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龍少決常年堅持鍛鍊身體,什麼六塊腹肌,八塊腹肌,人魚線,馬甲線,等等一切靠鍛鍊能練出來的肌肉他都有。

龍少決的全身上下摸起來,就像是鐵打的一樣,很硬,非常硬,特別硬,還是冰冰涼涼的觸感。

這個男人是冷血嗎?

楊暖暖逮準機會,雙管齊下,她的兩隻手一起用力,掐住龍少決的肉就不鬆手。

“嘶。哎呦呦。”龍少決怪叫了兩聲。

楊暖暖看着龍少決,心裏的怨恨都化作手上的力氣,用力,再用力,她恨不得直接揪下龍少決身上的兩塊肉。

龍少決只叫了一聲,便恢復了一幅淡定騷包樣。

這點痛對龍少決來說只是九牛一毛,剛開始的怪叫只是因爲他沒有準備好而已。

楊暖暖咬着嘴脣,憤憤的盯着龍少決,掐住龍少決肉的手一直都沒有放鬆。

他怎麼表情一點變化都沒有,難道不疼嗎?楊暖暖心裏很是疑惑。

“鬧夠了嗎?”龍少決黑着臉問。

他還有正事沒幹呢,沒時間在這裏耽誤。

“沒有。”楊暖暖回答。

當然沒有鬧夠。

“好吧,那你玩你的,我****的,我們互不干涉。”龍少決挑眉妥協道。

“……”楊暖暖語塞,她的臉騰一下紅了。

他想幹什麼?

“呵。”龍少決勾脣。

楊暖暖警惕的看着他,眼睜睜的看着龍少決再次低頭封住自己的嘴巴。

對於親吻,龍少決似乎怎麼都吻不夠,真想就這樣吻着楊暖暖一直到世界毀滅。

都怪楊暖暖的脣瓣太柔軟,太好吃!

顧栩有些遲疑的走到女衛生間門口,他想了想擡手敲門。

“咚咚,咚咚。” 故人以南,小城以北 顧栩敲門。

被龍少決抵在門上的楊暖暖,忽然瞪大了眼睛。

有人來了,她有救了。

楊暖暖掙扎着想要給外面的人一點暗示,龍少決抱着楊暖暖轉了半個圈,他們雙雙離開了門邊。

“唔……唔……”楊暖暖需要呼救,龍少決一隻手撫上她的後腦勺。

他禁錮住楊暖暖亂動的頭,龍少決更加用力的堵住楊暖暖的嘴。

楊暖暖連唔唔聲都發不出口,她所有的聲音都被龍少決吃了。

楊暖暖雙手胡亂的拍打着牆壁,她的雙腿亂蹬,但無奈她的力氣太小了。

楊暖暖所製造出的動靜,外人根本無法察覺。

“楊暖暖,你在裏面嗎?”顧栩高聲問。

楊暖暖瞪大眼睛,視線努力的移到門口,在,我在,我在這裏,顧大影帝救命啊!

楊暖暖的手更加用力的拍打着牆壁,她的手掌都打紅了。

“楊暖暖!”顧栩又喊了一聲,楊暖暖掙扎的幅度更大了。

“看來真的已經偷偷跑了。”

門外沒有得到迴應的顧栩轉身準備離開。

就在這時,楊暖暖用力的帶着龍少決移動位置,她一伸腿,腳踢到了門。

“咚”的一聲,顧栩停下腳步,他奇怪的看着那扇門,難道里面有人。

龍少決被這動靜嚇了一跳,現在他可不希望有人來破壞他的好事…… 是楊暖暖嗎?顧栩轉身奇怪的看着那扇門。

如果是她的話,楊暖暖爲什麼不開口說話呢?

按照楊暖暖的個性,能靠吵吵就解決的事情她是絕對不會動手。

這樣一想,顧栩眼眸一緊,裏面的人如果是楊暖暖的話,現在她不說話,那麼只說明瞭一件事情,那就是她無法開口說話。

“咚咚,咚咚。”顧栩回到門口,他用力的敲響門。“楊暖暖你在裏面嗎?”

“嗚,嗚,嗚。”聽到顧栩的聲音,楊暖暖動作激烈的反抗着,她的嘴巴被龍少決堵的嚴嚴實實,就連唔唔聲,也微弱到只有她和龍少決能夠聽到。

我在裏面啊,顧栩救我啊!

楊暖暖雙手胡亂的拍打,揉捏,掐着龍少決,她的腳也在踢着他,龍少決反應很快,他無法阻止楊暖暖再他身上到處點火的手,楊暖暖亂七八糟的出腿,都被龍少決靈活的躲過。

楊暖暖徹底放開了,她的手腳不能傷到龍少決半分,她就張嘴去咬龍少決的嘴巴。

四張緊緊貼合在一起的脣瓣,楊暖暖就像一隻被獵人逼到絕路的野獸一樣,她的利齒追着龍少決的嘴巴,到處亂咬。

“……”龍少決睜着眼睛,他眼角帶着笑看着被激怒的楊暖暖。

龍少決的樣子看起來很享受這一場脣齒之間的追逐,現在的楊暖暖野性十足,就像一隻長着尖牙的小野貓一樣。

龍少決看起來是在被動的去閃躲楊暖暖的進攻趨勢,其實他纔是最後獲利的老漁翁。

“楊暖暖,你到底在不在?”顧栩又敲了敲門,他高聲問。

剛剛有兩個穿着西服的男人,在進入男衛生間的時侯,多看了兩眼站在女衛生間門口的顧栩。

他們看到顧栩,默契的相視一笑,那表情要多曖昧,有多曖昧,顧栩現在是惱羞成怒。

這個楊暖暖除了會說話,總是不停的給顧栩惹麻煩。

明明顧栩纔是大boss,現在倒好,楊暖暖無辜消失,顧栩這個大老闆還要屈尊到女衛生間去尋找。

“在!我在!”楊暖暖着急的看着大門,她心裏在吶喊。

但是門外的顧栩與楊暖暖之間毫無默契可言,顧栩也不可能聽到楊暖暖心裏的吶喊。

“楊暖暖。”顧栩又喊了一聲,他的表情看起來已經打算離開了。

楊暖暖從顧栩的聲音裏聽出了顧栩打算撤退的意圖,她哭的心都有了。

要是顧栩現在離開,楊暖暖敢保證一個小時之內沒有一個人會再次出現。

楊暖暖也不知道爲什麼自己這麼肯定,大概是女人特有的第六感吧。

天吶!讓楊暖暖與這個流氓腹黑的男人共處一地一個小時,那不是什麼該發生的,不該發生的都會發生了嗎……

顧栩有些猶豫的看着那扇門,楊暖暖眼神驚恐的看着那扇門,門裏門外,兩種心態。

顧大影帝,您老人家可千萬不能走啊,你要是走了,你最聰明,最勤奮,最漂亮的員工就會落入餓-狼的嘴裏的。

顧栩再次轉身準備離開……

楊暖暖忽然就像發了瘋一樣,她用盡全部的力氣,一把推開緊緊鉗制住自己的龍少決。

“顧栩!救命啊!”楊暖暖扯開嗓子大聲呼救。

她的話音尚未落地,龍少決手一撈,可憐的楊暖暖,嘴巴再次被堵上,從她推開龍少決到呼救,再到重新落入狼嘴,時間不超過三秒。

楊暖暖和龍少決動作利落乾脆,默契度一百分。

顧栩表情一黑,他衝到門前,手握上鍍金的門把手,用力的推,門只是輕微抖動,門是被人從裏面反鎖住的。

龍少決漆黑幽深的眼眸斜睨着那扇輕微顫抖的門,他的熱情與渴望瞬間被澆滅了。

不管門外是誰,這個人從現在開始算是惹怒了龍少決……

“楊暖暖,你沒事吧。”顧栩一邊用力的推門一邊問。

這不是廢話嗎!

要是沒事楊暖暖會一直在衛生間裏不出去嗎,誰無緣無故的喜歡在衛生間裏呆着不出去呢?

顧栩嘗試了幾下,門無法從外面打開,他看着那扇門,慢慢的往後退。

顧栩退到了距離大門大約有兩米處的位置,看準大門,他加速衝了過去,伸腿,用力的踢……

“砰”的一聲巨響,門被顧栩踢開,那扇門搖搖晃晃的掛在門框上。

可憐的門就像秋日掛在樹梢上的最後一片黃葉,搖搖欲墜,沒有風它就是落不了地。

顧栩踢門製造出的動靜實在太大,安靜優雅的宴會廳裏的衆人也聽到了這一聲巨響。

“怎麼回事啊?”正坐在沙發上,手拄着柺杖與老友敘舊的龍軍,聽到這聲音,不悅的皺眉問。

“回老爺,我現在就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

一個穿着黑西裝,身材高大的保鏢從他藏身的地方出來,他走到龍軍面前彎腰道。

門一踢開龍少決慢慢的放開了楊暖暖,身材健碩修長的龍少決將嬌小的楊暖暖完全遮住。

龍少決轉身靜靜的看着顧栩,原來是這小子。

是他!顧栩一眼就認出了龍少決,他眼神裏帶着一絲驚訝。

看這情況龍少決和顧栩應該是老相識了……

身體完全被龍少決遮住的楊暖暖臉色慘白,她的胸-口上下劇烈的起伏着,楊暖暖的兩條藏在長裙之下的腿,抖的厲害。

我這是再次從狼嘴裏死裏逃生了嗎?楊暖暖心裏想。

“呼。”楊暖暖長出了一口氣,腿軟的楊暖暖伸手扶住了洗手檯。

剛剛發生的一切還歷歷在目,楊暖暖現在就像只受驚的大白兔。

“是你。”顧栩嘴巴微動,嘴裏冒出兩個不輕不重的字眼。

“哼,是我。”龍少決冷哼了一聲,他回答顧栩。

“楊暖暖。”顧栩把視線從龍少決身邊移開,他喊。

“我……我……我在這。”楊暖暖如同死裏逃生,她上氣不接下氣的說。

太可怕了!

楊暖暖剛剛居然又差點被強-奸了,上一次也是這樣,龍少決從一出現,帶給楊暖暖就只要驚嚇!

“……”顧栩眼角的餘光注意着龍少決的動靜,他擡腳慢慢的往楊暖暖走。 顧栩一走開,龍少決的黑眸注意到那幾個圍觀在衛生間門口的吃瓜羣衆,他表情厭煩的看着這些美食就喜歡看熱鬧的人。

宴會廳裏也有人出來,正在往這邊走,龍少決不能繼續待在這裏了……

龍少決轉頭看了一眼楊暖暖,看完之後,他迅速的離開。

“……”顧栩一看到楊暖暖的樣子,他一向溫潤如玉的眼眸裏騰的一下燃燒一股熊熊的怒火。

楊暖暖頭髮凌亂,臉色慘白,雙眼無神,衣服上全是褶皺,她的脣瓣被龍少決親吻到紅腫不堪。

“呵呵。”楊暖暖看到顧栩,她扯脣對着顧栩笑了笑。

說是微笑,卻比哭還難看。

顧栩的心裏很不是滋味,不用問肯定是那個人把楊暖暖糟蹋成這樣的。

“你……你沒事吧?”顧栩心疼的看着楊暖暖,他語氣沉重的開口問。

“……”楊暖暖深吸了一口氣,她扶着洗手檯的手鬆開,楊暖暖低着頭,努力的去平復自己的心情。

現在龍少決離開了,楊暖暖看到熟悉的顧栩,漸漸的她便也不再害怕了。

“我沒事。”楊暖暖伸手理了理自己凌亂的頭髮,她低着頭回答顧栩。

嘴上說着沒事,但楊暖暖依舊在顫抖着的手出賣了她此刻的心情。

“……”顧栩伸手拉住楊暖暖的胳膊,他輕輕一帶,楊暖暖往前走了半步。

顧栩與楊暖暖之間還有不到二十公分的距離,顧栩看着楊暖暖紅腫的嘴巴,他從口袋裏掏出手帕。

“幹嗎?”楊暖暖看着顧栩複雜奇怪的表情,她疑惑的問。

顧栩沒有說話,他左手扶着楊暖暖的後腦勺,右手拿着手帕,顧栩的眼神中帶着幾分心疼,幾分憤怒,憤怒佔了絕大部分。

楊暖暖一動不動的看着表情奇怪的顧栩,顧栩拿着手帕,動作溫柔的擦拭着楊暖暖紅腫的脣瓣。

“這是怎麼回事”?黑衣保鏢走到已經散架的門前,指着那扇掛在門框的門問。

“我女朋友不小心被人反鎖在衛生間裏了,所以我踢開了門,你放心,我會賠償的。”

顧栩擦拭楊暖暖脣瓣的動作沒有停下來,他幽幽的說。

那個知名的八卦記者此時就站在離門口不遠的地方,他的手一直在整理衣領,看樣子不是在錄像就是在拍照。

顧栩居然和助理在一起了,這個消息實在是太勁爆了!

那個八卦記者聽到這麼大的猛料,他興奮激動的雙手都在顫抖。

這個消息新聞一放出去,他肯定會名利雙收。

一方面公司會給他發一大筆的獎金,另一方面他的大名會被更多人熟知,雖是醜聞,也總比無人知曉要好。

顧栩其實早就看到了那個記者,準確的說一直到現在爲止,那個八卦記者都是跟在顧栩左右。

所以,顧栩是故意說給那個八卦記者聽的!

“呵呵,對不起啊。”

楊暖暖認爲顧栩是在幫自己解圍,她配合着顧栩的話,扭頭對那個人道歉。

楊暖暖居然沒有否認!

看來顧栩和助理之間有故事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那個八卦記者現在真想高呼萬歲,他從業這麼多年了,爆過的大料無數,但最近幾年他的地位一直受到威脅。

今天過後一切將變得不同,他將再次被人熟知,被人議論,這感覺想想都能爽上天。

“噢,好吧。”保鏢迴應了一聲,他轉身去回稟龍老爺子了。

顧栩仔細細緻的擦拭着楊暖暖的嘴巴,擦了大約有兩三分鐘,他看了楊暖暖一會。

“等我一下。”顧栩拍了拍楊暖暖的肩膀柔聲道。

“恩。”楊暖暖點頭。

“嘩啦啦。”顧栩打開了水龍頭,他把手帕放在水中反覆的沖洗。

顧栩拿着溼噠噠的手帕再次回到楊暖暖面前,他又用溼手帕擦洗了一下楊暖暖的嘴巴。

“走吧。”顧栩將手帕扔進了滿是衛生紙團的垃圾桶,他對楊暖暖說。

“噢,好。”楊暖暖說。

楊暖暖現在的心情基本已經恢復正常了,被龍少決佔便宜的事情,已經不是第一回了,一回生,二回熟,現在想想其實也沒有那麼可怕。

但是楊暖暖不敢歡脫撒潑,滿嘴跑火車了,雖然她恢復了正常,但是顧栩全身上下哪裏都不正常。

顧栩單手插-在褲口袋裏,他大步走出衛生間,楊暖暖悻悻的跟在他的身後。

那個八卦記者一看到顧栩,立馬慌亂的扭頭,裝作若無其事,顧栩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