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哈哈哈……竟然連一招都擋不住?」

「這就是你們白雲城最強大的選手嗎?」

………………

整個演武場在這一刻,聲浪直接達到了最巔峰,許多圍觀的修士都無法控制自己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胡勇勝!」

高俅都不等別人開口催促,直接神色冷漠的開口說到。

「哈哈,好,多謝高城主!」

胡勇聞言,得意洋洋的大笑道,隨後目光再度落在了陳文斌的身上,一臉玩味的神情,那感覺就像是貓戲老鼠一般,戲虐的冷笑道:「現在白雲城也沒有幾個人了,一起上吧!我要挑戰你們所有人!」

「什麼?」

陳文斌一聽,頓時面色大變,這要是一起上都敗給胡勇的話,都不用高俅出手,他自己恐怕都要以死謝罪了。

「怎麼?又愣住了?你們到底行不行啊?」

「可不是,這戰鬥力不行,怎麼連膽子都跟老鼠一樣呢?」

「如果不敢上台應戰,就跪下承認自己是個廢物吧!」

一名名強者,紛紛盯著陳文斌等人玩味的冷笑道。

豪寵甜妻:總裁,請剋制 全場的氣氛一下子壓抑到了極致。

「百里狂,這天墉城的人可是越來越不懂禮數了啊!?」

高俅忍耐不住,開口冷冷的獰笑道。

「哈哈,沒辦法啊!雖然他們也想低調,可實力不允許啊!個個都是一等一的強者,這自然會有些膨脹了,要不,你讓你的人一起上啊?」

百里狂聞言,沒有絲毫客氣的意思,一臉得意高傲的冷笑道。

「你……」

高俅面色頓時陰沉到了極致,可同樣不知道該如何反駁了。

「陳老,我請戰!!!」

同一秒,剩下的幾名強者紛紛咬著槽牙,一臉猙獰的盯著陳文斌呵斥道。

他們雖然平日里心高氣傲,桀驁不馴,雖然他們的戰鬥力只是狗屁,可他們畢竟也是人啊!

被人欺負到這種地步,如果還不反擊的話,還不出戰的話,那還能算是人嗎? 可陳文斌此時卻陷入了天人交戰之中,眾目睽睽之下,如果他剩下的人都上去了,不管輸贏,他們白雲城都會成為一個笑話,他陳文斌恐怕也只能以死謝罪了。

演武場上,一片戲虐的眼神兒。

每個人都瞪大了眼睛想要看看白雲城到底要怎麼處理這件事兒,是直接認輸,還是真的要一擁而上,成為這十年一次大比上永遠的笑話呢?

看台之上。

天墉城的百里狂此時那叫一個得意啊!憑藉麾下一人,竟然殺的整個白雲城不知所措,這次就算是不能得第一,他天墉城也足以傲視一方了。

「老高啊!要不,你就讓他們都上得了,我大度一點,不介意的。」

百里狂咧嘴無所謂的笑道。

那目空一切的行為看的高俅體內的殺機都抑制不住的彭拜起來,這次他不但失去了進入地聖泉的機會,還成為了四大城池的一個笑話啊!

這對於高高在上的他來說,簡直就是他一生之中最大的恥辱!

「百里,你這可有些欺負人了啊!今年白雲城的確不行,可你也不至於一個人打人家全場啊?」

「可不是,適當的低調一點嘛!你這樣弄的老高多難看啊!以後還有什麼顏面參加這樣的比賽呢?」

夜魔跟燕腙鴣聞言,在一旁玩味的冷笑道。

「哈哈,好,既然你們天墉城有這麼大的自信,那就戰吧!你們都給我上。」

高俅豁然起身,雙目怒瞪,宛如發狂的神明一般暴喝道。

陳文斌一聽,頓時軀體一顫,一張臉瞬間蒼白到了極致,他很清楚自己死定了,伴君如伴虎,他這些年之所以還能夠活著,不外乎是高俅對他還抱有希望。

可現在,已經混到了需要圍毆別人的地步,那他這個金仙之境的強者,也沒有任何存在的意義跟價值了,註定要被高俅抹去。

「你們去吧!就算是死,這一戰也要拿下來,否則,不但你們會倒霉,你們背後的家族,親人恐怕也會跟著倒霉!」

陳文斌有些失魂落魄的呢喃到。

「是!」

剩下的三人也是咬著槽牙恭敬行禮。

隨後紛紛扭頭一臉決然的朝著胡勇走了過去,那篤定的樣子,彷彿就是赴死的英雄一般。

「你們三個叫什麼名字?」

已經大戰了兩場的胡勇,盯著眼前的三人輕蔑的冷笑道,彷彿他根本沒有什麼消耗,也根本沒有把三人放在眼裡一般。

「我們沒有名字!」

話落。

其中一人朝著胡勇殺了過去。

「不錯,我們不配有名字!」

又一人殺了過去。

最後一人雖然不曾開口,可手中的仙劍卻炸出了億萬道鋒利無匹的劍芒,瞬間籠罩了整個演武場。

現如今,混到這種情況,他們還有什麼顏面當著成千上萬的強者面前報自己的名字呢?

此時,三人心中只有一個想法,殺了胡勇,為白雲城贏得最後一絲的尊嚴,所以他們完全沒有防禦,眼裡只有殺戮和攻擊。

今天他們可以不惜一切代價,但是,胡勇一定要死!

「哼!」

胡勇見狀冷哼了一聲,對於三人這種悍不畏死的攻擊方式,有些不滿,不過倒也知道兇險,當即腳下再度動了起來,依舊還是迅捷無匹的身法,快的宛如鬼魅一般,竟然直接從重重劍光之中脫困而出。

而後。

在萬眾矚目之下。

胡勇的穿腸手狠狠的朝著其中一人的小腹抓了過去,可對方卻彷彿沒有看到一般,竟然依舊沒有任何的防禦,手中的長劍直接朝著胡勇的腦袋上刺了過去,完全就是一命搏命的打法。

胡勇如果想要得手,那麼註定會被對方的仙劍所傷。

「你……」

胡勇臉色大變,這哪裡是在比賽,這完全就是在玩兒命啊!

高手過招瞬息萬變,僅僅只是獃滯了千萬分之一個呼吸,對方的長劍已經到了面前,胡勇眸光一寒,腦袋猛的一甩,同時穿腸手直接落在了對方的小腹上。

「噗嗤!」

兩道悶響驟然響起。

胡勇的手上多了一副鮮血淋淋的腸子,可他也第一次受傷了,肩膀上直接被仙劍劃開一道深可見骨的口子,火辣辣的劇痛讓胡勇的神色有些瘋狂了,而後,眸光一寒,手掌找驟然用力。

「噗嗤!」

腸子直接炸開,而後,白雲城再度倒下一人。

瘋了。

真是瘋了。

這種場面對在場所有人來說,都太過血腥,恐怖。

下一秒。

萬眾矚目下。

卻見,胡勇竟然再度動用了那無比詭異的身法朝著其中一人殺了過去,他怒了。

作為天墉城的人,他在內心深處,始終覺得自己高人一等。

可現在,他竟然被廢物一樣的白雲城的修士給傷了,這對他來說是恥辱。

所以他必須要用對手的鮮血來洗刷。

「噗嗤!!!!」

又一人的腸子被撈出,而後,在無數人的目光下被捏爆。

胡勇咧嘴,宛如嗜血的魔鬼,殘忍的盯著最後一名白雲城的修士獰笑道:「跪下,我可以給你一條活路如何?」

「滾開,你這個魔鬼!」

最後一名白雲城的修士,狀若瘋魔揮動了自己的拳頭朝著胡勇的肩膀上砸了過去。

「呵呵,不堪一擊的東西,既然你不願意跪下,不願意搖尾乞憐那我就打的你跪下,打的你搖尾乞憐好了。」

話落。

胡勇竟然直接化掌為拳,狠狠的砸在了對方的拳頭上。

「砰!」

一聲驚天巨響。

而後,白雲城最後一名修士直接倒飛了出去。

胡勇見狀,腳下一滑,瞬間出現在了對方的背後,在此人還沒有落下的時候,再度朝著天空上轟了一拳。

「砰!!!」

虛空一顫,而那名落下的修士,卻再度朝著天空上飛去。

隨後,落下,飛起,落下,飛起。

足足打了接近數百拳,那白雲城的強者幾乎都要被打成肉泥,胡勇才停下自己的拳頭。

「砰!」

宛如爛泥一般的白雲城強者重重的跌落在地上,瀕臨死亡!

可此時,倒是沒有什麼人開口笑他了,在這麼凄慘的情況下,被打成這個樣子,他硬生生沒有發出一聲慘叫,光是這份心境,依然值得人們尊敬,而且是發自內心的尊敬。 可胡勇此時卻依舊還是一臉猙獰,大腳直接落在了對方的臉上,微微一用力,把對方的臉都踩的有些變形,猙獰的咆哮道:「認輸,說白雲城是垃圾,只要你做到,我給你一條活路,否則,等會兒我抽皮拔筋,要你死無全屍!」

陳文斌一聽,頓時心一沉,忍不住喊道:「我們認輸,你不得在動手!」

胡勇一聽,咧嘴不屑一笑,盯著陳文斌冷冷的說道:「你好歹也算是前輩,竟然敢幹預比賽,你還要點臉嗎?擂台之上,不曾開口認輸,那比賽便要繼續!」

「你……」

陳文斌勃然大怒。

「我什麼?你難不成還敢上擂台?」

胡勇不恥一笑到,隨後輕蔑不屑的收回目光,大腳上的力度再度加重了一分,嘎吱吱……一道道讓人牙齒髮酸的聲音驟然響起,赫然是因為面部骨骼無法承受重力在扭曲。

「呸,嘴巴還真硬啊!」

億萬寵婚:套路嬌妻要趁早 胡勇對著腳下男子的臉上吐了一口吐沫,隨後,手中驟然多了一把長劍,長劍的造型級別都非常的普通,就像是一把普通的鐵劍一般。

可胡勇卻直接把長劍刺入了對方的手掌中,殷紅的鮮血順著傷口緩緩溢出,對方的軀體在這一刻都痛的忍不住痙攣起來,槽牙也被咬碎了,鮮血順著嘴角流出,可他卻像是啞巴一樣,依舊沒有發出一絲痛苦的聲音。

「夠了!」

看台之上,高俅一聲大喝,「胡勇勝!!!」

胡勇聞言,扭頭看著高俅輕蔑的笑道:「高城主,貌似他還沒有認輸啊?」

「混賬東西,你在說什麼?」

高俅一聽,恐怖的氣血轟然炸開,如淵似海,驟然籠罩整個演武場,在這一刻,所有人都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一直囂張跋扈,神勇不凡的胡勇,在這一刻,更是面色大變,張口就噴出一道鮮血,雙瞳之中充斥著濃濃的驚恐。

「老高,何必這麼動氣呢?」

「可不是,人家在比賽呢,你這算什麼行為?玩兒不起啊?」

燕腙鴣跟夜魔見狀玩味一笑,隨後,同時給百里狂了一個眼神兒,今天,白雲城實在太慘了,裡子面子可都丟乾淨了。

「罷了,既然老高你都開口了,那算了吧!」

百里狂嘆了一口氣,有些不滿的說道。

「是!」

胡勇深吸了一口氣,強行壓下了心頭的震驚,隨後轉身目光鎖定了陳文斌,他不敢再招惹高俅了,可剛剛被高俅所傷,這也讓他相當的不爽,當即輕蔑的問道:「你白雲城可還有人能上來一戰?」

「這……」

陳文斌愣住了,他哪裡還有人呢?苦心訓練了數十年,現在全部都折損在了這擂台上,成為了廢物,以後能不能繼續修鍊都是兩碼事兒了。

胡勇一看,當即揚天狂笑道:「難道這些垃圾就是白雲城的天才?如果是這樣的話,我看你們白雲城真的是沒落了,以後還不如去我們天墉城算了,你們要知道,我在天墉城,還只是排名最墊底的存在。」

「那就讓我試試你這個最墊底的腦袋有多硬吧!」

林逸把手裡的瓜子放在了旁邊一人的手裡,在對方目瞪口呆的神情中,起身走到了胡勇的對面。

「林逸……」

陳文斌神情一怔,倒是沒有想到,在這種情況下,林逸竟然還敢上台。

「你是何人?」

胡勇眉頭一皺。

「呵呵,我……殺你的人!」

林逸咧嘴獰笑,軒轅劍驟然出現在手中,仙焰肆無忌憚的在沸騰,在跳躍,宛如一隻即將要擇人而噬的猛獸一般,給人一種恐怖到了極致的感覺。

「什麼?殺我的人?哈哈,你他嬢的是不是想要笑死我,繼承我的遺產啊?就憑你們白雲城也敢在這裡大放厥詞?」

話落。

胡勇便準備朝著林逸衝過去,高俅的強勢出手,讓他是相當的不爽,之所以繼續挑釁白雲城,為的便是殺人報復。

「小老弟,你等等,怎麼還有這麼著急尋死的呢?」

林逸急忙抬手阻止了胡勇。

「怎麼?怕了?」

胡勇譏笑道。

「呵呵,我從出生到現在就不知道怕字怎麼寫。」

林逸玩味一笑,隨後直接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中拿出了一枚丹藥,笑道:「這是三品丹藥,能夠在短時間內恢復靈氣,修復傷勢。」

話落。

林逸屈指一彈,直接把丹藥扔到了胡勇的面前。

胡勇下意識的接住丹藥,而後揚天哈哈大笑道:「小子,你未免也太看不起老子了吧!區區一個三品丹藥,就想要收買我?」

林逸一聽,急忙搖頭解釋道:「不是收買,這東西就是給你療傷的,以免等會兒有人說老子勝之不武,你趕緊吃了吧!」

「什麼?」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