛剛好輪到他。

李強兩眼精光四射,仔細的打量着四周。不放過一絲聲響。要是在黃鵬回來之前讓許玉倩她們出什麼事情的話,他們可沒辦法交代。

但他這些根本就察覺不到已經隱藏在黑暗中的李躍。李躍在看準許玉倩三人的位置之後,瞬間從窗戶之上飛了進去,來到三人的面前,這一系列的動作,也只在一眨眼之間。而許玉倩三人只看到一個人突然就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嘴巴一張,一聲尖叫聲就要從她們的口中發了出來。

李躍經驗何其豐富,手一指,一道黑氣就把許玉倩三人治住。那聲音也沒能從她們口中發出來,李躍淡淡一笑。就要想辦法把三人帶出去的時候,只聽到在身後“啪嗒”一聲,一隻茶壺打碎的聲音傳了出來。

李躍轉身一看,原來那人就是吳媽。“救命啊,快來人啊。”在外面的李強神經瞬間繃緊,猛的推開了大門,也發現了大廳裏面的情況。身體一動就要向許玉倩三人衝過去。李躍詭祕的笑了笑,本來他是打算不知不覺的把三人帶走的,但看現在的情況是不可能了。對着李強做了一個阻止的手勢。

怪笑道:“慢着,你最好不要動。要不然我可不保證你老闆的性命。”說完左手不知道何時竟已出現在了許玉倩的脖子上。李強看到馬上就止住了自己的身形。憤怒的看着李躍道:“你到底是什麼人,到這裏來究竟有什麼事情,要是是爲了錢的話,那一切都好商量,但一定不要傷害少奶奶。不然,我李強是不會放過你的。”

李躍“嘖嘖”的怪叫了幾聲。道:“李強是吧,你的力量在普通人裏面確實算是頂尖的,但你可傷害不了我。今天我還就真要把她們帶走,我看你能怎麼樣?”在說話之間,其餘的特種兵已經迅速的把這別墅給包圍了起來。而後又有幾個人走了進來道:“隊長,這裏已經完全在我們的控制之中。請隊長指示。”

李強擺擺手道:“大家先別動。”許玉倩他們在李躍的手上,他怎麼敢動手。而這時許玉倩也開口說道:“你究竟是什麼人,爲什麼要傷害我們,我不記得我什麼時候得罪過你。”說着臉色也慢慢的恢復了從容鎮定。

以李躍的能力,如果要殺她們,在一眨眼之間就可以,而現在他沒有這麼做,那就可以肯定現在暫時還沒有危險。以許玉倩的頭腦馬上就想出了這個可能。

“嘖嘖嘖嘖”李躍搖搖頭,怪笑道:“看來你這商業女神確實不同,在這個時候還能有如此清晰的頭腦。不過沒辦法,今天我非要帶走你不可。誰叫你得罪了一些不該得罪的人。嘖嘖”頓了頓,看看李強,不屑的道:“好了,時間到,我要帶你們走了,等到了,你自然也就知道你得罪了誰。”

說完左手抓住許玉倩,右手則向許玉舒抓了過去。 變身反派蘿莉 但就在這一刻,李強的身體有如電光火石一般,瞬間突破了速度的極限,手掌化爲掌刀,猛的向李躍脖子砍了下去。一種空氣被撕裂的聲音從手掌下面傳了出來。 李強在特種部隊裏面,接受的全部都是極限訓練,自身的力量對普通人來說,已經是一個難以祈望的程度,而在這個危險時候,他也爆發出了自身所不能達到的力量,這一手刀下去,在普通人身上,就算不死也要重傷。

李躍感覺到,微微一皺眉,如果他現在不放開手的話,也許自己的左手就要在這一刀下來,受上不小的傷,雖然他有異能在身,但異能並不代表自身的防禦力。他的異能是黑暗性的。最明顯的就是腐濁,一些奇特的能力,但現在這裏有許玉倩他們在,要是施放出來,把她們給傷了,那就不值錢了。

他也沒想到,這李強一個普通人,竟然也能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力量,冷哼一聲,本來掐住許玉倩脖子的手,瞬間鬆了開來,然後一團黑色的霧氣迅速的把他給籠罩了起來。而李躍也完全隱身在黑舞裏面。

就這眨眼之間,李強的手已經向那黑霧砍了下去,這和黑霧一接觸,卻古怪的沒有發出任何聲響,只見李強的手接觸黑霧之後,那黑霧竟好象一團棉花一樣,毫不着力。那種力道彷彿搗在空處的感覺,難受的差點讓他吐血。

但這個時候已經不是關注自身的時候,手迅速的向許玉倩抓了過去。想要把許玉倩給送到一邊去,但李躍哪裏會讓他有這個機會,冷笑了一聲。“哼,就憑你,也想和我鬥,簡直就是不自量力。”說完那籠罩住他的黑霧迅速分出一屢。

那一屢黑霧在分出來之後,直接化成了一隻黑色的巨手向許玉倩三人抓了過去,竟是想要一次把她們全部抓走。而在這時李強只感覺到自己所接觸到的黑霧上面傳出一股強大的力道,瞬間把他的身體往後彈了出去。

“砰砰砰”在旁邊的特種兵看到,再不遲疑,直接向黑霧開槍,他們雖然再黃氏集團的影響下,能搞到槍,但也只是手槍之內的,就算沙漠之鷹也沒有一隻,黃鵬以前也利用關係想要找幾隻,但黃氏集團和黑道沒什麼交情,所以也沒能得到,現在手中用的只是普通的槍支。

但子彈卻沒有絲毫意外的被黑舞給擋住了,李躍怪笑道:“嘿嘿,你們這些普通人,也想傷我。”這時那黑色的巨手已經把許玉倩三人給抓了起來,就要向黑舞裏面帶過去,李強看到,知道如果讓那人把許玉倩她們帶走的話,那肯定是凶多吉少。哪裏肯這樣放棄,身體一個起跳,瞬間向三人撲了過去,想要把三人拉住。

但那巨手在立躍的控制之下,竟是突然之間加速向前離去。迅速脫離李強的控制範圍,急切間,李強腳尖在落地之後,第二次彈起。也沒有看清楚面前的是什麼人,只看到一雙腳在眼前,想也不想,就直接把那雙腳給抱住,身體敏捷的拉着那人在地上滾動了一圈。“啊”那個被李強拉出來的人,一聲尖叫,那人卻是許玉舒。

李躍冰冷的看着李強,皺了皺眉道:“哼,我讓你壞我好事。”說完一揮手,一道黑霧猛的擊打在李強的胸口。李強只覺得胸口一陣翻滾,一口鮮血再也忍不住從口中噴了出來。“這次沒時間了,要不然倒可以陪你們好好玩玩,哼!”說完身體迅速移動,在李強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李躍已經帶着許玉倩和婷婷消失不見,而許玉舒則在李強的死命保護之下給救了下來。

“姐姐,婷婷,姐姐,李隊長,現在怎麼辦啊,我姐姐會不會有事啊?”許玉舒在看到姐姐和婷婷被抓之後,心中已經是亂成了一團糟。其實她現在就連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都難以明瞭。更不會知道那人爲什麼要抓她們。

李強已經被兩個特種兵給扶了起來,看到許玉舒焦急的樣子,連忙道:“許小姐不要急,我們慢慢想辦法,依我看,那人本來要殺你們的話,只有舉手就行了,但他現在只是抓,肯定不會馬上傷害少奶奶的性命。現在關鍵的是,趕快把這件事通知少爺。由少爺來決定。”

李強在片刻就已經把事情想了一遍,也知道最少那人在短時間不會傷害許玉倩母女,他們這樣做,肯定是有什麼目的的。不然也不是隻抓而不傷。

許玉舒一聽到李強的話,就好象落水的人看到一根稻草一樣,連忙轉身拉住李強的手,臉上焦急的道:“李隊長,現在我已經不知道怎麼辦,心亂的很,你一定要想辦法救救我姐姐啊。對了,姐夫,趕快叫人把姐夫找回來。”

李強搖搖頭道:“二小姐,剛剛那人不是普通人,而是傳說中的異能者,那人不是我所能對付的,再說現在我們就算是找,也不一定能找的到少爺,少爺去了迷宮,就算知道,也難在短時間內回來,我們恐怕要想想別的辦法。”

許玉舒一聽,不由楞了一下,雖然她突然聽到異能者非常奇怪,但現在也不是追究這些的時候,道:“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一切就由李隊長做主了。我希望能儘快見到我姐姐。”

李強點點頭道:“二小姐放心,少奶奶給了我們這個好的機會,少奶奶的事自然也就是我們的事。我們不會坐事不理的,我在特種部隊的時候,曾經知道國家之中有一個非常神祕的組織,那就是——中國龍組。裏面的人全部都是各行各業的頂級人才,而且最多的就是我們這些普通人不知道的異能者。”

“剛剛那人不是普通人,既然這樣,那我們只有把事情跟警方說清楚,描述出剛剛的情況,我相信,這件事龍組一定會插手。到那時,應該就好辦的多。”李強現在也沒什麼辦法,也只能想到這個。

許玉舒聽到,想想,突然點點頭,但馬上又搖搖頭。道:“這樣可以是可以,但要是那綁架姐姐的人知道了的話,會不會傷害我姐姐。我看還是趕快通知姐夫吧。”說完已經拿出電話開始撥打黃鵬的電話,其實黃鵬的電話在一進迷宮就已經關閉了,就算是沒關,那裏也沒有信號。過了一會。許玉舒用力的放下電話,眼睛有點發紅的道:“姐夫的電話打不通。”

而這時李躍已經帶着許玉倩他們回到了劉天華的別墅裏面,用力把許玉倩和婷婷放在了一邊,李躍也收點了身邊的黑霧。“咳咳”李躍在之後不知道爲什麼開始激烈的咳嗽了起來。那咳嗽聲非常的急促。李躍的臉上也非常蒼白,心中想道:看來上次的傷還沒好,媽的,馬家的那女人怎麼這麼狠,要是逃的快,上次就要死在她手上了。

李躍上次的傷其實現在也沒有完全好,所以自身的能力也有非常大的限制,要是剛剛離開的快,恐怕自身的能力也要支持不下去了,要不是因爲這個,他當時早就殺了李強他們了,哪裏還能留下他們。

“李兄弟,你終於回來了,這麼長時間,我還在這裏擔心你。”劉天華聽到大廳的響聲,馬上就走了出來,看着地上的許玉倩和婷婷笑道。

李躍也點點頭道:“你放心,這麼一點小事,我李躍還沒放在心上,許玉倩人我已經給你帶來了,具體要怎麼處置,就看兄弟你的了,只是到時候不要忘了分我一杯齋。嘿嘿”說完怪笑着看了看許玉倩,兩隻眼睛不停的上下掃視着許玉倩。就好象要把她完全看穿一樣。

劉天華拍了拍李躍的肩膀,道:“兄弟你這是說什麼話,有我吃的,自然不會少了你,只是我們現在還不能動她,要不然那些錢要從哪裏拿。你說是吧?”李躍聽到,擺擺手道:“這些我不管,現在人已經抓回來了,以後的事情就是你的了。我先去休息一下了。”說完再看了許玉倩一眼,就向樓上走了過去。

劉天華等李躍上去之後,獰笑着看着許玉倩道:“玉倩,你沒想到你會有一天落在我的手上吧。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現在你落在我的手上,看你怎麼死?嘿嘿”

許玉倩一臉平靜的看着劉天華,眼中滿是鄙夷,冷笑道:“哼,我還真沒想到會是你,劉天華,以前我看你白手起家,以爲是個人物,沒想到你竟是這種人,如果你想從我這裏得到什麼好處的話,那你就想錯了,在我這裏你得不到任何東西。”

許玉倩在第一眼看到劉天華的時候,已經知道這次是凶多吉少,恐怕是沒有什麼機會從這裏出去,而他把自己抓到這裏來,那爲的肯定是錢之類的東西。當然,許玉倩一開始就不打算給劉天華錢,不然等那時候,肯定就是自己母女兩的死期。這種事情就算是沒經歷過,那也應該聽說過。

劉天華聽到,毫不以爲意,笑道:“玉倩”“我和你沒有任何關係,麻煩你不要叫的那麼親熱?”

“好,許小姐,我叫你許小姐現在可以了吧。”劉天華看着許玉倩她們道:“許小姐,我知道你可能不怕死,但你的女兒可就慘了,她才這麼一點大,就這麼死了是不是有點可惜。再說,我要的只是錢,你也知道,我現在窮光蛋一個,沒有什麼好顧忌的,大不了,就是一條命。而你們就不同了”

(最近心裏有點亂,非常煩,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唉) 劉天華的報復

劉天華淡淡的笑了笑,顯得風度翩翩,但這在許玉倩的眼中卻有說不出的厭惡。臉上滿是鄙夷。劉天華看到,也沒有在意,他現在在意的就是從許玉倩手中把那幾百億的資產搞到手。只要錢一到手,那什麼事情都可以解決。

“許小姐青春貌美,而你的女兒又是這麼小。聽說黃鵬那沒什麼用的蠢材非常疼愛這個女兒是不是,還有以前在宴會上看到,你丈夫非常的在意你啊。我想如果他知道你被綁架了,相信一定會來救你的,你說是不是,到那時,就算是你不把公司交出來,他也會把公司交出來。結果都是一樣,希望你想明白,如果你現在就寫好轉讓書,我馬上就放你們走。”劉天華在沒有得到資產之前,確實不能對許玉倩怎麼樣,所以才這樣苦口婆心的勸說她。

但許玉倩也不是沒見過世面的小女孩,在商場上也不算短,有些事情知道的一清二除。緊緊的把婷婷抱在懷中,婷婷現在已經被這突然之間的變故嚇的有點發呆。只是死死的揣着許玉倩的一片衣角。許玉倩冰冷的道:“這些事情我不管,只是我要說,如果你敢動我們母女一絲毫毛的話,那你什麼也別想得到。你要找的話,就找我丈夫,黃氏集團是我丈夫的產業,我並沒有決定權。”

“OK,你們放心,在這段時間我是不會動你們的,自然好吃好住的招待你們,你們也別想逃出去,也別想那些警察能找到這裏來,剛剛抓你們來的人可不是普通人,不會有任何痕跡讓別人找的。不過現在還是要委屈你一下了。”劉天華笑着道。黃氏集團的情況他以前就專門研究過,自然也知道那些資產都在黃鵬的名下。

但他相信,黃鵬爲了許玉倩和他的女兒,絕對不會有什麼太多的意外,只要目的達到,那許玉倩她們還不是任他處置。哼。劉天華直接把許玉倩兩人帶到了別墅下面的一個密室裏面。就笑着離開了。

卻不說許玉倩被抓,許玉舒她們焦急的事情,這時的黃鵬卻和所有人都擡頭看着天空,只見在時間已經快要到晚上十二點的時候,明月當空,皎潔的月光輕輕的拂拭着大地衆生。使人有說不錯的寧靜。

而一向嚴肅的古霸天看着那月亮嘴角之上卻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十二點整,血月當空。每隔千年將出現一次的血月,將馬上出現。只要借住血月的力量。那他就能從這裏出去,破開封印。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只見那沒有一絲缺陷的月亮,不知道爲何從邊緣開始出現了一縷縷紅色,那紅色襯托的月光是那樣的妖異。在血月變化的時候,外面的天空風雲變色,狂風大作。烏雲蓋天,但卻始終無法遮擋血月的月光。

那血色從邊緣快速的把整個月亮完全覆蓋住,一時間,天空之中竟出現了一輪詭祕的血月。這個時候不單是古霸天他們看到了,在世界各地幾乎只要是看到的人都能感覺到這血月,一時間世界各地議論紛紛,有人說是世界末日,有人說是預示着災難的到來。大家也都是衆說紛紜。各有各的理由。這些說法迅速的在互聯網上傳了開來。

但這也只是普通人的說法,在異能界和修道界之中的人,卻能從血月之中感覺到那磅礴的力量,但那血月也非常古怪,在出現後,竟沒有一絲一屢的月光從上面照射下來,這種情況卻顯得詭異無比。

異能界和修道界統稱爲靈界。靈界就是他們這些凌駕於普通人之上的人。而靈界之中也和現實世界一樣,有好人有壞人,異能也有偏向黑暗性質的,修煉的人也有修煉魔道的。雖然功法異能並沒有正邪之分,但在這個時候,偏向黑暗的異能卻能清楚的感覺到血月對自己能產生的好處。而那些比較偏正的,則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

古霸天看看天空,看到月亮已經完全變成了血紅色之後,對着站立在一邊的浩天道:“浩天,你趕快利用血池布引月輪迴陣,引血月之力量,破除封印。明白了嗎?”說話之中有說不盡的威嚴,他說的話,就好象是不容反對一樣。

浩天沒有絲毫猶豫的道:“是,將軍。”然後站了起來,對着身後的人道:“你們三十六個跟我來。現在是你們犧牲的時候了,你們有沒有什麼遺言,不管是什麼,我和將軍都會爲你們辦到的。”

浩天對着身後出來的三十六人道。這引月輪迴陣需要三十六人來佈陣,這樣能吸引血月最強大的力量,到那時,破除封印的機會也就越大。但那佈陣的三十六人也將全部被吸盡全身的精氣。 陸先生,愛妻請克制 化成石頭,再也沒有機會復原,這就算是殭屍也是一樣,所以浩天才在最後有此一問。

那三十六人臉上沒有一絲表情,一如軍人的鐵血,道:“我們沒有任何要求,爲將軍和衆位兄弟而死,我們死而不怨。大人下令吧。”他們哪裏還有什麼願望,想想距離他們死的時候已經有四百多年,自己的家人,最多也只能活個百年,早就已經死了。

古霸天聽到他們的回答,臉上露出淡淡的蕭條,一絲落寞,點點頭道:“兄弟們走好,你們沒有做的事情,自有我們來做,我們會把你們的那一份帶去的。”“謝謝將軍”三十六人同時跪下向古霸天拜了三拜。然後浩天就讓他們圍繞着血池,佈下了引月輪迴陣。

在引月輪迴陣一布完的時候,就看到血池之中一絲絲的血氣迅速的把那三十六人完全染紅,變成了一個個血人。剎是詭祕。

天空中的血月開始散發出無窮無盡的血色光芒,那血色的光芒照射在普通人身上,和普通的月光沒有任何分別,但照射在那些靈界人的身上,就有了效用了,那些正道的修煉方法,彷彿感覺到完全的空氣都在抵制自己一樣,但那種抵制也不是很強烈,就好象是逆行遇到一些風而已,沒有太大的關係。

而那些邪道的修煉者只感覺到自身的力量在那些血色的月光照射後,開始飛速的增長起來,那速度比自己平時修煉不知道要快上多少倍,一個個也都知道好處,沒有絲毫猶豫,全部都開始拼命吸收起血月的力量。

在劉天華的別墅裏面,李躍興奮的看着頭頂的月光,開始不停的運轉自己的異能心法,快速的吸收起血月的力量,異能心法是怎麼出現的,這世界上在異能出現的時候,本來異能要想提升是非常困難的,但有了異能心法的出現,卻讓異能者出現了一個春天。

其實異能心法是由修道法訣根據異能而改編出來的,雖然並沒有原來的法訣的威力,可修煉起來卻比較容易,異能心法根本就沒有什麼異能的分別,就算你是火系的,冰系的,都可以修煉,可以說是隻要是異能者就能修煉,能提升自身的能力。這異能心法只有一篇,沒有例外,能有多少的成績就看你自己的努力和機遇了。上次上龍組的時候,黃鵬也見過那篇異能心法。但因爲他修煉的是種玉煉魂訣,哪裏還看的上那些心法,也就沒有修煉。

李躍在這次吸收血月的能力之後,自身的傷勢也全部痊癒了,不但是他,幾乎是人人都得到了一些好處。

但他們卻不知道在古霸天這裏,那血月就不是一絲絲的月光了,只見引月輪迴陣在布成之後,整個血池對天空中的血月有一種奇異的吸引力一樣。 修羅戰神 一道籠罩了整個血池的月光以肉眼能見到的程度出現在古霸天他們面前,而在那血月光柱裏面的卻只有兩個人,一個是古霸天,一個就是黃鵬。

而這時的黃鵬只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力量不停的向自己的身體裏面滲透進去,自身的力量在不停的增長,而且自身的魂力在血月的洗禮之下竟是越來越純粹,越來越精純。黃鵬感覺到後,心中不由大喜。這種奇遇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千年纔有一次,而且要不是因爲有引月輪迴陣的關係,這血月的力量也不可能有這麼強大。

古霸天突然看了看黃鵬,微微笑道:“兄弟,你現在還是趕快修煉一下吧,現在修煉對你可有不少的好處,別人可沒有這種機遇,好好把握吧,我也要開始破封印了。”說完身邊插在腳下的那柄巨大的金劍,猛的被古霸天拔了起來。

然後在那血色光柱之中用力攪動了一下,霎時間九條血色的神龍在古霸天的控制之下出現在空中。那血龍在出現之後,就向上空撞了過去。

而跟隨而去的還有古霸天,古霸天緊隨着血龍背後,向高空衝了過去,那高空之中本來沒有一物阻擋,但卻在古霸天上升到三十來米的時候,一道陰陽八卦印出現在頭頂,那陰陽八卦印竟是完全把整座陵墓全部籠罩了起來。上面散發着強烈的陰陽五行之氣。死死的把下面封印住。 死神的憤怒

這個陰陽八卦印就是一直以來封印古霸天他們的。厲害無比,能自主的吸收周圍的天地靈氣,源源不斷,平時要想突破它的封印,基本上是沒有可能,除非古霸天的力量能達到一個新的境界。本來事情就應該向這個方向發展。

但大衍之數,五十缺一,就算是再兇險的境地,都會留有一線生機。這就是天道。所以這次血月的出現,就是古霸天的一線生機。血月一現,外面的天地靈氣已經有微微被壓制的趨勢,雖然並不能有什麼太大的效果,但最少能掐斷陰陽八卦印吸收外面的天地靈氣,這樣破陣也就容易的多。

而黃鵬卻是沒有去看古霸天破陣,而是轉換爲骷髏之軀。不停的吸收起身邊無盡的血月力量,血月在出現到結束,只有三個時辰,三個時辰一過,那血月要再出現的話,就只有等一千年之後了。所以血月纔是可遇不可求的機遇。

黃鵬體內的魂力在血月的洗禮之下,不但開始飛速的增長,而且魂力的精純程度更是得到一個難以想象的飛躍。以前的魂力如果說用一半的力量能做到的事情,現在只需要用上四分之一就可以了,這不是量的變化,而是質的變化。所以說他這次得到的好處,海了去了。不單如此,自身的魂力在變精純的同時,同樣沒有放棄增長,靈竅裏面的魂珠竟開始由紅色向黃色快速的轉變,就這一會,上面已經有六分之一的部分變成了黃色。一絲絲紅黃相間的光芒從黑色斗篷裏面滲透出來。

黃鵬現在也沒有什麼別的想法,唯一想的就是抓緊這裏機會,提升自己的實力,這種機會並不是常有的,要是錯過了,以後要想再有,那就沒有可能了。其實不單是他,現在在這裏的人也都各自開始修煉,這樣的機會可不多。

但他們在修煉,而古霸天卻是和上面的封印對上了,九條血龍不斷的衝擊着上空的陰陽八卦印,而那封印卻好象只是爲了封住這個陵墓一樣,只是死死的擋在上面,沒有一絲反擊的意思。可這樣一來,想要攻破這個封印卻是更加的困難。

血月出現的時辰非常有限,要是不能在這個時間裏面把封印打破的話,那想要出去,就難辦了。所以古霸天根本就不惜血本,不單是血龍,就算是他自己,也是不停的用手中的巨劍死命的轟擊着上面的封印。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血月出現也已經有兩個多時辰了,這時離血月消失的時間也越來越近了。而古霸天的攻擊也越來越瘋狂,只聽到上面轟隆之聲不絕於耳。古霸天的努力也不是沒有效果,那本來還閃亮的封印現在已經有點暗淡無光,但依舊是牢牢的控制着下面,沒有破碎。而且只要血月一過,外面的天地靈氣就能補充到封印裏面,到那時想要破除封印,除非能一下子就把封印打破。

古霸天擡頭看了看天,眼中突然閃過一絲瘋狂的神色,手中巨劍一揮,口中喝道:“九龍在天,給我爆爆爆。”霎時間那九條血龍飛到封印下方,在古霸天的控制之下,“砰砰……”的幾聲巨大的響聲,血龍紛紛爆裂。無比狂暴的能量瞬間向封印席捲過去。

霎時間那封印就好象是汪洋中的一葉孤舟一樣。隨時都有翻船的危險,但危險是有,可卻始終屹立在上空,怎麼也沒有破碎,非常的頑強,古霸天,眼中出現一絲瘋狂,道:“你這該死的封印,封了我幾百年,難道你還要再封下去嗎,今天你不破也得破,給我破。”說完他手中的巨劍爆發出前所未有的金色的巨光,那光芒照射的別人眼睛也不感睜開。

那巨劍夾雜着古霸天強大的力量,猛的斬在了封印上面,霎時間一切全部都靜了下來,血月已經無聲無息的消失不見,月光依舊明亮,而那封印也依舊掛在上空,只是那封印上面卻多出了一絲裂縫,封印在天地靈氣的灌溉之下,慢慢的恢復,可那裂縫卻始終沒有縫合。

古霸天從天空中落了下來,眼中死死的看着那道裂縫,嘴角已經有了一絲笑意。因爲他已經知道,這次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那裂縫以後就是他們能出去的唯一通道,陰陽八卦印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它是一個整體,這個整體卻好象是鏡子一樣。

鏡子上面只要出現一道裂縫,就不可能在縫合,不論怎樣都是有瑕疵的。這就是以後這裏連接外面的通道,古霸天看到不由哈哈大笑,這時正在修煉的黃鵬他們也都被古霸天這豪邁的笑聲給驚醒。

黃鵬醒來首先看的不是古霸天,而是自己的魂珠,看到魂珠,黃鵬心中不由大喜,自己魂珠的顏色已經由紅色完全轉變成了黃色,體內流轉的魂力也變成了黃色,這黃色之中沒有絲毫的瑕疵。顯得異常的美麗。而且黃鵬也感覺到自己身上彷彿擁有無窮無盡的力量一般,這種感覺非常的完美。

種玉煉魂訣本來每一個層次都有着天壤之別,紅色和黃色更是差距太大,這大是用倍數來衡量的。“恭喜古大哥得脫大難,從此天高海闊,任鳥飛翔。”雖然認識才一段時間,但黃鵬對能有現在的結果還是很高興。因爲他相信,以古霸天軍人的性格,就算是出去了,一不一定會對世界產生什麼傷害。

古霸天笑着拍了拍黃鵬的肩膀,那力量之大,差點讓黃鵬以爲自己的骷髏架子就快要倒塌了一般。身體不停的發出咔嚓之聲,黃鵬不由搖搖頭道:“古大哥,你要是再拍下去,兄弟我就要變成一堆骨頭了。你也不知道你自己的力氣有多大。”

古霸天連忙把手收回去,笑道:“好了,是大哥不好,現在陵墓的封印雖然沒有完全破除,但要是出去的話,還是沒有任何問題,不過我現在還不想出去,這次就只能讓兄弟你一個人回去了。”古霸天可不打算就把這裏給放棄掉,這裏本來就是他生活了幾百年的地方,以後也算是他的大本營了。所以他也要把這裏好好的佈置一下,不然要是一些不長眼的東西過來,那不是自找麻煩嗎?

黃鵬點點頭,男人之間的交情,根本就不需要說太多,既然大家都對眼,那就是兄弟:“好,如果你要到外面的話,到北京來找我,我相信你一定能找的到我。我在家中等你。”這裏的事情已經結束,沒必要再留下,那些來尋寶的人,看來是沒有什麼希望了,有古霸天在,他們來,只能是找死。除非他們要拼個兩敗俱傷。

“對了,你先等一下,既然認了兄弟,自然要送點禮物給你,我去去就回。”說完古霸天就快步離開了血池,不知道去幹什麼,而黃鵬也不在意這麼一點時間,也就靜靜的戰立在原地,等待着他,看看究竟會是什麼。

不一會,古霸天手中拿着一個包袱走了過來,那包袱也不大,就是一本書大小,古霸天走了過來,直接把包袱放到黃鵬的手中笑道:“兄弟,我也沒什麼好送你的,我記得你說過,你來是爲了一塊玉石,剛剛我找了找,我這裏也就只有一塊以前不小心得到的玉石,我又不懂這玉的事情,就一直放在那裏,既然兄弟有用,那就送給你了。”

黃鵬一聽,心中大喜,他沒想到古霸天竟然如此出人意料的送了他一件珍貴的禮物,也許在別人而言,玉石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但對黃鵬來說,這卻有完全不同的意義。有了這個,他修煉起種玉煉魂訣的時候,那速度肯定要比現在要快上不少,而且修煉出來的魂力更是比現在精純。

黃鵬並沒有打開包袱看裏面的玉石,他剛剛用手托住玉石的時候,就已經知道這玉石絕對是仙品級別的玉石,可謂是世間難求。點點頭道:“那小弟就多謝大哥厚送了,這裏的事情我相信大哥已經能解決好,小弟也有點事情要趕回去,就不在這裏多打擾了,只希望大哥在出去後,一定要找我,到時候讓弟妹給你做幾個好菜。”

古霸天哈哈的笑了笑,道:“好,那大哥到時候就有口福了,放心去吧,我們再次相見的時間不會太長。”黃鵬沒有再說什麼,直接就一個遁地,向外面而去,反正玉石已經到手,這裏也沒有必要再留下去。

而古霸天在黃鵬走後,身上重新恢復了威嚴之氣,看了看面前的烈火他們,心中也有自己的打算,道:“今天本將軍高興,不但破除了封印,而且還認了一個兄弟,也就放過你們,但只此一次,如果你們要是再來的話,休怪本將軍無情。我不管你們是什麼人,以後沒有我的允許進入將軍墓的人,殺無赦。”說到這句,無邊的血殺之氣佈滿空中。

(不是我不快,而是我最近一直在構思地皇第二部,當然,以後我也會適當的多更新一些,大家不用急,謝謝!) 黃鵬利用土遁飛速的離開了將軍墓。不是他不想留在裏面,而是他不知道爲何,心中不時的閃過一絲心慮。讓他感覺非常的不安,好象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了一樣,這感覺讓他沒有絲毫想留下去的意思。所以纔會這麼快就出來。

一出來之後,運轉種玉煉魂訣,身體一瞬間轉換,本來在轉變骷髏時主動收起來的衣物,也在一眨眼之間穿戴好,那些衣物在轉變骷髏的時候,是被收藏在鈴鐺裏面的,黃鵬手中的鈴鐺不但是制敵的法寶,更是能收藏不少東西。

一會,黃鵬就從潤天村一個偏僻的角落裏面走了出來,臉上波瀾無驚,平靜異常,腳步一動,正是要向外面走去,這裏的事情已經清楚,也是該離開的時候,黃鵬看着周圍忙忙碌碌的人,心中嘆了一口氣,這世界上爲了那些虛無的寶藏,無數人前赴後繼,就算是再危險,也是照樣沒有人退縮。這就是人心。

人心不足蛇吞象。走着走着,上衣的口袋裏面,突然響起了一陣脆耳的鈴聲,那鈴聲黃鵬知道,是自己手機的聲音,微微一皺眉,手向手機摸了過去,自己的手機號碼只有少數的幾個人知道,這些人無一不是自己熟習的人,現在手機響了,不用說,肯定是那些人打來的,再聯想到心中的那絲不安,知道可能有什麼事情發生。

拿出手機,看了看屏幕上面顯示的名字,竟是家裏的電話,心中一跳,但還是馬上按下了接聽鍵。“喂,我是黃鵬。”

“姐夫,姐夫,我是玉舒啊,姐夫”這電話正是許玉舒打過來的,對於聯繫龍組的事情,李強他們也沒有把握,但他們也都一個個出去尋找許玉倩,而許玉舒在家裏面什麼也做不了,只能不停的撥打黃鵬的電話,期盼能打通黃鵬的的電話,一直到現在,才終於接通了電話,這時,許玉舒的聲音都不由有了一絲變化,顫抖不已,顯得非常的激動。

“玉舒?哦,你找我有什麼事情?”黃鵬笑了笑道。對自己這個小姨子,他還是非常有好感的。她的溫柔性格比較合他的胃口。

“姐夫,你快回來吧,家裏面出事了,姐姐,姐姐………嗚嗚!”說着許玉舒再也忍不住,竟是哭了起來。黃鵬一聽,心中一震,連忙道:“玉舒,你姐姐究竟怎麼了,你先別哭,先慢慢的把事情給我說一遍。是不是你姐姐出事了。”說着神色間已經是大變。雖然說他和許玉倩並沒有真正上的關係。

但現在他已經是她的丈夫,她如果出什麼事情的話,他也不能袖手旁觀。再說,其實這段時間下來,他心中還是有了一絲許玉倩的影子。在另一邊的許玉舒聽到,也慢慢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斷斷續續的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黃鵬越聽,眉頭就越是皺的嚴重,心中一股無名的怒氣開始升騰。但口中卻依舊安慰着許玉舒道:“玉舒,你放心,我馬上就趕回去,你先在家中等候,我到要看看,是誰有這麼大的膽子,敢動我黃鵬的家人。”說着語氣中已經出現一絲濃烈的殺氣。

一直以來,黃鵬都是一個脾氣非常好的人,而且心性很是淡薄,平時只要不接觸到他的底線,那他最多也只是笑了笑,但如果真的觸動了那條底線的話,那等待的將是無邊的怒火,就好象是上次宴會的事件一樣。

現在黃鵬已經把許玉倩當成了自己的妻子,而婷婷更是疼愛無比,可以說,她們已經成爲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現在有人動了他們,就是反了他的禁忌,他如何能不怒。

許玉舒就算是沒有見到黃鵬,但從電話裏面也能聽的出其中的怒火,也點點頭道:“那姐夫你可要快點,我怕姐姐和婷婷真的出什麼事。”

“你放心好了,你現在躺在牀上,睡上一覺,等你醒來,我也就回來了,對了,你如果看到李強他們的話,讓他們不要去找龍組,這是我的家事,我自己能解決,好了,就這樣,我掛了。”黃鵬語氣已經非常的冰冷。這人既然抓了許玉倩,那衝着的自然也就是自己家,家事什麼時候需要勞駕別人。哼。黃鵬是個人,是一個男人,他自然有男人的傲氣。

黃鵬在掛了電話之後,什麼也沒有想,直接就找了一個僻靜的角落,瞬間轉換成了骷髏之身,一個遁術,飛速的向北京而去。他現在很不得馬上就能到達北京,如果是坐車的話,沒有十幾個小時是不行的,而且這還是不算中間所耽擱的時間。所以他根本就沒有想過要坐車。他的遁術在剛剛突破了的修爲之下,比車也要快上好幾倍。

雖然這樣急切的趕這麼長路,對自身的修爲消耗很大,但這已經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從許玉舒的言語之中已經可以聽出,她已經是處在崩潰的邊緣,這個時候要是他再不在她身邊的話,她也搞不好要出事。

而許玉舒在黃鵬掛掉電話之後,也稍微的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情緒,靜靜的坐在真皮沙發上面,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不知道過了多久,許玉舒一擡頭,發現李強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自己面前,連忙問道:“李強,你聯繫龍組,聯繫的怎麼樣了,還有,有沒有我姐姐的消息?”

李強臉上露出一絲慚愧的神色,搖搖頭道:“本來我是打算通過警察局看看能不能聯繫龍組,但聽那裏的局長手,龍組根本就沒有什麼聯繫方式,一般都是龍組找他們,沒有他們找龍組的。不過我從他的話中聽到一句很奇怪的話。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許玉舒經過這麼長時間,也算是稍微的冷靜了一點,聽到,也不由奇怪的道:“是什麼話?”李強想了想道:“那個局長好象說什麼:自己就是?還需要找什麼,真是奇怪。之類的話,我想了想,卻怎麼也想不明白?”

許玉舒也想了想,沒有什麼頭緒,搖搖頭道:“不明白就不要想了,剛剛我已經和姐夫通過電話,姐夫馬上就會回來,希望到時候會有辦法?”

就在這時,吳媽慌慌忙忙的跑了過來,手中還拿着一張紙。口中道:“二小姐,二小姐,少奶奶有消息了。”說着還揚了揚手中的紙。許玉舒一聽到,馬上就跳了起來,連忙把那紙給拿了過去,只見上面有一段話。

:許小姐在我的手上,希望你們能明智一點,不要隨便報警,不然我們可不會保證她們的性命。還有我已經知道黃鵬在外面,希望你們能儘快找到他,我會在明天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你們可不要耍什麼手段,要是我知道的話,你們知道後果。

這紙正是劉天華傳真過來的,他敢這麼囂張,依靠的就是身後的李躍,李躍的能力可不是那些警察能對付的,所以他纔有這樣的把握。再說他要的是黃鵬所有的家產,不通知他怎麼行。

“姐姐”許玉舒看着上面的話,身上的力氣彷彿一下子被抽掉了一般,失神的坐在了沙發上面。李強在旁邊也看到這些話,連忙道:“二小姐放心,我看少奶奶她們現在應該沒有什麼危險,而且他們可能圖謀的是錢,相信等少爺回來之後,一切都會有結果。”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