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黑水會解散,其背後所引發的矛盾與衝突,可不是解散一個公司,一個工廠這麼簡單。

解散公司工廠,有法可依,員工拿了散夥錢走人,以後誰也不欠誰。

可黑水會經營這麼多年,掌握了多少資源,又有多少富豪大佬的秘密被他們知曉。

還有和他們結盟的組織,敵對的組織,這些錯綜複雜的關係,怎麼可能是一句簡單的解散,就能一筆勾銷的。

高層博弈姑且不談,自有楊啟水操心運作。

單就平日里那些掛靠在黑水會,為祁山提供消息的眼線,都引發了巨大的麻煩。

對於祁山來說,這些眼線的離開,就等同於摘掉了他的眼睛和耳朵,讓他以一己之力,在南省找一個人,簡直是難如登天。

這還不算,有些激進的成員,因為黑水會的解散,索性拿著他們所掌握的黑水會的機密消息,當做投名狀,直接加入了其他組織。

以至於圈子裡這麼多年來的許多無頭公案,都一一浮出水面,黑水會在背後下的那些黑手,也都被梳理了出來。

甚至不是黑水會做的事,索性也被安到了黑水會的頭上。

再加上有消息傳出來,黑水會之所以突然解散,是因為得到了消息,知道平妖辦要拿能力者民間組織開刀。

黑水會這種未戰先降的舉動,無疑讓南省其他的民間組織,感覺到了「背叛」

覺得黑水會的人沒有骨氣,被嚇一嚇就直接尿褲子了。

以前和黑水會關係好的人,不再搭理,幫助他們。

關係不好的,直接發動報復行動,要痛打落水狗。

楊啟水比較聰明,借故呆在了程老身邊,那裡有平妖辦的暗中守護,其他組織的人不敢輕舉妄動。

但在外奔走的祁山,就沒有這麼好運了。

最近這一個月,祁山一邊追殺李二牛,一邊還要躲避其他能力者組織的追殺,苦不堪言。

這種情況下,陸征如果能夠出來幫忙,可謂是再好不過。

可惜有秦悅在場,祁山實在不敢開這個口。

「無礙!」陸征察覺到祁山的顧慮,當即擺了擺手道:「我並不是平妖辦的人,我的行為,只代表我自己!」

秦悅看了陸征一眼,倒是出奇的沒有多說什麼,直接轉身上樓了。

祁山看到這情景,驚訝的下巴都要掉下來。

平妖辦對於他們來說,那是天庭一樣的存在,裡面個個都是神仙。

一句話,一個念頭,就能隨意拿捏他們黑水會。

當時黑水會創立不久,在圈子裡闖出了一些名頭,恰逢楊啟水的修為,卡在准二階,不得存進。

於是他們一合計,背靠大樹好乘涼,於是就想要整個投名狀,掛靠到平妖辦。

誰知道弄巧反拙,被平妖辦的人一通收拾,險些身死道消。

幸虧那個時候魏婷掌權,心地較為仁慈,警告了他們一番,就將他們放了。

那個時候,秦悅就站在魏婷身邊,祁山自然對這個冰山美人,印象深刻。

所以陸征當時透露消息,說平妖辦要掃平南省的所有民間組織,楊啟水和祁山一合計,立刻就解散了黑水會。

而現在,秦悅在陸征面前,竟然沒有任何的架子,這讓祁山如何能不震驚。

最為關鍵的是,陸征根本不是平妖辦的人,這背後所代表的的東西,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不過陸征自然不管這麼多,既然秦悅沒有出言阻止,那也就意味著默許。

當務之急,是要快點把那個李二牛給揪出來再說。

「這有份資料給你!」就在兩人商討該如何下手時,秦悅竟然去而復返,將一份資料遞給了陸征。

陸征接過一看,不由的一愣,這上面竟然記載了這個別墅區里和能力者有關聯的幾個戶主。

其中第一份上,赫然寫著喚教,染平道人,李二牛,這些字樣。

祁山當即驚呼道:「沒錯,就是這個喚教,想不到他們竟然在這裡設有基地,這可有些麻煩了,萬一打了小的,引出老的,不是咱們所能對付的!」

「你們只管去做!」秦悅擺了擺手:「其他的,你們不用管……」

到這一刻,祁山已經對陸征徹底拜服,服的五體投地,竟然能夠讓平妖辦心甘情願當他的後援。

這種劇情,平日里只有能力者圈子裡的人開玩笑,吹牛的時候,才會出現。

「既然如此,那事不宜遲!」陸征當即做出決定:「他們所在的十一號別墅,距離這裡倒是不遠,我們趁他們還沒有防備的時候,直接突進去。」

「好!」祁山立刻附和道:「據我之前查到的資料,染平道人和他師兄爭奪門主之位的時候失敗,屬於是負氣出走,現在喚教承認不承認李二牛的身份,還是兩說。就算真的願意幫李二牛出頭,恐怕也沒這麼快做出反應!」

在地下的秘密基地中,陸征剛剛釋放了全部的妖魂之力。

現在陸征感覺到身體每時每刻,都在被淬鍊,增強。

雖然他心裡明白,這種增強,是以燃燒他生命潛能為代價。

可是力量增長所帶來那種充盈感,卻像是粉末一樣,讓人沉迷。

陸征甚至懷疑,如果真有某種功法,可以不需要妖魂,就做到燃燒自身生命力來增強功力,肯定會被很多人趨之若鶩,奉為神跡。

祁山原本還想計劃的再詳細一些,比如他還在考慮,要不要告訴陸征,一會發生了戰鬥,該怎麼面對打傷別人,甚至是出手殺人這種事。

不過看陸征興緻勃勃,又想到還有平妖辦作為後援,索性也就不再廢話,而跟在陸征身後,趁著夜色,向那別墅摸了過去。

按道理說,如此名貴的別墅區,應該有很多監控,保衛這裡住戶的安全。

而事實恰恰相反,這種級別的別墅區,一般都是外緊內松,除了幾個必要的區域外,極少有攝像頭的存在。

畢竟沒有哪個富豪明星,會希望被人拍到自己的身影。

當今的娛樂圈,一張模糊不清的照片,都能引起一場不小的風波,若是有視頻為證,那簡直不敢想象。

得益於此,再搭配上秦悅免費奉送的情報,陸征和祁山這一路走的相當順利,很快便已經接近了十一號別墅。

遠遠就可以看見,那棟別墅,此時還燈火通明,以陸征和祁山的耳力,甚至還能聽到從地下室傳出來的嗨歌勁曲。

當即兩人相視一笑,看來正如他們所推斷的一樣。

這個李二牛,並不能引起喚教的重視,說不定現在他正被人塞個某個角落裡吹冷風。

如果是這樣,那簡直再好不過了,兩個人神不知鬼不覺的潛進去,將李二牛帶走,或者處理掉就好。

到時候喚教說不定會以為是李二牛自己走掉,就算真的追查下來,也不會太過用心。

「等我看看!」祁山說著,從背後背包里掏出手機,擺弄了兩下,手機上,便出現了一個紅點:「白天追他的時候,我用標記槍往他身上打了個信號器。」

又擺弄了一會,祁山這才一關手機,笑著說道:「很好,平妖辦的資料果然沒錯。李二牛就在這裡,他現在就在二樓的一個房間,一直沒有移動,很有可能是被人囚禁,我們直接摸過去!」

這別墅主人,對於安全問題,似乎並不太放在心上,不等祁山掏出工具,陸征伸手一拉,竟然直接將別墅大門拉開。

不過想來也是,這裡既然是喚教的一處基地,其中必然是有能力者駐守的,又怎麼可能擔心安全問題。

這裡的別墅,都是制式建築,除了裝修上細微的差別,整體布局大同小異。

陸征兩人閑庭信步,直接走到二樓的一個房間前站定,沿途竟然沒有受到任何的阻攔。

根據信號器顯示,李二牛,現在正在房間里。

祁山做了個禁聲的手勢,而後取出工具,對著門鎖擺弄了兩下,就聽咔擦一聲,門緩緩開啟。

伴隨著一陣鼾聲,李二牛那金燦燦的身影,出現在了兩人面前。

這幾個月的追殺,讓祁山這個能力者都疲憊不堪,更何況是李二牛一個普通人了。

此時他終於找到組織,心中綳著那根弦也徹底鬆懈下來,放心的呼呼大睡,口水都快把枕頭浸透。

「陸征,你先在外面等著!」祁山眼中殺機一閃,擺明是要下殺手了。

陸征張了張嘴,一時間,倒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雖然在一開始,他決定跟祁山過來的時候,就已經可以預見這一幕。

可等到一個生命,真的要在他眼前被終結的時候,陸征心中還是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按照華盟的法律,就算現在他站在門口,由祁山下手,也絕對算得上是同夥。

審判下來祁山判死刑,他的無期徒刑也肯定是跑不了的。

但同樣,陸征也明白,現在他的身份位置,已經決定了他不可能再以常人的感情和理念,來對待問題了。 結束跟IG比賽的當天晚上。

老燒做為教練組中最重要的人,今天終於在12點之前躺上了自己的小床。

畢竟如果RNG想要針對某一個點來打,那就必須將這個點研究透徹,給選手們提供一個完整的思路和備選方案。

而面對JDG,他已經將所有的數據和對方的戰術規律給到了教練Tabe。剩下的就看選手們在現場的臨機反應了……

床雖然不小,但是也就是僅限於勉強容納老燒那龐大的身軀。

聽著耳邊那吱吱作響的聲音,老燒滿意的進入到了夢鄉當中……

二樓的訓練室中,依然燈火通明,只不過跟往日不同的是,少了一點鍵盤聲。

寧越第一個結束了Rank的訓練,並在B站購買了所有Kanavi的第一視角。

雖然打包購買打了一些折扣,但龐大的比賽基數還是讓他有些肉疼……

從春季賽的雷克賽,酒桶到夏季賽的男槍,豹女Kanavi好像就是為野核體系而生的!

被ban了19次的豹女足以說明問題了!

他算是知道為什麼Kanavi能在拿下春季賽Fmvp后還能在夏季賽榮膺一陣打野了!

分均經濟和分均傷害落了第二名一截不說,傷害轉化率更是打野位第一,全聯盟第三!

離譜的是,猶豫JDG在夏季賽其他路表現出色加上對手的針對,Kanavi基本上沒有拿到什麼野核英雄!

最離譜的是,在野核版本他的盲僧竟然是百分百的勝率!8場,拿出來就贏,你說離譜不離譜。

寧越看著這個數據,腦殼是越來越痛。

一旁湊過來的小虎也同樣被寧越屏幕上的數據所震驚,這是個什麼神仙?

「這我咋還希望咱們是藍色方了呢?」寧越苦澀的說道。

之所以這麼說,原因就是寧越實在是擔心紅色方ban位不夠用。

如果JDG不ban豹女和男槍,選擇同時放出來的話,RNG這邊要麼選擇全ban,要麼就索性都放出來,畢竟ban豹女拿男槍死的有多慘,去看看IG的墳頭草就知道了。

但是都放出來,處於藍色方的JGD是必定會搶下豹女!面對一個拿到版本之子的賽場絕活哥,他心裡是真沒底……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