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30級的BOSS,這不關對於秦昊還是紫羅蘭而言,絕對是不可戰勝的存在。

畢竟9級的等級差實在是太誇張了,這絕對不是什麼屬性能夠彌補的,必須得等級相近。

「人類?」

惡魔審判者手持著手臂粗的鎖鏈慢慢的靠近著秦昊與紫羅蘭。

等帶了足夠近的距離,他突然放聲大笑:「哈哈哈哈,終於來了,我已經很久沒有戰鬥了,來吧!」

咻!

說罷,鎖鏈突然高空甩出橫飛,目標直指秦昊。

砰!

但鎖鏈還沒有靠近秦昊的時候,就猛地砸向周圍的囚房,但是那些混泥土跟鋼鐵根本無法阻攔住鎖鏈,全部被砸了個粉碎。

「你自己看著辦。」

秦昊冷聲說道,隨後在鎖鏈來臨之際,猛地的高高躍起躲開這一擊。

速度不快。

但只要被稍稍碰到那絕對就是秒殺。

目前對於二人而言倒不是怎麼打的問題,而是如何能夠在9級的等級壓制情況下將其擊殺。

因為等級壓制。

所以他們對惡魔審判者造成的傷害肯定會削減大半。

在這種前提之下想要擊殺,那所需要的時間絕對要翻上十幾倍之多。

就算磨死了。

那還有14層,13層,12層,一層層下去總不可能一直磨死對方吧。

可是如果不擊殺的話。

NPC可沒有仇恨範圍,只要能夠一直追殺,那麼就絕對不會放過。

。 不過金大腿問蕭笛幹什麼……難不成蕭笛她其實深不可測,有可能會危害到魔宮?

蕭玄皺眉,那他要如何自處啊……一個是蕭家的人,一個是不久前還給了他十星秘籍讓他突破的大腿!

旁邊一隻纖細的手從一團若有若無的金色霧氣中伸出來,不輕不重的拍了一下蕭玄的腦袋,「臭小子,別瞎想,少腦補!」

「哦……」

「師父,你今日凝形好像快了些……」

……

……

武試在即。

文試揭榜。

顧年身體抱恙,不能同行。

五人行變成了四人行,依舊有一個格外話多。

尤吾憂傷望天,「原本我還挺自信,可輝耀殿和魔宮怎麼都來人了……」

輝耀殿和魔宮意味着什麼,每個蒼穹大陸上的人都清楚。

說完又好奇看了眼安常,疑惑問道:「我瞧你都沒怎麼修鍊,如果和你們魔宮最近來的那些人對上,會不會輸的很慘?」

安常:「也許。」

但如果師父輸給徒弟、老大輸給小弟、少宮主輸給魔宮下屬,她豈不是很丟臉?

哪怕換了一個身份,安常也並沒有故意輸於他人的興緻。

「聽說輝耀殿白墨聖子旁邊那個冷酷嚴肅鬼……暗一,你應該聽說過吧?就是他帶隊。」

安常眸光微漾:「是個年輕人帶隊。」

「對啊……但是聽說除了暗一是得了令,輝耀殿的其他人都是自個私自跑過來的,還有個長老被他們氣到吐血……我還聽說大部分都是女子。」

輝耀殿可不像魔宮那樣心血來潮派一堆人來參加群英試……還弄得那麼隆重。

「噢。」安常點頭。

她記得楚長念是輝耀殿的人。

魔宮穿插了輝耀殿的眼線,輝耀殿未必就沒有魔宮的人。

數次試探,楚長念的實力分明不止他表現出來的那樣。

這樣一個人,在輝耀殿居然籍籍無名?

安常的目光不著痕迹的落在楚長念身上一瞬。

看不出,看不透,楚長念在人多的時候總是面無表情……明明不是個面癱。

那邊尤吾自說自話,「不過楚長念是肯定沒問題的。」

安常:「?」

她看向尤吾,不解。

「人家一看就比你厲害。」

她:「……」

但不可否認楚長念的確很厲害,棋藝書法畫技樣樣碾壓她。

但論起武試——

魔宮的人可沒有在和人武試上未比就先認輸的。

何況她從小就擅於此道。

……

蘇富貴今日很沉默。

「看看人家。」尤吾看向蘇富貴,努了努嘴,「真正有才學的現在都保持沉默,就你,半吊子一個怎麼還不着急。」

安常笑了一下沒有再說話。

「誒誒,怎麼不講話了?」

蘇富貴今日連懟他都懶的懟了,楚長念又只和安常搭幾句話,顧年也不在,安常若是不和他講講話……

「喂,和你開玩笑的,別這樣啊——」

「大爺,我叫你大爺成嗎!你倒是開口講句話啊!」

安常撇了他一眼,「大爺的金口難開。」

尤吾:「……」

怎麼這麼自戀!

尤吾還想再嚎幾聲,「大爺,肚痛大爺你……」

話說到一半,他被猛的推開,「啊啊啊!安肚痛你不厚道!」

就算嫌他吵也不用推開他吧!他英俊瀟灑的臉!

安常沒理他,看向來者,語氣不疾不徐道:「李小將軍。」

李修沒看她,眼神死死盯着尤吾,「混賬東西。」

安常嘖了一聲,「李小將軍這樣做,可實非君子。」

李修輕慢的哼了一聲,眉目間寫滿挑釁。

「我本來就不是個君子。」

這人真是眼瞎,見過哪個君子搞背後偷襲的?

安常輕哦了一聲,「所以李小將軍是個小人了?」

小人,他怎麼可能是個小人!

李修怒看向安常。

安常搖頭,「那看樣子,李小將軍不是個小人了,但又算不上君子……所以李小將軍是什麼?」

是個什麼?李修皺眉,總覺得這像句罵人的話,但——

他今日可不是來和人廢話的。

他轉看向尤吾,「是個男人,就和我比一場。」

安常挑眉,喲,這句熟悉的台詞。

尤吾皺眉,倒也沒迴避,「比什麼?」

「武試。」李修雙手環胸,挑眉道。

眉眼間是勢在必得的張狂。

尤吾眉心緊鎖,「行。我和你去考官那去申請。」

聽此一言,李修心情愉悅了些,哈哈笑道:「還算個……」

安常冷然打斷他的話,「李小將軍此舉不妥。」

李修睥睨不屑道,「他都答應了,你還管什麼?」

安常盯着他,傳音與李修道:「李小將軍明明清楚尤吾幾斤幾兩,卻還逼他答應武試……比試還沒開始呢,大家還猜不出結局么?」

李修哼了一聲,「我不會動用靈力。」

安常搖頭,「比試有什麼意義?李小將軍以為這樣就可以在大庭廣眾面前一洗前恥么?那隻會把李小將軍那樁丟臉的事越鬧越大。」

李修:「我不在乎,我樂意。」

安常目光陡然變得銳利,「以李小將軍的實力,原不至於被尤吾推倒……我是說,李小將軍不會被任何一個人隨意推倒。」

李修皺眉,「你到底想說什麼?」

安常微微一笑,「以李小將軍的身份,能在南蒼國安然無恙的長大……想來你應當不是個蠢人。」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