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陳美君見狀主動起身,走到了五六米開外的地方,擔當起了保安。

林逸見狀也沒有任何遲疑,拿起銀針就開始幫許傲天治療體內的情況。

如果不是遇到他,半年後,許傲天是肯定會死的,他體內的經脈簡直比麻繩都混亂,根本就無法梳理,更不用說是衝擊更高的境界了。

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絲絲縷縷的靈氣,就像是一名名專業的清理工,開始清理著許傲天體內的混亂的經脈,只不過這些經脈扭曲,糾纏的實在太過嚴重。

每一次的梳理,那種痛苦幾乎不亞於是把所有的經脈割開,重新排列一般。

可許傲天竟然硬生生忍住,沒有發出一聲痛苦的慘叫,那種淡定從容的感覺,彷彿這件無比痛苦的事情是發生在別人身上一般。

「軍神果然不俗啊!這可比當年關聖刮骨療傷都要痛苦啊!」林逸抬頭看著面無表情的許傲天,淡淡的笑道。

「哈哈,我承受過比這更加殘忍的痛苦,這點劇痛還真不算什麼。」許傲天仰天哈哈大笑。

林逸聞言,不禁眼睛一瞪,一臉的詫異之色,倒是沒想到許傲天竟然也是吃過苦的人,當即微微點頭,便繼續治療。

丫環升職記 這樣的治療過程,便是以林逸今時今日的實力來施展,也是無比辛苦的一件事兒。

整個過程足足持續了接近一個小時,直到林逸跟許傲天身上的衣服全部都被汗水濕透,林逸才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

「好了,這次的梳理能夠減少你的痛苦,續命的事等我回來吧!要是你運氣足夠好,我這次島國之行能夠找到逆天的寶貝,讓你直接突破也不是沒有可能。」林逸咧嘴有些疲憊的笑道。

「呵呵,好,一切順利!」許傲天說完,便起身離開。

許世平見狀神情一慌,急忙追了上去,拉著許傲天的袖子,焦急的喊道:「叔叔,叔叔我,我不想跟林逸在一起啊?」

許傲天停下腳步,緩緩扭頭看向了許世平,那一直非常冷漠,不帶任何感情色彩的眸子里浮現了一抹濃濃的悲傷之色,溫和的說道:「叔叔很失敗,根本不懂得照顧你,以至於這些年你混成了現在的樣子,可從今以後,你必須要學會自己走路,因為我要死了,以後,在華夏沒有人會無緣無故的對你好了。」

「如果你死在林逸手裡,或者死在了島國,那麼去黃泉的路上走慢一點,叔叔很快就會到的。」

許傲天說完,手臂微微一震,掙脫了許世平的大手,豁然轉身離開。

留下了六神無主,一臉惶恐不安的許世平。

「林逸,你怎麼樣?沒事兒吧?」陳美君看著滿頭大汗的林逸,急忙拿著紙巾溫柔的幫林逸擦著汗水,關切的問道。

「呵呵,死不了,走吧!去島國!」

林逸起身咧嘴笑道,而後看著站在不遠處的許世平咧嘴吼道:「別墨跡了,從現在開始,給老子聽話一點,要不然小心我弄死你!」

林逸說完,便直接走到了吉普車的後排座位上,如之前許世平那樣趴在了上面。

陳升見狀,莞爾一笑,便坐在了副駕上。

「怎麼著?還愣著做什麼啊?趕緊上來按摩啊!是不是覺得這公園風水不錯,想死在這裡啊?」林逸歪著腦袋,不爽的呵斥道。

許世平一聽,頓時身體一抖,急忙衝到了林逸旁邊,蹲在那狹窄的空間里,學著以前別人給他按摩時的樣子,小心翼翼的伺候著林逸。

「那個口渴了,弄點水果解解渴!」

「肚子好像餓了,弄點吃的。」

……

一路上,林逸那簡直就像是太子爺一樣,那真是各種要求不斷,可把許世平給忙活壞了,可偏偏許世平還不敢有任何的不滿啊!

他最大的靠山,軍神許傲天都不理他了,他只能靠著乖巧聽話來活命啊!

在登機之前,林逸也恢復的七七八八了,直接在車裡把整個天龍果吞入了腹中,他現在唯一能夠利用的時間,便是在飛機上的三個多小時。

他必須要在這三個多小時內把這狂暴的天空龍果煉化完畢,否則,一旦到了島國怕是沒有合適的機會了。

畢竟如鬼龍婆這樣的強者,在島國也不是最厲害的,而且,林逸幾乎可以肯定,他們去島國的消息,怕是早就已經傳到了島國。

以島國跟華夏之間的關係,不用多說,一旦他出現絲毫的紕漏,絕對有大把人會追殺他們。

所以他必須要在進入島國之前,儘可能的提升自己的實力。

畢竟不管是陳美君還是陳升,包括許世平在一些超級強者的眼裡,他們可都是非常弱小的存在,這些人都是他致命的缺陷。

他想要拿到海魂花,必須要爆發出最強大的實力。

一上飛機,林逸便盤膝而坐,閉上了眼睛,體內此時就像是有幾百條充滿力量的狂暴巨龍在狂奔一般,他的經脈隨時都可能在這恐怖的力量之下炸開。

原本還算是帥氣的一張臉,此時也變得無比扭曲。

陳美君只能坐在邊上,不斷的跟前來關心詢問的空姐解釋。

「噗噗!」

突然,一陣陣悶響聲驟然在林逸的體內響起。

「我曹!經脈炸了!」

林逸面色大變,他的經脈就像是梳理河水的河道,一旦經脈炸開那天龍果內狂暴的力量,就如同潰堤的江水,將會對他造成致命的傷害。

「乾坤無極,六道輪迴,凝!」

林逸驟然張口爆喝,而後體內的靈力瘋狂的阻擋天龍果內潰散出來的力量。 林逸的氣息,也宛如風中殘燭一般,明滅不定,彷彿隨時可能煙消雲散一般,他這一聲怒吼,也引起了周圍不少人的注意。

很多人看向林逸的目光都帶著一抹不善之色。

「這位先生,請問您怎麼了?」

一名長相甜美的空姐走了上來,伸著腦袋,關切的盯著林逸問道。

只可惜,林逸現在正在生死邊緣掙扎,哪裡有功夫理會空姐呢,如果不能怪儘快吸納那些狂暴的力量,他今天在劫難逃。

「多謝您的關心,我先生沒事兒的。」

陳美君急忙起身,看著空姐討好的笑道。

「哼!神神道道的,我看這樣的人就應該趕下飛機!你們這些空姐簡直該死,竟然放這樣的人上來,這是對我們生命的不負責知道嗎?」

一名身材矮小,有些肥胖的島國人,眼睛一翻,一臉怨毒的臭罵道。

「就是啊!空姐,你可的調查一下,看看他身上是不是帶了什麼危險品啊!這神神道道的多嚇人啊!」

「就是,如果我有心臟病的話,現在怕是早就被他嚇死了啊!」

兩名華夏中年婦女,用眼睛翻著林逸,不滿的抱怨道。

「非常抱歉給各位帶來了不愉快的經歷,我們會儘快解決這件事兒的。」空姐看著周圍的客人,討好的笑道,隨後扭頭看向了陳美君,溫柔的說道:「這位小姐,請問這位先生到底在做什麼呢?您也知道,這裡是公共區域,很容易影響到其他人的。」

「對不起,對不起,他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會盡量控制他的。」

陳美君一臉焦急的說道,現在林逸的情況她也不清楚,根本就不敢打擾林逸。

如果不是痛苦萬分,林逸又如何會發出那樣的慘叫呢?

空姐聞言,微微點頭,笑道:「好,還請您看好這位先生,如果實在有需要的話,頭等艙里還有位置,我可以讓給您的。」

「好的,多謝,多謝!」

陳美君急忙起身,感激的說道。

空姐聞言,微微一笑,便默不作聲了。

「主人,需要我幫忙鎮壓天龍果的力量嗎?」

楚紅的聲音驟然在林逸的識海中響起。

因為是怨靈的原因,自從跟隨林逸之後,楚紅便一直生活在林逸的陰影中,這件事兒便是陳美君都不清楚,否則,林逸如何敢一個人就吞下天龍果呢?

「不用了,你看著周圍的環境,照顧好美君他們就行了,這天龍果的力量太過恐怖,你扛不住!」林逸說完便不在廢話了,全身心的操控體內的靈氣對抗天龍果狂暴的力量,

只可惜,經脈炸開,此時那些狂暴的力量就像是一把把鋒利的鋼刀,不斷的在他的體內橫衝直撞,大量的經脈被撕裂,鮮血跟碎肉在他的體內混為一談,林逸的氣息也越來越微弱。

這不禁讓林逸焦急萬分,再這樣下去的話,要不了十分鐘,他便會化成一灘爛泥死在這裡。

「瑪德,這該怎麼辦呢,難道老子真的要死在這裡了?」林逸心裡焦急萬分的嘀咕道,突然,他的腦海中閃過一道亮光,「神府,瑪德我怎麼把這東西給忘記了。」

隨後林逸緩緩調動體內的靈氣,引導著那些狂暴的力量朝著神府衝去。

現在的他是完全沒有辦法煉化這狂暴的天瓏果了,可神府卻不然啊!

神府,不但無比的玄妙,而且也是他體內最堅固的東西,再者,牽引那狂暴的力量,可比阻擋那狂暴的力量要容易的多了。

正所謂堵不如疏!

當即,一股股宛如怒龍一般咆哮,可怕的力量便在靈氣的牽引之下,朝著神府沖了過去。

破敗,簡陋,看起來好像隨時會倒的神府,在那恐怖的力量衝擊之下,竟然宛如磐石一般堅固,沒有絲毫崩潰的意思。

更讓林逸驚訝的是,那些可怕的力量,在進入神府之後,就像是進入了巨獸的嘴巴里,竟然沒有絲毫泄露出來的意思。

這簡直把林逸樂壞了。

「寶貝神府啊,寶貝神府,你可使勁的吃,千萬不要心疼爸爸啊!」

林逸在心裡美滋滋的笑道。

而後,一股股可怕的力量便狠狠的朝著神府內衝去,而神府也果然沒有讓林逸失望。

不管天龍果的力量有多麼恐怖,一觸碰到神府,便宛如撞在了鋼鐵上一般,竟然無法對神府造成絲毫的傷害。

而且,隨著神府不斷吞噬那些可怕的力量,林逸也發現神府發生了一些細微的變化,原本看起來就像是破木板簡單堆砌的神府,竟然漸漸變得完善起來。

很多破敗的地方,也區趨於完美。

「難道一旦神府修復完成,便可以晉陞了?」林逸不禁微微一怔,那痛苦,漲紅的臉頰上也浮現了一抹淺淺的笑意。

神府晉陞,他的實力最少暴增十倍有餘。

「轟!」

正當林逸在暗自猜測的時候,神府竟然猛的炸出了億萬道刺目的白光,這些白光簡直就像是汽車上,改裝過後的遠光燈一般,一時間,林逸竟然無法看清楚神府到底發生了什麼情況。

只能夠感受到,在那刺目光芒中的神府,似乎爆發出了一股可怕的吸力。

他體內的所有狂暴的力量,在這一刻就像是調皮的小孩子,遇到了老師一般,全部都安靜了下來,乖巧的朝著神府內衝去。

「哎呀,怎麼了?這是怎麼了啊?」

「我的天啊!飛機,飛機這是怎麼了啊?」

一道道驚呼聲驟然響起。

人們都能夠清楚的感受到,此時飛機似乎正朝著地面急速墜去。

在駕駛飛機的機長此時也是面色大變,各種儀器竟然在同一時間是好像失去了作用,現在飛機完全就是在自由落地。

按照這種速度,要不了多久,飛機就會墜地而亡。

「大家稍安勿躁,大家稍安勿躁,現在麻煩大家把上面的降落傘拿下來,安靜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候進一步的指示。」

搖搖晃晃的空姐,從遠處走了過來,看著乘客們焦急的解釋道。

「瑪德,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我坐了那麼多次飛機,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

那名之前呵斥林逸的島國矮子,瞪著眼睛盯著空姐兇狠的質問道。 「非常抱拳,這位先生,目前飛機上發生的事情,機長也不清楚,請大家按照我們的要求來做!」

空姐看著島國男子,一臉歉意的說道,當她的目光無意間看到依舊臉色漲紅,無動於衷的林逸時,不禁有些焦急,急忙邁開杏乾的鎂腿再度走到了陳美君的面前,溫柔的說道:「飛機隨時都有可能墜落,麻煩你們背上降落傘!」

「好的,好的,我馬上弄。」

陳美君說完,急忙拿起降落傘,先給陳升一個之後,才扭頭看向了林逸。

「瑪德,就是個掃把星,一定是他,如果不是他招惹了什麼鬼東西,這飛機好好的怎麼會出問題呢?」

島國男子一看林逸,頓時氣急敗壞的吼了起來,隨後竟然直接解開了自己的安全帶,朝著林逸沖了過去,嘴裡罵罵咧咧的吼道:「你個王八蛋,一上飛機就神神道道的,這次飛機出問題,肯定是你弄的。」

其他的乘客一聽,頓時眉頭微微一皺,目光不善的鎖定了林逸。

實在是林逸的表現太過詭異了,他們也忍不住會多想。

便是連空姐,在聽到島國男子的呵斥之後,臉上都浮現了一抹疑惑之色,她工作已經好幾年了,可是卻從來沒有遇到過林逸這麼怪異的人。

最重要的是這次真的發生了他們從來都不曾經歷過的事情。

以前就算是飛機出問題了,機長也大概能夠有一個判斷,可現在,整個人飛機就像是突然間所有零件都失靈了一般,連判斷問題都無法判斷。

「難道,難道真的跟他有關?」空姐的腦海里浮現了一個疑問。

「你想要做什麼?」

陳美君一看,島國男子氣勢洶洶的沖了上來,急忙急忙起身擋在了林逸面前,厲聲呵斥道。

「做什麼?他這樣的神棍,就應該把他從飛機上扔下去,我告訴你,老子可是三井財團的人,你現在馬上給老子滾開,否則,我保證你有命去島國,沒有命回華夏!」

赤井樹下瞪著眼睛,一臉傲慢的盯著陳美君吼道,不過當他的目光無意間落在陳美君的大燈上時,赤井樹下的腦袋卻轟然一震。

他這次外出,為的便是處理鋼材以次充好的事情,所以三井財團給予了他很多的錢,在外面他可謂是囂張跋扈習慣了,也去了很多高檔的會所,見過不少仙女一般的存在。

可是卻沒有一個人如陳美君這樣杏乾的,那種英姿颯颯的氣質,根本就不是那些會所的女人能夠擁有的,更何況因為常年鍛煉的原因,陳美君的大燈,那可是比一般人好完美太多。

光是這一眼,便讓赤井樹下整個人迷失了,那大手就下意識的就朝著陳美君的大燈抓了過去。

「找死!」

陳美君一看,赤井樹下竟然敢如此無禮,不禁氣的火冒三丈,抬腿就是一腳狠狠的踹在了赤井樹下的身上。

「砰!」

一聲悶響,可怕的力量讓赤井樹下整個人直接倒飛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混蛋,你個見人竟然敢打我,老子要你的命!」

赤井樹下感受著身上傳來的劇痛,整個人徹底瘋了,發出一聲怒吼,就再度朝著陳美君沖了過去,他就不信,自己堂堂一個男人,還搞不定陳美君這樣一個女生。

一直隱藏在空氣中的楚紅見狀,眉宇間浮現了一抹厭惡之色,而後的,對著赤井樹下輕輕吐了一口寒氣。

「砰!」

剛剛衝出去沒幾步的赤井樹下,只感覺自己的雙腿一軟,整個人竟然直接跪在了地上。

「砰!」

又是一聲可怕的悶響。

赤井樹下只感覺自己的膝蓋就像是碎掉了一樣,整個人忍不住仰天發出了一聲凄厲的怒吼道。

「轟!」

同一時間,一股肉眼無法看見的能量波紋驟然從林逸的身上爆開。

一直神情痛苦的林逸也緩緩睜開了眼睛,在他的雙眸之中,此時有兩個可怕的光團在閃爍,那種感覺就像是林逸的眼睛是有無數刺目的銀光凝聚而成一般。

飛機失去工作的零件,在這一刻也驟然恢復正常。

足足過了三秒鐘,那可怕的光芒才慢慢消失,林逸緩緩扭頭看向了跪在地上的赤井樹下。

雖然他剛剛在衝擊管卡,不過外界發生的事情他還是一清二楚。

一個島國,長得跟侏儒一樣的東西,竟然敢打陳美君,他林逸女人的注意,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諸位稍安勿躁,飛機已經恢復正常了。」

廣播中驟然響起了機長的聲音。

原本緊張的心臟都要跳出來的乘客一聽,紛紛揮舞著手臂哈哈大笑了起來。

劫後餘生。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