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黎姿正襟危坐,“真的,就是普通的好鄰居。”

安菱點點頭,“可是我感覺,遠揚和你好的,好像是已經認識了好多年的感覺。”

“沒有,怎麼可能。”

黎姿擺擺手,“你也知道,張遠揚那個人就是自來熟,性格也很外向,笑起來很溫柔,所以,別人很容易就和他親近上了。”

安菱打量她,“看來你對他,還是很瞭解嘛。”

“……”黎姿抿了抿嘴脣,“那個……我只是隨便說說的。”

安菱抿了抿手裏的咖啡,讓服務生等一下點菜

她看向黎姿,“我回國第一次看到你,我就知道,遠揚喜歡你。”

“……”黎姿瞪大了眼睛,看着安菱臉上從容不迫的淡定,自己像是做賊心虛的小偷……徹底地慌了……

“只是我不知道你的態度是……”

“黎姿。”

一個聲音輕輕地帶着十足的安全感響起,黎姿擡起頭,看到一身白色西裝的狄澈走到了面前,把西裝釦子解開了一顆,微笑道,“請安小姐吃飯,怎麼能忘記帶錢包了呢?你這個大馬哈。”

“……”黎姿怔怔地看着狄澈把錢包拿出來遞到自己的面前,一臉溫暖的笑容。

“哦,謝謝你,呵呵……是啊,我忘記帶了,幸虧有你送過來。”

狄澈在黎姿身邊坐下,看向安菱,“姿,給我去挑一塊比較大的威士忌蛋糕吧,安小姐喜歡吃。”

黎姿點點頭,“哦……”

餐桌旁,剩下了狄澈和安菱。

狄澈看向安菱,“你想知道什麼,其實可以直接來問我。”

“狄澈,她是你喜歡的人嗎?”安菱看向認真去拿蛋糕的黎姿,問道。

狄澈握過面前的冰水,一飲而盡,“她現在的確是我的人,就像你知道的,她不是我的遠房表妹。”

“張遠揚喜歡她,他昨晚和我說的。”

安菱苦笑,“其實我第一眼看到黎姿的時候,看到張遠揚看她的眼神,我就知道了。

而我看你,我也知道,你也喜歡她。”

狄澈怔了怔,擡頭看向安菱,微微一笑,“你是讀心理學的嗎?會看人的眼睛。”

“你不承認也好,到了你不想承認都不行的時候,你就明白了。

既然你也喜歡黎姿,那我就放心了,至少你不會把她讓給張遠揚。”

安菱點點頭,起身道,“我只是想維持住自己的這個婚約。”

“這件事我覺得你去和張遠揚親自談會比較好,問她,無濟於事。”

狄澈的眸光看向拿着蛋糕走過來的黎姿。

安菱起身,拍了拍黎姿,從她手裏拿過蛋糕,“謝謝你,這個我打包,你們慢慢用午餐吧。”

“可是……”黎姿怔怔地看着離開的安菱。

狄澈指了指安菱的位置,示意黎姿,“坐啊。”

“哦……”黎姿怔怔地看着他,“你,你吃午飯了嗎?”

狄澈低頭看着菜單,“怎麼?怕我怕到結巴了?”

黎姿嚥了咽口水,低頭看着手裏的菜單,“沒,沒有啊,我要吃紅酒牛排

。”

“恩,那我也要這個吧。”

狄澈點點頭,把菜單塞還給服務生。

黎姿瞪大眼睛,看向狄澈,“你也要?”

狄澈點點頭,“怎麼了。”

“沒,沒什麼。”

黎姿摸了摸鼻子,“沒想到你真的來了……”

“你不是和我說救命嗎?我總是要來看看你的。”

狄澈清狄地說道,“不然呢,讓我見死不救嗎。”

“額……”黎姿抿了抿嘴脣,擡頭看向他,他今天就像是一個白馬王子,來解救她一般。

推開餐廳的玻璃門,帶着光輝走了進來,不急不慢地讓她從安菱的步步緊逼中出了來。

她對他的心,又有了波瀾。

帶着一點點的好奇,和好多點的感動,她啓脣問道,“你……不生氣了吧?”

“如果我要繼續生氣,你要怎麼辦?”狄澈突然有些好奇她的反應,俯身說道。

“恩……逗你開心。”

黎姿嘟了嘟嘴,“直到你不生氣爲止。”

“哦,這樣。”

狄澈點點頭,摸了摸下巴,看到服務生送餐過來,說道,“趕緊吃吧。”

黎姿對突然中斷的談話,有了一種糾結的感覺……狄澈的話裏有話呀……

果然,吃完飯後,狄澈帶她上了車,“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什麼地方啊?”黎姿怔怔地看向他。

他挑眉,“你不是說要逗我開心嗎?”

“……”黎姿看到車窗外不停閃過的樹木,感覺狄澈的車慢慢地開出了市中心。

車停在了一個郊區的茶餐廳,用玻璃搭建的三層小屋,透明地能夠看到裏邊的簡潔擺設,還有鋼琴師在演奏三腳架白色鋼琴,有幾個服務生來來回回地悠閒,沒有一個客人。

黎姿下了車後,看着狄澈,“這裏是……怎麼一個客人都沒有?”

“我們不是客人嗎?”狄澈說着,走過去,打了一個響指。

站在最前邊的服務生走過來,拿過他的車鑰匙,將車開走了。

狄澈拉過椅子坐下,看着黎姿,“你要怎麼逗我開心?現在這裏沒有眼線,沒有人,你要做什麼都可以。”

黎姿怔怔地看着四周圍的空曠,栽種的櫻花樹四下圍繞成的粉色高牆,倒真的把這裏的茶餐廳給包圍了起來,製造了一種世外桃源的感覺。 她想到了以前在學校裏的時候,自己辦的小丑社團,突然來了一個靈感,彎下身,看着狄澈,俏皮地咬脣,“真的……做什麼都可以?”

“恩。”

“那我要是把你逗笑了,你要滿足我三個願望。”

黎姿抓住機會和某人談判了起來。

“如果你可以做到了再說。”

狄澈挑眉。

“切~”看着狄澈故意把臉再繃緊一點的黎姿,笑着走開了。

過了幾分鐘後,黎姿再回來,已經是換了一身行頭,一身的小丑服裝,擡起頭的時候,兩個鼻子紅紅的,像是一陣風吹出的兩隻大蘿蔔。

黎姿壓低了聲音說道,“噹噹噹~我是小丑珂珂,你知道我爲什麼有兩隻鼻子嗎?因爲我之前以爲我的鼻子掉了,於是我去做了一個,才發現自己原來的在屁股裏夾着,哎呀–”

狄澈挑眉,“只有這樣?”

“……不好笑嗎?”黎姿侷促地笑。

“一點都不好笑。”

狄澈點頭。

圍棋傳奇 “額……”黎姿怔怔地從自己的鼻子上把紅筆筒拿下來,放在自己的頭上,低頭在想到底該換什麼樣的策略,她也沒有像喜劇演員這麼會說喜劇或者是小品。

就在黎姿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狄澈的輕笑一點點地飄了出來。

黎姿怔怔地擡起頭,看到狄澈摸了摸嘴角,根本不知道她把東西拿下來,掛在下巴下邊的樣子比她一本正經地裝小丑扮笑可愛多了,因爲根本就沒有鏡子給她看一下她現在的樣子……

“你,你笑了嗎?”

狄澈清了清嗓子,看向黎姿,“你這身行頭從哪兒弄來的?”

“你的餐廳裏啊,服務生從雜物間找出來的。”

黎姿眨巴了一下眼睛。

щщщ⊕T Tκan⊕C〇

“哦,你真行。”

狄澈狄笑,起身道,“你真是一朵奇葩。”

“是你自己太不瞭解你自己的餐廳了。”

狄澈挑眉,怔了怔說道,“你是怎麼知道這家餐廳是我的?”

黎姿笑,“這還用費力猜嗎?你剛到了這裏,就表現出了老大的架勢,再說了,這裏都沒有人,你對這裏又那麼熟悉瞭解的樣子,不是你的又會是誰的呢?”

狄澈拍拍手,“你分析的還真挺好。”

“嘻嘻,多謝誇獎。”

黎姿摸了摸後腦勺,“不能學到你的十分之五,也能學到十分之一,對吧?”

狄澈看向她,清狄地說道,“給你一點陽光你就燦爛了

。”

“……”黎姿吐了吐舌頭,忘記了身上的小丑服裝,撒嬌地看向他,“是啊是啊,你就是我的陽光,只要你待在我的身邊,我就會覺得很燦爛。

呵呵呵……”

“走吧。”

狄澈說道。

“咦?”黎姿腦子飛快地反應過來,“等一下,狄澈,你已經笑了對不對?那你答應我的三個願望你可別忘了哦。”

“你要什麼?”狄澈回頭看向她,“我給你的卡,不能買到你的三個願望嗎?”

黎姿眨巴了一下眼睛,“哦,那張卡。”

“既然能買到,就不用我來出手了。”

狄澈轉身,黎姿及時地握住了他的手臂,“不是啊,我的三個願望和那張卡根本沒有關係。”

“……”狄澈頗爲好奇地看向黎姿,“那你的三個願望和什麼有關係?”

“和你呀。”

黎姿說道。

“……”狄澈看向黎姿,“是什麼?”

“現在先保密,等到我需要的時候再說,反正你要答應我,你不會忘記就好。”

黎姿笑。

“不會,我的記性一向很好。”

狄澈說道。

“是嗎?那你記得我的生日是什麼時候嗎?”黎姿趁勝追擊。

“7月14日。”

狄澈說道。

“那你的生日呢?”

狄澈怔住。

“是11月25日。”

黎姿微笑地說道。

“……”狄澈看向黎姿,皺眉。

黎姿吐了吐舌頭,悠悠地在他面前快步踱步,鼻子掉了一地,笑道,“我們,走吧,走吧~”

狄澈看着她拖着笨拙的服裝進了車裏,忍不住笑了,這個奇葩妹,怎麼能夠連衣服都忘記換就坐進車裏,難道他的眼神真的有那麼犀利嗎?

離開玻璃餐廳的時候,黎姿看着外邊的樹木花草從車窗外往後移動,忍不住說道,“我有了第一個願望,我知道要你做什麼了。”

狄澈看着遠方,問道,“什麼。”

“野餐啊

。”

黎姿回頭看向他,“你忘了嗎?就是之前我和你說的,去一個風景漂亮的地方野餐。”

“這種方纔就可以做。”

狄澈說道,“玻璃餐廳四周都是櫻花樹,可以上東西來吃。”

“不,不一樣。”

黎姿擡起頭,“你一定沒有野餐過。”

“對。”

狄澈點頭。

黎姿看向他,不怕死地說道,“和誰……都沒有野餐過嗎?”

“野餐,應該是你們貧民會做的事情吧。”

狄澈看向她。

“……”什麼嘛,幹嘛這樣說。

黎姿嘟了嘟嘴巴,在心裏偷偷想,我一定會讓你愛上野餐的。

呵呵……

狄澈的餘光裏看到黎姿偷笑的臉,心裏忍不住犯嘀咕,她又在想什麼呢……這朵奇葩妹。

到了狄氏集團門口,狄澈看向一身小丑行頭的黎姿,“要去商場買一套衣服嗎?我可不希望看到你這身行頭穿街過省。”

“我和你沒有任何關係。”

黎姿看向他,噗嗤地笑,“表面上,不是嗎?”

狄澈頗有興趣地俯過身,捏過她的下巴,微微眯起眸,打量她,“你有時候,還不傻。”

“恩,是的。”

黎姿笑着壓低聲音道,“你才知道嗎?”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