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

在大廳里,還有不少其他的寶貝,比如有堆積成山的源能礦石,有源武層面追求多年的高階武器!

還有一些失傳的名畫古玩……

燕北此時有些發獃的站在原地,對周圍其他的這些寶貝根本沒有任何興趣!

嗖嗖嗖!

青銅大門口,安少翔和冷菲菲,村野浩二三人急速閃身進來。

看著燕北手裡的古樸盒子,安少翔和村野浩二眼神中都閃過一抹貪婪,「燕北,乖乖交出你手裡的盒子,我們饒你不死!」

「就是!這一次,王翊也救不了你,水輕柔,巫妙妙也沒來吧?哼!」村野浩二對於婚禮上沒有鬧成還很是耿耿於懷。

大廳里,周圍的那些足夠可以震動整個源武世界的武器和各種功法,安少翔和冷菲菲等人根本連看都沒看一眼。

作為源武層面的超級大少,他們自然能叛亂,什麼東西才是最重要的。

很顯然,整個大廳里,燕北手裡的那個盒子才是整個蘇氏祖陵最重要的東西。這是蘇家世代守護的寶貝,引起了那麼多超級大佬行動,安少翔和冷菲菲自然不會輕言放棄。

燕北看著進來的安少翔和冷菲菲幾人,臉色一沉,有些陰沉的道,「哼!你們還真是冤魂不散啊!怎麼,對於我的手段你們還是覺得不夠?那麼來啊,我們拚命試試!」

。 以杜父的保守估計,想要研究出這個電子載體,至少得一年的時間。

蕭言還是一個人,那麼這個時間就還得加長,怎麼也得用個一年半的時間吧。

蕭言是簽下合同的,若是沒有完成,是不能隨意離開的。

那麼,這一年半的時間,就是她最好的機會。

在科研過程中,為了保密,閉關一年兩年都是十分正常的。

蕭言大致將資料和數據看了一下,然後轉身就穿上大褂,準備工作。

這時候,他才發現杜雨竟然還在旁邊站着。

「你怎麼不走?」

杜雨,「我可以幫你,我。」

「不用。」

說着就看着杜雨,示意杜雨出去。

杜雨表情無奈,「好吧,那我先出去忙了,有任何的需要,都可以聯繫我啊。」

杜雨帶上門離開,卻透過窗戶細細的觀察者蕭言,看着他來回忙碌,卻依舊挺拔的身姿,眼裏全是勢在必得。

等杜雨徹底離開,蕭言停下手裏的動作,眉頭卻是緊緊蹙起,心裏更加堅定,離杜雨遠一些。

——

蕭言這邊忙碌了起來,鄭樂樂反而心裏不得勁,她試着給蕭言打電話,果然,電話處於關機狀態,她微微嘆口氣。

想起兩人婚前,幾乎每天都膩在一起的日子。

在看看現在,雖然結婚了,把兩個人的名字牽扯到了一個戶口本上,但是,兩個人卻像極了牛郎織女,想要見一面,都是難上加難。

「唉,這難道就是婚姻是愛情墳墓的最好詮釋么?」鄭樂樂喃喃道。

再這樣下去,她不確定自己是不是還能像現在,只是帶着不舍,而不是抱怨和埋怨。

「不行,不能想下去了,這人啊,最怕七想八想。」將負面情緒從腦海中甩出去,鄭樂樂坐起身來,打開電腦,將積累下的工作,通過郵件處理完畢,然後再反饋給李國棟。

現在李國棟可以做主公司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決定,但是每一件有關於公司發展的決策,卻都是鄭樂樂坐下的決定。

鄭樂樂看着李國棟發來有關CG新上市的新款手機,解決了手機體積大,通話質量差,聲音過大的問題。

甚至在手機里添加了一些簡單的小遊戲,讓原本只能通話的手機有了一定的休閑功能。

該手機一經上市,瞬間搶佔了市場,以同樣差不多的價位,買到一個功能更好,更優的手機,何樂而不為呢。

鄭樂樂看着銷售額,有些詫異,第一次感覺到,上輩子能打造出一個電器帝國的人,這輩子少了許多的阻礙,只會走的更高,更遠。

鄭樂樂繼續往下看,當看到自己這一個季度的分紅,笑的眼睛瞬間眯了起來。

恩,數錢數到手抽筋的感覺,就是這樣的吧。

原本因為蕭言有些低沉的心情,瞬間飛揚了起來。

懷着這種激動的心情,鄭樂樂上了床,一夜好夢。

在鄭樂樂睡夢中靠在蕭言懷裏數錢的時候,保爾.威爾斯表情卻是陰沉到了極點。

「一個女人的來歷都查不清楚?我還養着你們幹什麼?」

為首的男人低着頭,緊蹙著眉,心裏卻是警惕著。

「保爾少爺,這個女人,不一般,她的身份絕對不僅僅是宋家那小子的一個情人這麼簡單。」

保爾的眸色越發的深沉,那種被人玩弄的感覺越發的明顯,讓他整個人都彷彿處於暴怒的邊緣。

「查,就是掘地三尺,都要把這個女人給我找出來。」

說着,手裏價值百萬的核桃,應聲而碎。

「是。」

幾人立刻點頭,然後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等這些人離開,保爾從真皮椅上站了起來,朝着室內走去,霹靂乓啷的巨響傳來,許久之後,這動靜才消了下去。

等保爾出來,清潔工立刻進去,好好的一個房間,已經破成廢墟,沒有一個是完整的。

幾個清潔工對視一眼,什麼都不敢說,只能埋頭開始工作,將這殘破的房間給打掃出來。

第二天,天色一亮,宋曲志便帶上鄭樂樂昨天給她的支票和卡,第一個去銀行辦理取款業務。

櫃枱里的小姐看到支票,心裏一咯噔,隱晦的看向經理。

銀行經理點點頭,朝着後面走去。

在宋曲志進來沒多久,又輪番進來了幾個人,他們看到宋曲志,都愣了一下。

又緊跟着的,是拿着相機和佩戴銘牌的記者。

銀行里的工作人員都驚呆了。

「這裏是銀行,不做業務的請離開。」

保安上前想要將這些人攔截住,宋曲志卻攔住保安。

「等等,這些人都是我請來的。」

所有人都看向宋曲志。

而第二波進來的人群中,一個年過半百,頭髮花白的老者,眼裏突然迸發出熱切。

他是一所孤兒院的院長,而他的孤兒院,收養的全部都是身體某些地方有殘疾的孩子。

入不敷出已經成為了常態。

他明明才五十歲,但卻像極了七十歲的老者,就是因為這些年他為了這些殘疾的孤兒付出的心裏太多,生生熬出來的。

但現在,孤兒院實在是入不敷出,他們院裏的孩子基本找不到領養的家庭,而且,一周前,兩個先天性心臟病的孩子又被送了來。

他們急需要心臟手術,但是,沒有錢,社會人士的捐助都是有限的。

可是,那可是兩個孩子啊,那是活生生的命啊。

他將自己位於鄉下的耕地,那是他最後,也是最微薄的一點財產賣掉,但還是不夠的時候,他是真的絕望了。

看着孩子們殷切的眼神,他老淚縱橫。

但他沒想到,在這個時候,他收到一個電話,裏面的人告訴他,在這個時間到這所銀行,就能獲得一大筆的捐款。

這種詐騙電話他接到了不止一個,但,大部分都是被愚弄的結果。

可是,他沒有別的選擇了,即使是被愚弄,他也要試一試,於是,他就來了。

但是此刻,他的內心告訴自己,這不是謊言,這……是真的。

「您好,我是凱里孤兒院的院長,我是接到您的短訊息特意趕來的,請問您說的,捐款的事情,是真的嗎?」

他眼裏甚至閃爍著淚花,那希冀的目光看的宋曲志心裏都十分的不是滋味。。 「你還真的火了啊…」

朱子仁看着眼前的視頻有些發獃,他是真沒想到一支類似vlog的視頻用上綜藝的製作方式后竟然能在油管上大受歡迎,真是見了鬼了。

《閑着幹嘛呢之起風了》的播放量現在已經成為了不亞於《全知干預視角》的存在,而且觀眾們的反響還要強上好多倍。

「果真這個世界上還是不追星的人多啊。」朱子仁看着視頻下面的流言感嘆不已,「看看普通人的評論是多麼和諧,飯圈果然是上不了枱面的東西。」

「既然這樣,那我就繼續把節目做下去吧,反正閑着也是閑着。」

朱子仁手指輕輕敲打着桌子,思緒不斷下沉。

下沉…

再下沉…

沉不動了…

接着沉…

「走!賣炸雞去!帶上IU這個吉祥物!」

……

「喂喂喂,是知恩小寶貝嗎?」

「是呀是呀,歐巴找小寶貝有什麼事情嗎?」

「是這樣的,我這邊有份兼職工作你要不要來做?」

「兼職?什麼兼職?時薪多少?包吃住嗎?我又要做些什麼?這些東西你都得給我說清楚吧。」

「是一份練習生的兼職!炸雞練習生!你來擔當服務員、收銀員、會計等一切崗位吧,我當廚師!」

「我倒是願意的,就是不知道公司那邊會不會同意。還有就是…」李知恩小心翼翼地問了一句,「歐巴會做炸雞嗎?」

好傢夥,一語驚醒夢中人!他朱子仁不會韓式炸雞啊!

「哈哈,哈哈哈,這個嘛…我可以學。」朱子仁的尷尬值瞬間拉到了頂峰,磕磕巴巴地說道:「我就是想提前告訴你一下,想知道你有沒有機會來幫忙。」

「說到底,我還是沒搞明白歐巴想要做什麼。還有就是,這種事情要公司來決定,公司不同意的話我就算一萬個願意也不行。歐巴還是跟我好好說清楚,這樣我也好跟公司反應我的意見。」

這時的李知恩竟然驚人的成熟,說話做事條理性十足。

朱子仁自然不願意被一個小姑娘比下去,雖然這件事情是他一拍腦袋突然想到的,但後續要做的東西他還是明白的。

定了下神,朱子仁開口說道:「這是我的一個節目企劃,是街頭真人騷的類型。內容么你剛才也聽到了,基本上就是咱們兩個上街頭賣炸雞。低成本小企劃網絡綜藝,是我心血來潮的產物。」

「哎呀,你早這麼說早就完事了,剛剛嚇我一大跳,差點以為歐巴真的要帶着我創業了。」李知恩嬌嗔道:「要做視頻這種事情公司肯定會答應的,畢竟這可是朱子仁的網絡綜藝啊!」

「嗯?什麼意思?」

朱子仁突然被這頂高帽給戴暈了,不知道她為什麼要這麼說。

「歐巴現在的網絡節目不是出一期火一期嘛,就那個《起風了》也在各公司之間引起轟動了,大家都在研究要怎樣做才能獲得歐巴那樣的效果呢。」李知恩解釋道。

但朱子仁好像更加迷惑了:「效果?除了播放量還有什麼效果?」

「國民度啊歐巴,你看看藝人品牌排行榜,儘管你沒什麼活動但排名卻一直突飛猛進呢。」李知恩滿是羨慕。

「我不是藝人!」朱子仁當場黑了臉,「我就一搞錢的!」

「不管怎麼說吧,歐巴的視頻現在是個很厲害的東西這是圈內公認。所以如果歐巴用這個理由邀請我的話,我們公司肯定會放人的,大膽去做吧。我可是一直相信歐巴的!」

「好,那我做完準備后就去找你們公司要人。」

……

一拍腦袋產生的想法竟然還能得到別人的支持,這種感覺還是蠻好的。

至於準備工作嘛…其實也沒什麼好準備的,找個教炸雞的師傅好好教一教也就差不多了,甚至這段也能拍成視頻當做先導片什麼的放在網上。

至於節目內容的準備?那沒有,走到哪算哪。

節目會不會火?不知道,反正別人說感覺朱子仁的視頻都會火。

而且目前市面上沒有這樣節目,他朱某人是獨一份。

還有啊,這是南韓國民MC劉在錫以後爆炸收視的節目。

總之一句話,愛火不火隨便吧。

「喲,傻帽公司郵件來了,應該是我要的Reaction視頻到了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