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黑芒如雨般從成千上萬雙眼睛中出現,然後落下,落在蕭瀟他們的耳邊,就好似在下雨一般,嘩啦啦的作響。

黑芒又多又急,密密麻麻的落下,蕭瀟三人忙取出法寶撐起結界來躲避這波攻擊,只是,法寶剛一掏出就被如雨的黑芒砸了個粉碎,饒是蕭瀟須彌戒中儲存的法寶再多也無法抵擋住一次黑芒。

最後無奈,蕭瀟只得用雷靈氣撐起了一道防禦罩,將自己和大白遲墨罩在了裡面,以圖避過這波黑芒。

第二波黑芒比起第一波來要多得多,而攻擊的力度卻絲毫不弱,砸在雷靈氣上,使得雷靈氣撐起的防禦光罩不住的搖晃,蕭瀟只能源源不斷的將更多的雷靈氣灌注進防禦光罩里。

「啪啦」雷靈氣撐起的防禦光罩在無數的黑芒攻擊下,出現了碎裂,蕭瀟還沒來得及去修補這道裂紋,第二道第三道裂縫也跟著出現,僅兩個呼吸間,整個防禦光罩上的已經布滿了無數裂紋,似乎隨時都有破去的危險。

遲墨面容沉靜得可怕,他正在解體內的封印,可越是到關鍵時刻,體內的封印越無法解開。

大白看了眼遲墨,毛茸茸的爪子落在遲墨的手背上,正色道:「不要強行破開封印。」

蕭瀟正欲張口安慰遲墨,「嘩啦」一聲,雷靈氣撐起的防禦光罩徹底碎了。

這個時候,遲墨哪還管得了那麼多,咬牙噴出一大口血,小小的身子瞬間拔高,變成了面容俊朗的少年人。

少年站起身,袖袍一甩,天地失色,黑芒被袖袍一卷倒飛了回去,天空中成千上萬雙眼睛被黑芒砸中,化成了虛無。

成千上萬雙眼睛消失后,少年雙指併攏成劍,只見他劍指向上一點,一道金芒從其指尖出現,疾馳向灰白巨眼。

「轟!」灰白巨眼與金芒撞擊在了一起,金芒將灰白巨眼擊穿,一道道裂紋出現在了灰白巨眼的眼中,最後碎成了一片片。

「哼,破了本座的布置,那就由本座親自出手,碾死你們這幾隻小螞蟻。」一道冰冷的聲音從虛空中傳來。

蕭瀟抬頭看去,一隻巨掌憑空出現,如山般的巨掌帶著排山倒海之勢狠狠拍下。

遲墨雙臂上撐,在半空中用自己的肉身硬撼冥王這一擊。

「砰砰砰」爆炸聲從遲墨身上傳來,率先爆碎的是遲墨的雙腳,緊接著是兩條小腿。

看到這一幕,蕭瀟的眼睛紅了,瘋了般衝到遲墨的身旁,龍雀狂刀連連斬出,雷靈氣化成一隻大手,迎了上去。

大白怒吼一聲,化出了本體,也跟著沖了出去。

「螻蟻一般。」虛空中那聲音冰冷依舊,巨掌重重下壓。

「小九!」一道白色流光飛速趕至,氣息節節暴漲,用自己的全身修為硬撼這一擊。

「轟隆!」秦慕白的加入使得冥王這一擊被緩了下來。

蕭瀟雙眼通紅的看著秦慕白,怒吼出聲:「你過來做什麼,走啊!」

秦慕白面容蒼白,臉上帶著和煦的笑,看向蕭瀟的目光里寫滿了溫柔,「我怎麼忍心丟下你不管呢,既然要死,那就一起死好了。」

蕭瀟心神巨震,強忍著眼中即將滑落的眼淚,咬牙將體內的雷靈氣瘋狂的往藍色大掌中灌注去。

「我來拖住一二,你們走!」遲墨吐出一大口血,雙手上撐,咬牙道。

「丟下你們中的任何一個,我都做不到。」蕭瀟眼中狠辣再現,雙手掐訣連連變化,那枚從雲和秘境中得到的大圓盤飛了出來。

「嘭」一聲巨響,大圓盤自爆開來,將冥王的巨掌炸得血肉模糊,小拇指被齊根炸斷。

「呵呵,本座倒是沒有想到,還有法寶能傷得了本座。」虛空中那道冰冷的聲音冷冷開口。

巨掌被抬起,四周無數的冥靈氣匯聚了過來,在蕭瀟幾人震顫的目光中,巨掌上被大圓盤炸出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了,就連被炸斷的那根小拇指也重新生長了出來。

蕭瀟幾人飛快的往自己口中塞恢復丹藥,眼中的瘋狂怎麼也掩不去,既然逃不掉,那就拼吧,大不了死光光!

丹藥入口即化,靈氣在快速恢復,身上的傷口也在修復,只是這恢復的速度遠遠趕不上巨掌恢復的速度。

只不過兩息,巨掌上的傷勢已經恢復完全,虛空中那冰冷的聲音冷冷的哼了聲,巨掌抬起,再次重重拍了下去。

這一次,冥王打算不再留手了,全力一擊,自己的輕視使得這幾隻螻蟻有了反抗的餘地,還傷到了自己,既然如此,那就用全力碾死這幾隻螻蟻!

巨掌落下,帶著破空的呼嘯聲,速度極快,力度極大。

蕭瀟和大白遲墨以及秦慕白咬牙,全力施展,奮力抵抗。

「轟隆」巨響聲中,半空中的四道身影被巨掌從天空中狠狠拍下,將黝黑堅硬的地面砸出了一個巨大深坑。

四人在這一擊下全部受了重傷,沒了抵抗,巨掌落下的速度更加快了!

秦慕白咬牙,將一口心頭血噴在身上的一枚已經失去了光澤的玉佩上,玉佩受到心頭血的滋養,瞬間變得光澤了起來,一道柔和的白光在玉佩上出現,將秦慕白幾人籠罩在了裡面。

「砰!」玉佩只抵擋了半息便被巨掌震成了粉碎,秦慕白再次大口咳血。

蕭瀟緊拽著秦慕白的手,兩人十指相扣,對視一笑,大白和遲墨摸摸的湊到了蕭瀟身旁。

就在他們以為要團滅的時候,一道柔和的風掠過,充滿了生機,與幽冥界里那般昏沉渾濁的氣息有著天與地的差別。

風掠過蕭瀟他們的發梢,然後迎向了冥王的巨掌。

沒有想象中驚天動地的驚爆聲,冥王的巨掌被那道風拂過過,化成了虛無!

「敢對本座的兒子出手,受本座一指,以作懲戒!」威嚴的聲音從虛空中響起,就見一隻如白玉般的手出現,手指向下輕輕一摁,冥王冰冷的聲音裡帶著無限的驚恐,最後驚恐聲消散在了虛空中。

四雙眼睛同時瞪成了銅鈴,顯然誰都想不出來出手的到底是誰,如果是女媧仙界的玄仙,也不可能做到這般輕鬆隨意!

就在這時,虛空中的那隻手只是隨手一捏,便將秦慕白拎了起來。

「小白哥哥!」蕭瀟震驚,面對那隻手,突然發現自己真如螻蟻般弱小。

遲墨深深的看了眼虛空中出現的那隻手,昏死了過去。 冥王被神秘人一指摁成了重傷,狼狽逃竄了,x

拎著大白和遲墨回到了小塔中的蕭瀟顯得有些失魂落魄,她想不出來在那種狀況下,到底是誰出手救了他們,卻又擄走了秦慕白。

就在蕭瀟他們回到小塔療傷的時候,這片戰鬥過的區域也引來了大營地里坐鎮的幾名玉仙,幾人仔細勘察過後,面露古怪之色,冥王殘留的氣息令他們膽寒,更令他們震驚的是蕭瀟他們殘留的氣息,任誰都能想到與冥王硬碰硬的下場。

當蕭瀟他們戰冥王的消息傳回到幽冥界所有的營地里后,同蕭瀟交好的人面露悲傷,同蕭瀟有仇的人則喜氣洋洋,這個殺星總算死掉了啊!

何開誠聽到這個消息后也沉默了許久,皇族的幾名子弟曾受過蕭瀟的照拂,對蕭瀟幾人的感情頗深,得知這個消息後幾人都消沉了好幾天,星羅學院的弟子以及景光遠都面帶悲戚,在他們看來,蕭瀟他們這組合顯然足夠在幽冥界橫著走了,結果卻碰上了冥王,慘遭碾壓。

第五浩言得知這個消息后,用新的龜甲拚命的搖著,想要占卜下蕭瀟他們的線索,可顯示的卦象卻是亂七八糟,好似無形中有隻大手撥亂了蕭瀟他們的天機。

而得知蕭瀟他們隕落的消息最開心的就屬八方宗殘餘的弟子以及中洲蕭家的人了,對八方宗的人來說,蕭瀟幾人對八方宗的威脅太大了,而且毫無顧忌的斬殺了八方宗的玉仙。

而中洲蕭家,對蕭瀟這個蕭家人從來就沒有過好感,獨攬修改過的蕭家功法,還滅了蕭家的旁支,簡直就是目中無人,無法無天,這樣的人死了也好,要是還活著保不齊什麼時候給蕭家招來禍端。

幽冥界里的人有悲有喜,蕭瀟幾人消失后的幾天,女媧仙界開啟了第四批位面戰爭傳送,而蕭瀟隕落的消息也被人傳回了女媧仙界。

沒有管外面人的傳聞,蕭瀟和大白在小塔空間里療傷。

遲墨依舊昏迷不醒,因為強行破開自身封印,重傷的他還遭受了自身封印的反噬,遲墨的修為從一開始的玉仙巔峰跌落到了天仙,從身上的氣息來看,封印的反噬還在繼續,修為還在往下跌。

經過一個月的療傷,加上無數靈藥靈果當飯吃的節奏,蕭瀟和大白身上的傷已經完全恢復了,只是遲墨的狀態不是很理想,遲墨的修為已經跌落到了靈仙,周身氣息不穩,封印反噬著實兇猛。

因為遲墨的狀況,蕭瀟還特意帶著遲墨跑回了凶獄一趟,把欠黃褐色頭髮傢伙的靈石還了后,抱著遲墨匆匆去找住在山裡頭的老傢伙了,畢竟有過一頓茶的情分,多少都會幫自己一把吧。

蕭瀟跑到伏澤那的時候,這白髮銀須的小老頭正在給磨墨,案幾前,一株蒼翠欲滴的竹子正無風自動,輕輕搖擺著。

蕭瀟定睛一看,那蒼翠欲滴的竹子正是第一次召喚出來全程表演被挨揍的瘦長竹竿傢伙竹文樂,沒想到竹文樂被伏澤抓了壯丁,在案幾前當模特花竹子,看著竹文樂那張瘦長很是喜感的臉,蕭瀟一時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伏澤前輩,我想請你幫個忙,看看遲墨現在是怎麼一個狀況。」蕭瀟抱著遲墨,沒有理會竹文樂求助的眼神,開門見山道。

伏澤抬起頭,看了眼蕭瀟懷裡的遲墨,嘖嘖出聲,然後幸災樂禍的大笑了起來,「嘿嘿,你小子終於跪了嗎?想當初你在這裡不是很高冷嗎?想要老夫出手,你求我啊!」

蕭瀟滿頭黑線的看著畫風突變的伏澤,果然凶獄里沒一個正常的傢伙。

大白拉了拉蕭瀟的袖子,「小九,找葯老。」

蕭瀟對凶獄里的傢伙都不太熟,尤其是這些老傢伙,就知道凶獄里有個藥師,據說是株靈樹修鍊而成的,抱著遲墨太著急,就急沖沖的跑來找伏澤了,因為她也就記得伏澤的洞府,至於其他老傢伙的洞府,一概不知啊。

不等蕭瀟開口,伏澤已經止了大笑,換上笑眯眯的神情,「他這狀況找葯老也沒用,只有我能解。」

聽伏澤能解,蕭瀟就知道找對人了,忙道:「還請伏澤前輩出手相救,要多少靈石儘管開價。」

伏澤斜了眼蕭瀟,道:「救是救能,不過,老頭子我可不要什麼靈石。」

見白髮銀須老頭說到一半就頓住了,蕭瀟就做好了被宰的心理準備,等到伏澤慢悠悠的飄出一句,「我要一塊硯台。」

蕭瀟一愣,硯台?!

伏澤繼續慢悠悠道:「這可不是什麼普通硯台,得是九陽玉髓打磨而成的硯台,用來磨墨的水得是九幽水。」

「有有有,我現在就給你做。」聽完伏澤的話,蕭瀟心中滿是喜悅,九陽玉髓有很多,九幽水也足夠,就算伏澤全要了,她也給,只要能救醒遲墨,這點九陽玉髓和九幽水都不算什麼!

將遲墨放置在伏澤的小榻上后,蕭瀟從須彌戒里摸出一塊最大的九陽玉髓,開始就地做了起來。

竹文樂被伏澤打發回去了,連同大白也一道給扔出了洞府,扔出去后伏澤還不忘打擊下大白,「去外面好好練練,差點連自己主人都沒保住,我都嫌丟臉。」

蕭瀟在伏澤洞府內用一柄小刻刀,一刀一刀的削著腦袋那般大的九陽玉髓,要將這麼大的一塊九陽玉髓打磨成硯台,也不知道需要花費多少時間,但蕭瀟不著急,因為伏澤見蕭瀟取出九陽玉髓開始打磨起來后,他就在遲墨身上連下了數道禁制,止住了遲墨體內封印的反噬。

蕭瀟在伏澤洞府內打磨九陽玉髓,大白在凶獄里被無數的妖王拉去干架了,那些妖王一天到晚沒事就打架,一天不打一架就渾身難受的主,大白也跟著開始到處干架,成天干架也有一個好處,那就是能磨練戰鬥技巧,畢竟凶獄里可都是實打實的妖王啊,一個個曾經都是一方霸主,打起架來那叫一個狠辣,大白自然是學到了,就連陰險怪招都偷學了不少。

山中無歲月,一眨眼,蕭瀟和大白已經在凶獄里呆了十年,大白已經先蕭瀟一步晉階到了妖王修為,只不過還是一天到晚被那群資深妖王打,蕭瀟只差半步便可晉階玄仙了。

這一天,蕭瀟用手中的刻刀在九陽玉髓硯台上劃下最後一刀后,一道溫暖的金光從九陽玉髓硯台上出現,金光圍著硯台轉了一圈,最後飛出落入了遲墨的眉間,沉睡了三年之久的遲墨終於睜開了眼睛!

我家愛妃超凶噠 從沉睡中醒來的遲墨從小榻上坐起身,茫然了很久,似乎腦袋依舊昏昏沉沉,看到站在他面前的蕭瀟,下意識的開口詢問,「你是誰?」

蕭瀟喜悅的神情僵硬在了臉上,大白從外面衝進來,已經是妖王修為的他現在化形變成了一個白胖小子,聽到遲墨問出的這句話,二話不說一腳踹在了遲墨的腦袋上,嘴裡嘟囔著,「姓遲的,你竟然不記得我們了,打不死你個小子。」

遲墨被大白踹翻在地后,立刻起身反擊,不大一會兒,伏澤洞府里兩個小正太打成了一團。

等到伏澤從外面串門回來的時候,看到自家洞府被砸得坑坑窪窪,滿地狼藉,蕭瀟抱著九陽玉髓硯台一臉懵逼,大白和遲墨還滿地滾著掐架,伏澤感覺自己這麼多年的修身養性都要毀於一旦。

把大白和遲墨從地上拎起來后,兩人都挨了個爆栗子后,難得的站成了統一戰線,齊齊對伏澤出手了,很快,從兩個人的戰場變成了三個人的戰場,蕭瀟繼續懵逼臉。

半天後,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大白和遲墨被伏澤打暈從洞府里丟了出去,連帶著一起丟出去的還有蕭瀟,當然,九陽玉髓硯台被伏澤收走了,一起收走的還有一瓷瓶九幽水。

從昏迷中醒過來的遲墨看到蕭瀟正支著下巴盯著自己看,忍不住道:「小九,你看什麼?」

「咦,你醒啦,感覺怎麼樣?!」聽到遲墨的話,蕭瀟很是驚喜,敢情被伏澤打暈后再醒過來就好了,真是厲害啊。

遲墨坐起身,盤著腿道:「頭有點疼,我感覺做了一個好長好長的夢。」

「能不長嘛,都睡十年了,光十年連起來都能做很長很長的夢了呢!」蕭瀟嘟囔著。

遲墨抓著臉開始慢慢回想之前的事,很久很久后,遲墨狠狠一拍自己的腦袋,道:「我想起來帶走小白臉的傢伙是誰了!」

蕭瀟一怔,這四維跳躍性還真大啊,不過她的確很想知道,「快說快說,到底是誰。」

「九重天的九尾天狐一族的大天妖!」遲墨正色道。

「這麼說,那人沒準真的是小白哥哥的父親了。」蕭瀟垂下了腦袋,九重天啊,好遙遠的地方啊!

「小九,彆氣餒,咱們抓緊修鍊,爭取早日飛升九重天。」遲墨安慰著蕭瀟,見大白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站起身,走過去踢了一腳。

大白迷迷糊糊的睜開眼,見是遲墨,立刻張牙舞爪要干架。

架沒幹成,大白被蕭瀟給按在了地上,大白已經晉階妖王了,遲墨醒過來了,封印解開是遲早的事,接下來,她要晉階了,等晉階后,是時候找冥王算賬了。

所謂修鍊晉階最快的法子當然是戰鬥了,於是,凶獄里再次鬧翻了天。

蕭瀟和大白遲墨三人組開始在凶獄橫行,到處打群架,遠在山裡的那幾個老傢伙看著山腳下雞飛狗跳的場景,都不約而同的搖搖頭,真是難得的熱鬧啊! 從女媧仙界開始征戰幽冥界到徹底站穩腳跟,在幽冥界建立了大片營地,佔領了無數礦場,各大勢力分奪幽冥界的無數資源后,x

三年,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而從秦慕白的離開到蕭瀟的消失,也已經過去了一年的時間,一年的時間,足夠很多人忘記不該忘記的事,也足夠很多人做下不該做的事。

外界時間不過是過去了一年,而蕭瀟在小塔空間里已經足足呆了一個十年又一個十年,她已經不記得自己到底經過了多少個十年。

只是,十年又十年的磨練,將她從中階玉仙推到了初階玄仙!

玄仙,一個站在女媧仙界頂點的境界修為!

從修鍊狀態中退出來后,蕭瀟站起身,目光深邃,是時候該回去算賬了。

三道身影撕開虛空,落到黝黑堅硬的大地上后,感受到幽冥界的貧瘠,蕭瀟深吸一口氣,抬頭看向天空,似乎要看穿覆蓋在幽冥界上空的層層迷障,找到九重天的所在。

相比一年前的模樣,晉階玄仙后的蕭瀟,模樣並未有太大的改變,身高高了一些,看上去有十一二歲的模樣,眼睛很大,嬰兒肥的臉上笑起來還能看見兩個深深的酒窩。

解開自身封印,將修為境界推到玄仙的遲墨現在已經是個身材纖長,劍眉星目,隱隱能看出長大后是個氣宇軒昂的俊朗少年郎。

相比好看得令人流口水的遲墨,大白的樣子就顯得可愛多了,個子矮小,看上去像個五六歲的小童,額間有一團三疊火,大眼翹鼻,圓嘟嘟的臉,圓滾滾的身材,怎麼看怎麼討人喜歡,只可惜是個開口跪,那老氣橫秋的說話模樣,簡直就是小正太時候的遲墨的翻版。

這三人組合出現在幽冥界里,也著實有些怪異,不過相比起一年前兩人一獸的組合,倒也是正常得多了。

三人出來后也不著急去找大營,反而是直奔向幽冥界腹地,找大型冥氣團去了,一邊找大型冥氣團一邊找冥王算賬,這就是他們的打算。

昨日愛你 幽冥界腹地,大型冥氣團和中型冥氣團多得快要數不過來了,蕭瀟三人看到冥氣團就衝上去,自覺的留活口,不自覺的直接滅掉。

一開始冥氣團里的鬼兵鬼將還想抵抗,直接被蕭瀟三人鎮壓,一路碾壓,滅了數十個冥氣團后,其他冥氣團里的鬼兵鬼將才想起來,一年前消失的殺星又回來了!

殺星回來的消息跟長了翅膀似的瞬間飛遍了整個幽冥界所有的冥氣團里,很快其他冥氣團就做出了相應的對策,甚至連冥王都發話,殺星過來後主動把他們要的東西交出來,實在不行就再多給一份。

對那些冥氣團的鬼兵鬼將來說,不過是多給一份的事,可對幽冥界的冥王來說,這殺星是來尋仇的啊,他們絕對不能不識抬舉的撞口上去,當年大冥王出手都沒有斬殺他們,反而被神秘人擊傷,他們這些小冥王要是還不識抬舉的對殺星動刀動簡直就是嫌自己命長啊!

蕭瀟三人滅了數十個冥氣團后,再碰到冥氣團,那些冥氣團就變得客氣多了,中型冥氣團直接送上九陽玉髓原石,有九幽水的加一份九幽水,沒九幽水的要是冥氣團內長有其他九幽靈藥的就加一份九幽靈藥,反正只要是有點用的東西,他們恨不得都扒拉出來送出去,只希望殺星不要一言不合就亮刀,太嚇人。

至於大型冥氣團,除了送上九陽玉髓和九幽水外,還要送上九幽龍骨,沒有九幽龍骨就去找,實在找不到就蕭瀟他們自己親自出馬找,聽到蕭瀟他們要進去找九幽龍骨,有冥王坐鎮的大型冥氣團都嚇壞了,可別九幽龍骨沒找著,找著了冥王,然後不用說就是一場干架,三個玄仙干一個冥王,用腳趾都能想到下場,死翹翹!

不出三日,蕭瀟他們不僅收到了大量的九陽玉髓和九幽水,就連九幽龍骨都收到了十幾塊,沒有送上九幽龍骨的大型冥氣團更是出動的鬼將,滿幽冥界的找去了。

女媧仙界人族大營里的玉仙們最近很納悶,探子回報說無數大型冥氣團派出鬼將到處活動,似有再次開戰的跡象,這下不僅鬼將們忙,就連玉仙們都忙活起來了,數十個大營的負責人聚到一起開始商量對策,忙著應對即將到來的戰鬥。

於是,數十個大營一陣忙活后,準備萬全的等待著開戰,卻發現幽冥界那邊遲遲沒有新動作,那些被派出去活動的鬼將更是行蹤不定,完全讓人摸不著頭腦。

苦苦等待了數十日要開戰的數十個大營,最後發現自己是白等了,幽冥界那邊根本不是要開戰,被派出去的鬼將其實是在找什麼東西。

緊接著,整個幽冥界陷入了找東西的熱潮,被女媧仙界的人族和妖族佔領的數十萬里區域內,不管是散仙還是門派弟子或家族弟子,都不約而同的出動開始找東西,至於找什麼,鬼知道是找什麼,反正肯定是重要的東西!

蕭瀟三人就坐在幽冥界腹地內的一處山谷里,這片山谷很是荒蕪,一簇一簇的長著幽暗雜草,看上去還不如女媧仙界冬日裡的山谷植草茂盛,山谷里還有一處水潭,那水是墨綠色的,顏色深得快要接近黑色了,乍一看好似一潭死水,只是水中不是跳躍出一兩條渾身長滿骨刺的灰色小魚,魚臉上長著一臉鬼臉,很是猙獰,尖銳的牙齒外凸,看到站在水潭附近的蕭瀟他們還想躍出水面去撕咬。

「長得太難看了,別說吃了,光看著都倒胃口。」大白手裡抓著一儲物袋,裡面裝滿了肉乾,嘴裡叼著一塊肉乾邊吃邊說著。

「九幽物都是隨便長的,這麼丑也不奇怪。」蕭瀟安慰著大白。

三人還只是在水潭邊站立,就有五六條鬼臉魚從水裡蹦到岸邊,一邊甩著尾巴掙扎著,一邊沖蕭瀟他們挪過去,一副誓死也要吃到他們的模樣。

啃著肉乾的大白歪頭看了眼腳邊的鬼臉魚,雙膝微曲,圓滾滾的身子從地面躍起,然後重重落在了那五六條鬼臉魚身上。

北宋第一狠人 「噗嗤」一聲,像是果凍被踩爆的聲音,綠色汁水四濺,要不是遲墨反應快,在他和蕭瀟面前撐開了靈氣護盾,只怕要被那腥臭的綠液濺一身了。

婚後和誰說再見? 「死胖子,你太噁心了。」遲墨呵斥著大白,滿地綠色汁液,而且那汁液落地后還將黝黑堅硬的地面腐蝕出了一個又一個小洞。

「啊啊啊,太拓麻噁心了啊!」大白瘋了,完全沒想到這些鬼臉魚會濺出那麼多綠液,更重要的是他腳底下那五六條鬼臉魚正在散發著衝天惡臭。

「這裡是不能呆了,換地方吧。」蕭瀟搖頭,臭成這樣也著實呆不下去,迅速轉移到了山谷中一處林立的山峰上,等待著那些鬼將上門送東西。

約莫過了五天後,來送九幽龍骨的鬼將越來越少了,三十來塊九幽龍骨對龍雀狂刀來說只能墊吧墊吧,想要升級完全不夠。

蕭瀟一琢磨,那就繼續上門討吧,她就不信了,那麼多大型冥氣團,怎麼就只有三十來塊九幽龍骨呢,大型冥氣團里再少也會有一塊九幽龍骨才對,否則是普通冥氣團是無法升級成為大型冥氣團,也不會孕育出大量九幽水。

三人繼續往幽冥界腹地行去,其中路上遇到了五個大型冥氣團,有三個已經上繳過『保護費』了,蕭瀟他們也就沒為難他們,至於剩下那兩個沒有上供的大型冥氣團就被他們乾淨利落的幹掉了,甚至還從裡面挖出了一整根腿骨,很是喜人。

蕭瀟算是知道為什麼有些大型冥氣團選擇不上供了,因為它們自認為有底氣啊,有底氣又有骨氣,往往這種大型冥氣團的下場是比較悲催的,不僅被蕭瀟他們連窩端了,就連歸它們所屬的礦場都被蕭瀟他們給收走了,不管有沒有用的礦,先收了再說。

一路打打殺殺到了幽冥界腹地,眼看大型冥氣團被滅了小大,幽冥界這邊的損失是翻倍的增長,幾位冥王都肉痛了得心都要碎了,最後一合計,無奈冥王親自出面了。

三位冥王親自出面找蕭瀟他們說話,雖然沒啥底氣,但好歹三位冥王可以互相打氣,打不過也可以跑不是嗎?!

面談很順利,蕭瀟又從冥王那裡敲來了幾十塊九幽龍骨,顯然冥王手中九幽龍骨的存貨量非常大,而且品質也比大型冥氣團里的要好得多,起碼都是整根完整的龍骨。

有了百來塊九幽龍骨,加上之前挖來的一塊晶瑩白骨,龍雀狂刀進入了升級模式。

三位冥王送蕭瀟他們離開后,都是不約而同的長長的鬆了一大口氣,一言不合就拔刀砍的殺星當面,還真是嚇死人了。

從幽冥界腹地離開,進入女媧仙界人族和妖族佔領的區域后,蕭瀟他們遇到的第一個礦場就是八方宗人掌管的礦場。

本來並沒有打算為難那些八方宗的人,結果,八方宗的人不識抬舉的想抓蕭瀟他們當礦工,簡直就是欺人太甚,氣得大白一爪子拍死了好幾個,然後就殺到了礦場,大殺四方。

礦場里八方宗的人都被大白拍成了肉餅,礦脈也被蕭瀟給收走了,最令他們氣憤的是,八方宗的人還出言不遜,說雷神殿危在旦夕。

幹掉了八方宗的礦場后,蕭瀟三人立刻開始奔往八方宗的另外三個礦場,不僅將礦脈悉數搶走,更是將八方宗的人斬殺殆盡。

蕭瀟他們的這一舉動,人族震怖,得知是蕭瀟他們所為後,皇族不得不找來何開誠前去說項。 新仙開始進入收尾了,新書還在籌備,但是感覺最近壓力很大,都神經衰弱了,總是失眠睡不著,x

——————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