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齊驍占說罷,就憤恨地將劍丟在了地上。

「她幾時成了你的女人?昨夜本王分明見她落紅,本王才是她第一個男人,她是本王的女人才對!」

「你能不能閉嘴別說話了?!」

齊驍占已是火冒三丈,靖王還要火上澆油地給林小芭添亂,林小芭此刻真是一個頭兩個大。

「她早就收了我的聘禮,是我未過門的將軍夫人!你不過是個擄人妻子、不知廉恥的採花強盜,也有臉在這兒跟我叫囂!」

「呵!將軍夫人?

丫頭早在十幾年前就說過,她最喜歡的人是本王,她這輩子都跟定了本王!

本王的父親和丫頭的父親也早有要把丫頭配給本王的意思,真要論起來,她早就是本王未過門的王妃,哪裡輪得上你一個破將軍夫人的名頭來爭!」

「什麼?!你那破王妃的位置才是沒人稀罕!一個小小的澤川王,也好意思跟我這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護國大將軍比?!你還要不要臉?!」

「澤川再小,本王也是出身王室貴族!」

「落地的鳳凰不如雞,靖王沒學過么?!」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將軍不知道嗎?!」

……

齊驍占和靖王,又是你一句,我一句地,爭執了起來,誰也不肯落了下風。

「……傻小子,你發什麼呆?!」

一旁的林含師父都覺得聽得頭大,待不下去想離開這屋子,去躲個清凈了,可他想叫著林含一起,卻是發現林含早就一臉驚恐地愣住了,他便是抬手拍了林含一個腦瓜。

「師、師、師、師父!」

林含被他師父拍了一下,受驚地晃過神來。

「都是我們的錯!都是我們錯!

小芭姑娘,對不起!對不起!」

林含說著,又是慌張地起身,不停地給林小芭鞠躬道歉。

「……小含,你幹嘛向我道歉?」

已經頭疼得不行的林小芭,有氣無力地問道,此刻,靖王和齊驍占也暫時休戰,看向了大聲道歉的林含。

「都是我不好,沒能攔住師父,都是我醫術不濟,沒能給你及時解毒,才害得你和林大哥……不……不……不……」

林含深深歉疚地解釋道,只是他話到一半,就不知如何把這種情況說出口了。

而一旁,林含的師父立即會意地笑道:

「傻小子!你該不會還以為他們兩個是兄妹吧?」

「難道……不是么?」

林含聞言,又是一愣。

「哈哈哈哈哈……你這傻小子,真是傻得沒救了!」

林含的師父早在向靖王提親的那天晚上就看出來了,靖王根本就不是林小芭的兄長,他說罷,也不和林含多解釋,就自顧自地笑著離開了。

「小芭姑娘……你和林大哥,不是……」

林含又疑惑地問向林小芭。

「本王與她當然不是兄妹!而是待成親的夫妻!」

靖王搶答道。

「誰跟你是待成親的夫妻!她是我未過門的妻子!」

「是本王未過門的妻子!」

「是我的!」

「是本王的!」

……

靖王一句話,又引得齊驍占跟他繼續爭執起來。

。 阿布德抽著味道醇厚的手工制雪茄,笑著問道:「李先生,你抽過我們那裡的阿拉伯水煙嗎?」

「這東西電影里好像看到過,我還真沒機會嘗試……」

聽到阿布德說阿拉伯水煙,李曉凡的眼前浮現齣電影裡面的那些畫面:在中東那旮沓的大街小巷,在結著小蘋果的大樹濃蔭下,掛著蕾絲帷幔的馬賽克窗格邊,或喧囂街邊的咖啡館白色長凳上,戴著纏頭的大鬍子老爺們兒,腳邊放著形態優雅的水煙壺,眯著雙眼,氣定神閑地吞雲吐霧。

矮腳桌上還擺放著瘦葫蘆似的黃銅小壺和一圈小杯,時不時地倒幾杯咖啡分給周圍煙友,空氣燥熱,氣息慵懶……

阿布德笑道:「李先生,那下次如果有機會來迪拜,我一定要邀請您嘗試一下我們那裡最有特色的水煙!我們的水煙絲味道太豐富了,可以有蘋果、椰子、藍莓、檸檬等的水果味道,玫瑰、香桂等的草本味道,還可以根據您個人的喜好,在水煙壺添加一些水果汁或玫瑰花油,甚至葡萄酒等的雞尾酒調法,那種煙味口感更濃,氣味馥郁芬芳……」

李曉凡睜大了眼睛:「水煙居然還可以這樣玩的哈?」

「哈哈,我讀大學時候看到有個西方媒體評論說,我們阿拉伯知識分子的思想,就裝在我們的煙壺裡!」

「哈哈,真有意思!」

……

兩對年輕的情侶神聊了許久,太陽快下山的時候,他們才想起此行的主要目的:洽談太陽鏡生意!

阿布德與艾妮塞仔仔細細研究了李曉凡展示的那箱二十幾款太陽鏡樣品后,選中了其中各兩款男式與女式太陽鏡。

阿布德最後問道:「李先生,如果我們先大概選擇這四款太陽鏡,為了避免知識產權上的糾紛,可能鏡框等設計細節上要按照我們的要求稍微優化一下,並使用唐小姐設計的這款的太陽鏡包裝禮盒,每款要2.5萬副,一共10萬副,你可以報一個CIF到迪拜港的價格嗎?」

「阿布德先生,您稍等一下,因為我們還沒做過出口到迪拜的業務,我先打個電話確認一下從中國大陸港口到你們迪拜港的集裝箱海運價格……」

「沒問題,我們也沒有那麼著急……」

李曉凡離開會議室后,到唐馨怡的辦公室,用她辦公桌上的固定電話,馬上撥通了東方黎明眼鏡公司外貿部吳春芬的手機,給她介紹了最新的迪拜客人訂單要求等情況。

「李先生,從我們中國大陸內地港口到迪拜港的四十英寸集裝箱報價目前在四千元美金左右。如果10萬副太陽鏡,加上鏡框設計的細節優化,算上我們的模具成本,再加上5萬個包裝禮盒的話,我大概算了一下CIF迪拜港的報價在15萬美元左右……」

「不能再便宜了嗎?這個價格好像比到新加坡的那一批太陽鏡價格高了很多啊!」

「李先生,您都是我們老闆和區外貿局領導親自打過招呼、關照過的客人,我現在報給您的都是實價!因為您剛才介紹的幾個鏡框設計要變動和優化,我們要重新開模,這個成本是蠻高的!」

「那行,我知道了。第一批發來我們新加坡的貨物現在怎麼樣了?」

「我們工廠和供應商都正在加班加點生產,您放心,正常的話,二十天內應該可以送達新加坡港!」

「好,那就勞您費心了!」

回到會議室后,李曉凡微笑著對阿布德道:「阿布德先生,因為您看中的這款眼鏡的鏡框設計要變動和優化,廠家那邊要重新開模,這個成本是蠻高的。所以您要的這10萬副太陽鏡,現在我們的初步報價是45萬美元……」

實際上李曉凡也不太了解迪拜那裡的太陽鏡行情,估摸著這種太陽鏡在新加坡零售15-30元新幣一副,批發價估計6-10元新幣,算成美元的話大概4美元左右。再加上唐馨怡的包裝禮盒設計總歸也要加一點算他五萬美元吧,40+5=45萬美元,先隨便喊出去,試探、試探!

阿布德聞言后,倒也很平靜,開口道:「45萬美元的話,平均每副4.5美元,一個兩副裝的禮盒是9美元,好像價格有點太高了!李先生,可以再便宜一點嗎?」

「價格倒是可以再便宜一點,但是,阿布德先生,我想知道你們的付款方式?」

「一般我們會開信用證L/C給你們,前面預付少量的訂金預付款,貨物抵達迪拜港驗收完畢后,再付清尾款!」

「阿布德先生,這個付款條件我們可能要好好商量探討一下。我們比較喜歡T/T電匯方式,通常是對方預付30%到50%大貨款,裝船后付清尾款,也就是餘款見提單複印件付清……」

「李先生,30%預付款是通行慣例,50%一般是不可能的!」

當時的貿易業務付款結算方式比較常見的有L/C信用證和T/T電匯。

L/C就是信用證。信用證種類繁多,是一種開證銀行根據申請人(進口方)的要求和申請,向受益人(出口方)開立的有一定金額、在一定期限內憑匯票和出口單據,在指定地點付款的書面保證,開給出口方的一種保證承擔支付貨款責任的書面憑證。

在國際貿易活動,買賣雙方可能互不信任,買方擔心預付款后,賣方不按合同要求發貨;賣方也擔心在發貨或提交貨運單據后買方不付款。因此需要兩家銀行作為買賣雙方的保證人,代為收款交單,以銀行信用代替商業信用。銀行在這一活動中所使用的工具就是信用證。

T/T意思就是電匯。跟客戶採用用T/T付款方式,一般的做法是客戶先要給供貨方30%的預付款,剩餘70%一般保險的方法是:貨裝船后,客人憑供貨方傳真的提單正本付款,等款到帳后再郵寄整套正本單據給客人。

倆人在付款方式問題上相持不下。

最後,李曉凡顯得很無奈地「妥協」道:

「阿布德先生,您那邊如果可以預付40%的貨款,我可以把價格降到40萬美元,並且同意建議的信用證L/C方式交易!」

李曉凡的內心:貨物總價40萬美元,自己如果可以拿到40%預付款,也就是16萬美元,而付給東方黎明眼鏡公司的總價才15萬美元。如果對方能答應這筆預付款,那這筆生意自己一毛錢風險也沒有了!

聽說能把總貨款減少五萬美元,阿布德先生明顯有了興趣,轉頭與艾妮塞兩人輕聲用阿拉伯語交談起來…… 「修羅,修羅,人呢,我們回來了!」楚秦帶着眾女回到了這裏,朝着四周喊道。

「楚秦,你這傢伙,終於回來了!」修羅神王出現在了楚秦的面前,「我感應不到你的神力波動,還以為你在深淵出事了呢!嚇得我,差點去找海神,太陽女神,風暴之神,天使之神她們謝罪!」

「區區深淵,豈能留我!」楚秦輕然一笑道。

「你這小子,永遠都是這麼自信!」

修羅神王錘了錘楚秦的胸口,旋即驚訝道,「咦。你小子,怎麼還沒有繼承我的神位,就晉級神王境了!」

「這個嘛,說來話長!」楚秦回道,「不過,我的神王境,應該沒有穩固吧!」

「嗯,這倒是!」修羅神王點了點頭。

「所以嘛,快點讓我繼承你的神位,這樣一來,就不需要穩固了!」楚秦回道。

「你小子,怎麼變心急?」修羅神王微微一驚道,「以前,我可是求爺爺告奶奶,才終於說服你繼承神位的!」

「今時不同往日了!」楚秦回道。自從,與天劫交戰之後,楚秦才意識到,他的力量,其實還不夠。

昨日,若是沒有青龍的幫助,楚秦別說是保護自己的女人,他本人都要交代在了那裏!

所以,楚秦,需要變得更強!

「那好吧!」修羅神王點了點頭,看向比比東等人,又是一驚道,「咦,怎麼又多了兩個大美女!」

「修羅大神你好,我叫雪帝,冰天雪地的主宰者,冰天雪女!」雪帝主動說道。

「冰帝!冰碧帝皇蠍化形成人!」聽雪帝介紹,冰帝也絕不能落下。

「嗯,不錯,不愧是楚秦的女人,都是一等一的極品!」修羅神王回道,「不過很遺憾,你們兩個,沒有殺神領域,沒有修羅獎勵!」

「沒關係!」

「楚秦跟我們說了!」

冰帝和雪帝,默契地回道。

「嗯!那好!」修羅神王,說着看向了比比東小舞魘虞胡列娜,「你們的修羅考核順利完成,全魂環年限增加三萬年!」

說着,修羅神王衣袖一揮,四道紅色的光芒,落入了比比東她們的身體之中!

下一秒,除了比比東,小舞胡列娜魘虞人的魂力都開始飆升起來,全部達到了九十九級!

「楚秦,該你了,跟我來吧!」修羅神王,看向了楚秦,淡然一笑道。

「好!東兒,你們在這裏等我會!」楚秦點了點頭,跟隨修羅神王離開了此地,前往了修羅秘境。

這裏是一片昏暗之地,面前是一座古老,暗紅色格調的宮殿!

「楚秦,你已經繼承過海神神位了,應該有經驗了,從這修羅神殿走進去,剩下的和海神神位的繼承,差不多!」修羅神王朝着楚秦道。

「好,我知道了!」楚秦聞言,走入了修羅神殿。神殿的外面,同樣有被設置的結界,但對於楚秦這樣一個連神王雷劫都能夠抗住的人來說,簡直是不值一提。

隨之,楚秦盤坐在了修羅神殿中央,準備接受修羅神王的傳承。

傳承足足持續了兩個時辰。

此刻的楚秦,已經是煥然一新,身上多了一身暗紅色的鎧甲。這鎧甲,比起海神神裝要更加的霸氣,如果說海神神裝是神王之甲,那麼一點修羅神裝,更偏向於魔王戰衣!

「這,就是神王的力量嗎!」楚秦為之一驚道。他能感覺到此刻的體內,蘊藏了無盡的能量,彷彿抬手之間便可以移山填海!

而就在這時,楚秦的魂導容器之中,一道黑色的光芒亮起。

這種光芒,楚秦曾經見過一次,就在他繼承海神神位之時。

想到這裏,楚秦神識掃過魂導容器,果然釋放出黑光的不是別的,正是墨熙給予他的神王級結晶。

能夠看到,此刻這枚結晶之中,竟然多了一些金色的紋路,那紋路似乎不是隨意刻上去的,彷彿有規律可尋,只是楚秦一時無法參透。

楚秦頓了頓,神識進入了結晶之中。

如果是以前,楚秦的神識是無法穿透其中,這一次,他成功了!

然而,令楚秦有些失望的是,這結晶之中的空間極大,但,似乎什麼也沒有!

「奇怪!結晶之中,應該有神裝和武器才是,這枚結晶之中似乎並沒有。」

就在楚秦疑惑只是,他捕捉到了一絲金色的光亮。那光亮之中,似乎藏在什麼東西!

一眼看過去,好像是是一頭獸影!

「獸影?」楚秦疑惑道,「怎麼會有獸影!」

楚秦決定將神識繼續穿透入光亮之中。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