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龍正天言罷,目光看向被秦穆然慘虐的紅軍。

「全體都有,立正!」

一聲軍令下達,紅軍立刻抖擻精神,擺好隊列,但是他們臉上,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傲氣。

龍正天神情一轉,嚴肅道:「你們都是精英人物,這次利劍行動,目的不是要打擊你們的自信,而是要告訴你們,你們需要學習的地方還有很多。」

王雙言道:「報告,通過這次利劍行動,我們受益匪淺,在今後訓練中,一定會更加刻苦。」

龍正天言道:「加強訓練還不夠,你們還要找對方法,為了提高你們的戰鬥力,在接下來的一個月中,將由東皇和他的小隊,親自帶你們訓練,讓你們適應未來戰場……」

紅軍一片驚訝,東皇和他小隊的實力,紅軍是有目共睹的,能得到東皇的親訓,這無疑是莫大的榮幸……

下午三點鐘。

秦穆然親自駕車,送龍正天到洋城機場,臨走之際,龍正天語重心長道:「穆然,這五支小隊,我就交給你了。」

秦穆然回道:「放心,一個月後,我保證把他們訓練成一支可以力抗西方異能者的鐵軍。」

看著龍正天陪兩名警衛進入機場,秦穆然轉身準備離開。

就在這個時候,機場上突然圍了一群人,與此同時,他還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陳雅玲!

秦穆然嘴角一揚,好奇走了過去。

擠進人群,只見地上躺了一名年近六旬,臉色發黃的老者,看樣子像是突發疾病。

一個中年男人,滿臉焦急,抱著老爺子,朝著身邊人吼道:「趕緊打電話叫救護車……」

站在一旁的陳雅玲,焦急萬分,急忙撥打120.此刻,圍觀者一片議論。

「這老爺子,不就是洋城三大世家之一的李洪天嗎?」

「不錯,就是他,那旁邊那位,應該就是他兒子李宏強。」

……

李洪天作為洋城三大世家之一的李家當家人,他在洋城的地位,可謂舉足輕重。

李家以拍賣行業為主打產業,業務遍及海內中外,而陳雅玲正是李氏集團的知名拍賣師。

此刻,陳雅玲驚慌失措,根本沒注意到秦穆然。

李宏強焦急萬分,直接對身邊幾名助手喊道:「別等救護車了,你們搭把手,趕緊送我父親去醫院。」

幾名助理剛要動手,人群中響起秦穆然的聲音。

「等一下!」

見到秦穆然,陳雅玲驚訝萬分,沒想到,才短短兩天,居然能再次相遇。

「秦大少爺?」

秦穆然走出,悠然一笑,言道:「雅玲姐,咱們還真是有姐弟緣分,在機場都能見面,哈哈……」

李宏強喊道:「臭小子,沒看到這裡正在搶救人嗎?搗什麼亂?」

秦穆然目光看了一眼地上的李洪天,他此刻臉色鐵青,毫無血色,應該是心臟出了問題。

秦穆然笑道:「據醫理而言,李老爺子臉色鐵青,這是血液流動緩慢所致,而血流速度和心臟有問題,老爺子心臟應該有隱疾,如果現在一動,心臟稍微受損,必死無疑。」

陳雅玲急忙朝秦穆然使眼色。

這可是洋城李家老爺子,萬一真有什麼三長兩短,秦穆然肯定要背鍋呀!

秦穆然視而不見,繼續言道:「你少爺,聽我的沒錯,現在,最好不要亂動老爺子身體。」

李宏強聽秦穆然說的頭頭是道,語氣一轉,詫異道:「你是醫生?」

「嚴格的說,不是。」

「那你在這裡不懂裝懂,瞎叨叨個毛線啊!」

「雖然我不是醫生,但老爺子的病情,我未必就救不了。」

言罷,秦穆然俯身蹲下,親自給老爺子把脈,脈象微弱。

「心血衰弱,體質冰寒,老爺子應該是心臟受寒,落下的隱疾。」秦穆然言道。

李宏強一臉驚訝:「你是怎麼知道的?」

「脈象告訴我的。」

老爺子的病,李宏強再清楚不過,全被秦穆然說准了,不由得他不信。

「你能救好我父親?」

「我盡量試試吧!」

李宏強言道:「你要真能救好我父親,洋城李家,以後對你有求必應。」

秦穆然微微一笑,滿臉不屑。

「幫我找個火過來!」

秦穆然將幾根銀針,用高溫消毒后,朝著李老爺子幾個關鍵穴位,快速紮下幾針。

先後六根銀針紮下,李老爺子神情,已有緩解。

此刻,站在一旁的陳雅玲,替秦穆然捏出一把冷汗。

心臟是人體最脆弱的部位,也是最難醫治的部位,就連從醫幾十年的老醫師,都不敢保證,秦穆然真有這個實力嗎? 地下實驗室中,銀白色的大廳中,一個兩丈的3D立體影像在空中懸浮着,其中顯現的正是趙小川等人的情景。

黑霧滾滾,暴雨連天,空間震盪,屏幕中的畫面急速變化!

屏幕下方,王教授、萬副院長、沈菲兒、李正義四人擡頭望着上方,沉默不語!

直到畫面中穆皇后被吸入鬼臉後,衆人臉色才發生了變化!

萬副院長震驚道:“這柯雲泣果然強悍,連輪迴境的穆皇后都不是他的對手!”

“也不盡然,畢竟穆皇后之前被囚禁了,而且剛纔的戰鬥也似乎傷了本源!”王教授解釋道。

李正義轉頭看向王教授,沉聲道:“姓王的!我想你救我們出來不單單是讓我們看看吧?說吧!你到底想要幹嘛?”

沈菲兒沉默,這裏還沒有她發言的份兒。

王教授看向幾人,指着自己的腦袋,輕笑道:“我的腦袋中現在有個大計劃!”

衆人皺眉,等待着他接下來的話!

“這個計劃是柯雲泣的!他打算將詛咒本源再次迴歸成爲輪迴之力,然後激活本源輪迴碎片,感應其他碎片的位置,從而建立了真正的六道輪迴!”

王教授聲音頓了頓,看到幾人驚訝的表情,繼續道:“我算是他臨時的一枚棋子,執行計劃的棋子,而你們原本應該躺在培養基中成爲這個計劃的犧牲品!”

“這點不需要你提醒!我知道你救了我們,說吧!你到底想要做什麼?”李正義怒道。

“呵呵!很簡單,我不想成爲棋子,我想要掌控這個計劃,而你們則是我看好的同伴!”王教授答道:“我想你們也不想讓柯雲泣掌控六道輪迴吧?畢竟二十多年前你們之間的仇恨!呵呵!”

王教授說到最後笑而不語,而衆人的眉頭則緊緊的皺了起來。

當年柯雲泣才智過人,和龍傲天一起建立了華夏區的貴族學校,而且他在鬼道科研上的成果更是領先全世界。

甚至在當時,西方教皇和東方御鬼士們都認爲他是整個御鬼界可以改變現狀的人!

只是後來他太執着於科學,不通情理,所以和不少人結下樑子,後面更是據說和龍傲天在理論上發生了衝突,所以被禁錮在貴族學校地下!

這也是李正義他們幾人都知道的事情,所以當王教授這麼說時,衆人的眉頭都皺了起來。

他們自然不想要讓柯雲泣掌控六道輪迴,但是這和眼前的事情有什麼關係?

王教授看到衆人沉默,沉聲道:“掌握六道就等於掌控了世界,你們難道不心動麼?”

李正義和萬副院長對視一眼,彼此看到了眼中的震驚!

沈菲兒更是張大嘴巴看着頭頂禿瓢的王教授,滿臉的不可置信。

“掌控世界?哼!我可沒有那麼大野心,我來這裏的目的想必你們都知道,我是代表軍方的那人來的,目的就是取得那件本源輪迴碎片!”李正義冷聲道。

沈菲兒聽到李正義的話,眼中閃過一絲陰冷,但轉瞬即逝!

“掌控六道?你到底想要怎麼做?”萬福院長皺眉,神情有些異動。

王教授盯着李正義,眼中露出一絲惋惜,道:“既然你不想掌控,那我也不勉強你!不過既然如此,那麼我也沒有救你的必要了!”

王教授話音剛落,一道符文鎖鏈瞬間出現,向着李正義飛去。

李正義早就防備着王教授,看到眼前的景象,身上瞬間出現一層血氣將他包裹了起來。

然而還沒等他動手,他頓時感到腦袋中“嗡”的一聲,傳來一陣眩暈。

正當他驚訝時,身後傳來了一股大力將他撞飛了出去。

李正義摔落在地上,立刻噴出一口鮮血,然後艱難轉頭向着身後望去。

“菲兒,你做什麼?”

沈菲兒看着趴在地上憤怒的李正義,冷笑道:“做什麼?難道你還看不出來麼?”

王教授和王副院長愣了愣神,驚訝的看着沈菲兒。

“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王教授大笑道:“你應該是老鄭的女兒吧?果然厲害!”

王教授讚了一句,然後話鋒一轉,冷聲道:“怎麼?你對六道輪迴有意思?”

“當然!”沈菲兒直言不諱,指着地上的李正義道:“我需要力量,所以想要和你合作,我想我取代他應該沒有問題吧?”

“取代他?倒是挺有自信的,不過你知道我要你做什麼嗎?”王教授問道。

發呆的萬副院長一愣,看着王教授,顯然也不明白對方爲什麼要選擇自己。

“做什麼?無非是聯繫華夏區的軍方的勢力,這一點我自認爲沒有問題!”沈菲兒自信的說道,然後看了萬副院長一眼,又說道:“至於爲什麼選擇萬副院長,我想是因爲你如果真的全局掌控了這個計劃的話,恐怕需要藉助貴族學校這層皮吧!”

萬副院長轉頭看向王教授,看到他滿臉驚訝的表情,心中有了數。

“你爲什麼要選擇我?爲什麼不選擇蘭天?”萬副院長問道。

王教授慢慢恢復過來,回道:“兩點!第一,你比較好控制!第二,我不喜歡蘭天的理念!”

理念?

萬副院長恍然,明白了王教授是什麼意思。

“蘭天屬於傳統的御鬼士,本身對於科學就嗤之以鼻。偏偏王教授認爲科學可以改變一切,難怪他會選擇這麼做了。。”

萬副院長深吸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心情,儘量讓自己表現的平靜一些,問道:“若是我不聽你的建議,是不是也要向李正義一樣?”

王教授轉頭看了憤怒的李正義一眼,道:“沒錯!我不需要一些累贅來阻礙計劃。”

萬副院長點點頭,道:“好,可以!我答應你!”

王教授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點點頭,然後又轉頭看向沈菲兒,微微皺起了眉頭。

“爲什麼這麼看着我?難道我不可以取代他?”沈菲兒心頭一緊,故作冷靜道。

“代替他?”王教授嘆了口氣,道:“不用了,你又更重要的作用!”

說完,王教授一揮手,沈菲兒和李正義腳下銀白色的地面忽然打開,各自形成一條黑色的通道。

沈菲兒和李正義還沒反應過來,便消失在原地,只留下了萬副院長面面相覷地看着王教授。 飛機場外,人群擁擠,議論紛紛。

心臟寒疾,這可不是鬧著玩兒的,就算是洋城的一流醫師,都未必敢輕易下手。

「這小子年紀輕輕,他能醫好李老爺子嗎?」一名老者,滿臉懷疑,低聲言道。

「我看這小子是在逞能,心臟寒疾,他居然用針灸治療,真是可笑。」

李洪天作為洋城三大世家之一,李家當家人,在洋城算的上是傳奇人物之一。

如果真在秦穆然手下有什麼三長兩短,李家人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此刻,秦穆然已在李洪天各個穴位,先後紮下七根銀針。

「快看,李老爺子快不行了!」

「這小子裝逼過頭兒,肯定要完犢子。」

……

陳雅玲擔心道:「秦大少爺,人命關天,這可不是開玩笑。」

秦穆然神情不變,取出一根銀針,快速尋找穴位,絲毫沒有理會周邊人對自己的看法。

在周圍人的質疑聲中,李宏強也有些開始懷疑。

自己是瘋了嗎?

居然病急亂投醫,將自己父親的生死,交給一個素未謀面的陌生小子手裡。

「兄弟,你到底行不行?」李宏強質疑道。

秦穆然不予理會,第八根銀針,朝著李洪天心臟位置快速紮下,周圍人一片驚呼。

「這小子是瘋掉了嗎?」

「針扎心房,這特碼活人也得給扎死啊!」

李宏強雖然不懂醫術,但聽到周圍的議論,也立刻暴跳起來,他甚至懷疑,這人該不會是故意來行刺的吧?

「住手!」

李宏強快速上前,一把抓住秦穆然握針的右手,但他立刻被一股強力震開。

銀針落下,李老爺子猛然咳嗽,嘴角溢出一股鮮血。

「你敢暗害我父親,把他給我抓起來。」

李宏強一聲命令,四周幾個李家保鏢,立刻出手,朝秦穆然揮拳而來。

氣波震動,幾名保鏢瞬間被彈倒在地,人群後退,沒人看到秦穆然出手,但李家的四個保鏢,全部倒在了地上。

秦穆然目光閃過一道光芒,冷冷一笑,言道:「我好心救人,你們李家還恩將仇報?也太不識好歹了吧!」

言罷,秦穆然起身,李宏強滿臉驚愕。

這小子到底什麼來路?

能給洋城李洪天當貼身保鏢的人,絕非泛泛之輩,最起碼都是一流高手,卻連秦穆然的身都近不了。

在眾人驚疑之際,一輛黑色勞斯萊斯疾馳而至。

車上,一名著裝性感時尚的少女下車,抹胸短裙高跟鞋,艷麗誘人,身後還跟著一名身高一米九的大個子。

人群中投來垂涎目光。

「哇靠,這不是咱們洋城第一女神,李家李晴雪嗎?」

「不愧是女神級別的人物,這身材,這相貌……嘖嘖。」

在一片驚艷目光中,李晴雪驚慌走來,身後的大個子寸步不離,緊跟身後。

「爸,爺爺這是怎麼了?」李晴雪焦急問道。

李家老爺子,命懸一線,李宏強顧不上理會女兒,目光惡狠狠看向秦穆然,猶如死神的凝視。

「小子,我爹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你就死定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