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

“碰~~~~~~~~~”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 汗了,老有人問小鬱,爲什麼不能投票,總是剩零推薦票數!其實很簡單,你沒有去書屋裏轉職,不轉職,是無法投票的,轉職後,就可投票了!

*********************************

“三比二~~~~~~~~~~~~!”

安理工的教練,差點興奮的跳了起來,拼盡全力的喊出了比分。

這一生中,他還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過,一次的受了這麼大的刺激!

一連看到了三次灌籃,竟然一次比一次的令人難以想象!

一次一次的讓人,在面對極度的霸道場面後,而激動的說不出話來,興奮的喘不過氣來!

“啪啪~~~~~~~~~~~~~~~~~`”

的雷鳴般掌聲,從場地四周上響了起來,可是卻無人歡呼、無人吶喊,所有人只想拼盡全力的去鼓掌,哪怕是將手掌拍的生痛,拍得爛掉了,也是心甘情願的!

因爲,在此時此刻,真的什麼也比不上,所有人心中那份興奮上了天,激動的想要飛的心情!

……

非常失落的許耀,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右手。直是不敢相信,一個被自己按住的籃球,竟然可以被強行拉出去後,硬是擦過自己的半個手掌,帶給自己一陣火辣辣的感覺後,強行的轟在了籃框上!

這也太誇張了吧!

就算那個聞名全國的扣籃王王聖淳,也不應該能在自己這個空中小霸王的手中,扣出這麼驚人的一次扣籃啊!?

真是一記,怎麼也擋不住,怎麼也攔不住的扣籃啊!

相信,比這美國nba中的扣籃天材們,也絕對的遜色不到哪去!

哎~~~~~

一種從來沒有過的難過勁,在許耀的五臟六腑裏,翻江倒海的折騰着,根本就想不到自己全力一拼後的結果,還是隻換來了一個輸字!

輸了,

真的輸了!

第一次的輸!

這就是輸的感覺嗎?

冷絕總裁俏佳人 真的很不好受,

真的很不想要!!

而且,是在自己最心愛的女生面前,徹頭徹尾的輸了,這叫自己以後,還有何臉面去面對她啊!

還有何自信,去對她做出再次的承諾啊!

許耀的心好痛好痛,前所未有的痛!

…..

總裁強娶豪奪:醉愛是你! 就在許耀的心裏痛苦的要命的時候,兩支柔軟的手臂,從許耀的腰上一穿而過,緊緊的抱住了許耀,

“小耀,別難過了!雖然,你今天輸了,可我還是會永運的支持你,永遠的相信你,因爲你是我心中永遠的第一!而且,失敗乃是成功母啊,也許因爲了這次的失敗,纔會讓你一生中,再也不必敗了啊!”雷婷的聲音,從許耀全身的三萬六千個毛孔裏,輕輕的鑽了進去。 冷血總裁的逃妻 宛如無數道溫暖的細流,迅速的流遍了許耀的全身,彙集在許耀的心頭上,讓許耀的心頭上滾燙滾燙的!

“寶貝兒!!”

極度幸福的許耀用力握了握,放在自己腹上的兩隻小手,知道只要有這兩隻小手的主人,陪在自己的身邊,自己必定能夠承擔一切的痛苦,面對一切的挫折!

也許自己真的錯了!

一個真正的強者,並不是像自己這樣什麼時候,都不分場合囂張的!

而是,應該像擊敗自己的無名男生,所說的那樣!

一個再強的人,再歷害的人,在離開戰場後,離開球場後,必需要做回一個普通人吧!

“我輸了!!!!我一定會好好思考,今天你所向我說的一切話的!”

許耀的眼中,射出有如日出雲海似的清新光芒,看着張若寒,低下了那顆自己高昂的頭。

此時此刻的他,明白自己還是跟張若寒,有一段實力上的差距!

“我真的很高興,能從你的口中聽到些話!”張若寒從地上拾起了籃球,看着許耀說,“能夠認輸的人,纔會走上真正的強者之路,而你,就是一個強者!希望下次有機會再和你交手的話,可以看到你的實力,又有了質的飛躍!”

“那是一定的!最多半年,我就一定可以追上你!可是,我們還有再次交手的機會嗎?”許耀非常着急的問道,自己過完年後,可就要帶着雷婷回上海了,參加上工程的冬季集訓,備戰今年2月28號的cuba東南賽區的比賽了!

還有和麪前這個歷害的小個子,交手的機會嗎?

“依你的年齡和穿着打辦看,你應該是一名學生球員或者職業球員吧!”張若寒看着許耀,問道。

“是的,我是上工程校籃球的的主力球員,今年上海地區的mvp得主許耀!並且在這次過完年回到上海後,我將加入上海大鯊魚二線隊,成爲一名職業球員!”,許耀點了點頭說道。

“上海的!!”

張若寒的眼中突然一亮,看來和許耀以後還是有交手機會的,便一個一個字的說道:“我們應該還是會有交手的機會!因爲,我也是一名cuba球員!”

“你也是cuba球員?”

路過六月 許耀的眼中也是突然一亮,大聲的問道:“你是今年的安徽地區cuba參賽學校的球員??!!”

“是的!”張若寒笑眯眯的點了點頭。

什麼!!

他是安徽地區的cuba參賽球員!!

身高一米八左右的安徽地區cuba參賽員,歷害的不像話,並且是淮南人的,好象只有一個了!!!

難道是他!!!??

很多相識的人,開始互視起來,希望能夠從對方的目光中,尋求到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

……

“我暈了~~~~”

許耀一隻手抱着雷婷,一隻手敲着額頭,張若寒竟然是自己一項看不起的安徽地區cuba球員,那麼在今年的cuba東南賽區的比賽中,真的搞不好要碰上啊!

可是,現在已經是一月多了。離比賽的日子,也就只有一個月零幾天了!自己真的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完全的追上張若寒,並且超過張若寒嗎?

“小耀,你怎麼了!”,雷婷看到許耀一副痛大的難過樣子,以爲許耀怎麼了來,便忍不住的開口問道。

“寶貝兒,我沒事,我沒事!!只是有點鬱悶!”許耀看了看雷婷後,從重新看着張若寒問道:“按理說,我輸了後,不應該在問你叫什麼名字的,但我現在還是想問一句,你到底是誰!因爲,你的一切,我遲早會知道的!,所以請你現在就告訴我吧!”

蜜愛獨寵:冷少的腹黑甜妻 “真的想到知道!”張若寒問了一句,其實就算現在告訴了許耀自己是誰,也沒有什麼的,因爲,真的向許耀說的那樣,他的一切,遲早會被許耀知道的!

“真的想知道,而且是非常迫切的想知道,人生中第一個擊敗我的人,到底是誰,到底叫什麼!!?我一定會把他的一切,永遠的記在心中,爲將來能夠去打敗他,做好最充足的準備!”許耀的聲音,越說越大,越說越興奮。聽在張若寒耳朵裏,根本就是一種咬牙切齒的感覺嗎!

“恩!”

張若寒點了點頭,面上露出一個最燦爛的笑容,說出了讓所有人全部堅起耳朵,仔細傾聽的話:“安徽省工業經濟學院球員,今年的安徽地區mvp得主,張若寒!在這裏,隨時恭候着你來擊敗我,只要你有那個本事!!!!!”

當真是他啊!!!

就在許耀還想再和張若寒說幾句話的時候,按捺不住心中興奮和激動的安理工學生們,如潮水似的瞬間從場地四周,向場上瘋狂的涌了過去,傾刻間將站在場中央的幾個人,淹沒在了大海之中,人海之中!!!!!!

********************

淡淡的月光,靜靜的灑在街頭的時候,身形有點頹廢的張若寒,獨在一個人走在如水般的月色中,印在地上的影子,被拉得好長好長,就像此時的張若寒,臉上的神色一樣。

真是沒想到,安理工的學生們,竟然會這麼的熱情!

熱情的圍着自己半天,要簽名的要簽名,要合影的要合影,真不知道他們是從哪裏拿來的這麼多東西,輪番上陣,差點就把自己折磨的快死掉了!;

活活被累死的,吵死的!

到最後,要不是因爲天色較晚了,估計他們還不會這麼輕易的對自己放手,讓自己跑了出來吧!

暈,下次再也不要這樣了,決不會再輕易的說出自己是誰了!

決不!!

*******************************

天天看,天天砸票,謝謝! 天天更新,天天投票,謝謝!

******************************

淡淡的月光,靜靜的灑在街頭的時候,身形有點頹廢的張若寒,獨在一個人走在如水般的月色中,印在地上的影子,被拉得好長好長,就像此時的張若寒,臉上的神色一樣。

真是沒想到,安理工的學生們,竟然會這麼的熱情!

熱情的圍着自己半天,要簽名的要簽名,要合影的要合影,真不知道他們是從哪裏拿來的這麼多東西,輪番上陣,差點就把自己折磨的快死掉了!;

活活被累死的,吵死的!

到最後,要不是因爲天色較晚了,估計他們還不會這麼輕易的對自己放手,讓自己跑了出來吧!

暈,下次再也不要這樣了,決不會再輕易的說出自己是誰了!

決不!!

……

向着天空中的明月怒吼了一聲後,張若寒走到了一座極其熟採的房子面前,不禁的向裏面望了過去,大爲意外的,望到了那個極其熟悉的倩影。

穿着白色羽絨服的林思語,靜靜的沐浴在淡淡的月光中。仰着一張清新怡人的俏臉,時而眨動一下會說的大眼睛,默默的看着天空中的那輪明月,宛如一個月光女神似的,非常的漂亮、聖潔。

最近因爲一直在學校集訓,造成了張若寒大概有半個多月,沒有見過重新做回自己朋友的林思語了。

既然已經做回了朋友,那就儘量的去找坐朋友的感覺吧。

緩緩的拉開林思語家的院門,張若寒再次走進了宛如隔世的熟悉之地,偷偷的走到了林思語的身旁,剛想向小時候一樣,伸出雙手遮住林思語的雙眼,嚇一嚇林思語的時候,卻聽到了林思語開口說出了一句小聲的話:

“月亮姐姐,思語已經連續向你祈禱了十幾天了,希望你可以快點讓若寒結束訓練回到淮南來,回來陪思語說說話!可爲什麼到現在了,若寒他還沒有回來啊?……”

張若寒的心臟,不由自住的一陣顫動,然後面帶微笑,輕輕的向林思語的雙眼上捂了過去,柔聲道:

“思語,猜猜我是誰啊?”

仍在祈禱中的林思語,不由全身一陣巨震,喊出了那個最思念的名字,“若寒,你回來了啊!!”

“恩,不好玩,每次都被你答對了!!!”張若寒本能的說出了以前說過千百遍的話,笑吟吟的走到林思語面前,看着林思語。

“若寒,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林思語看着張若寒在月色下,散發着夢幻光彩的臉龐,不禁有點癡癡的問道。

“昨天到家的!”張若寒隨口答道。

“是嗎,這幾天在學校訓練的很辛苦吧,回家來一定要多多的休息!”林思語非常關心的說道。

“會休息的,但是訓練還是一天都不能夠停的!因爲在明年的cuba東南賽區比賽中,真的強者如雲,我必需拼命的練球,才能確保,不在比賽中,陷入悲慘的被動局面!”

“好好加油吧,你肯定會功的!在現實中,我真的還沒有見過比你更歷害的球員!”

“呵,是嗎,也許吧!”

張若寒笑了一聲後,眼中突然射出了無比自信的目光,開口道,“能不能成功,我不知道,但我一定會去全力的拼一把!全力的把cuba全國總冠軍,給帶回安徽來!!”

林思語看到張若寒自信滿滿的樣子,再加上從張若寒身上不經意間散發出的驚人霸氣,不禁的問出了一個早就想問的問題:“若寒,可以告訴我嗎?你的籃球技術,是從當年向我做出的承諾後,開始練起來的嗎?”

張若寒聽到林思語的問題後,眼中不住流動的奪人光采,突然的靜止住了,幽幽的的看了林思語一眼後,開口道:“恩,就是那個時候開始的!”

林思語的心中一痛,有點激動的問道;“你的籃球是從那時候練起的,可你爲什麼不告訴我?而且每次在我找你去打籃球的時候,爲什麼你都選擇了拒絕?”

張若寒的嘴脣猛地一白,勉強的打起一個微笑,開口道:“因爲我想給你一個驚喜啊,天大的驚喜,呵!”

“是這樣啊!?可你知道嗎?你的這個驚喜,真的給的太大了,真的給了我一個天大的驚喜,一生的驚喜啊!”林思語的身體,在不住的顫抖着,彷彿被誰瞬間,把靈魂抽出了身體似的,不由自住的軟了下去。

“思語,別說這此些了好嗎,過去了,就讓她過去了吧!反正我們現在又做回了朋友,和以前沒有什麼不同啊?”張若寒扶住了林語的雙肩,看着林思語說道。

“沒有什麼不同嗎??你還可以向以前那樣,天天的待在我的身邊,主動的來抱抱我嗎?”林思語的心中一陣揪痛,自言自語的小聲說道。

“思語,你剛剛說什麼?”

張若寒,沒有聽清林思語在說什麼,因爲,林思語剛剛那句話的聲音,真的太小了!

“沒什麼!若寒,可以抱一時我嗎?我想在你的懷中,靜靜的待一回,好嗎??”林思語會說話的大眼睛中,滿是央求的神色,靜靜的看着張若寒的眼睛。

“恩!”

張若寒心中一軟,伸出雙臂來,抱住了林思語穿着厚厚的羽絨服,卻依然不顯胖的身子,像水一樣柔軟的身子。

身處張若寒懷中的林思語,真的感覺好安全、好溫曖。相信世界上,再也沒有比心愛的人兒懷中,更令人迷戀的地方了吧!

……

夜寂靜無聲,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着,張若寒輕輕的抱着林思語,聞着林思語身上散發出來的陣陣幽香,真的有點回到從前的感覺!可是,在張若寒的心底,卻知道,真的很難再回去了。

因爲,在他的家裏,還有一個他最愛的女生在等他!

“思語,天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張若寒把林思語從自己的懷中推了出來,看着林思語說道。

“恩~~”

極度不捨得林思語,從張若寒的身上完全的離了開來,如果有可能的話,真的想一輩子就那麼靜靜的待在張若寒的懷中,再也不出來了!

可是,這有可能嗎?

好像是沒可能的,

唉~~~~

遺失的無限美好,在眨眼間的逝去後,真的好難好難,再找回來啊~~~

“思語,我走了,再見,”

張若寒向着林思語揮了揮手,轉身向門口走去。

林思語一動不動的站着,一點一點的看着張若寒向外走去,就在張若寒離開自己家院門口的那麼一剎那,不禁的喊出聲來:“若寒,可以在每年的這個時候,回到我的身邊,抱一下我嗎?”

張若寒回頭來,看了看林思語,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用力的點了一下頭,掉頭走開了。

沒有看到林思語的臉上,瞬間爆發出了一個最甜美的笑容,甜美得想讓人,終生的守護着她…….

**********************

張若寒走到自己的院門前,隨手推開房門後,向裏面走了過去。

“喲,咱們的小球星,總算回了啊!”媽媽在張若寒一進門後,看了看牆上的掛鐘後,開口說道:“從下午二點鐘,打球打到了晚上快九點鐘,你可真行啊,太歷害了!!”

“呵呵!”張若寒摸了摸頭,十分不好意思的說:“媽,下次不會了!”

“還有下次啊!!”媽媽的臉上的表情,更加俞烈的一板;!

“沒有下次,絕對得沒有下次!”張若寒走到媽媽的身邊,抱着媽媽說。

“這可是你說的啊,一定要記住了!!”媽媽轉過身來,滿是心疼的看着張若寒說道:“就算你再喜歡籃球,以後的比賽再艱苦,也不能這樣一天練到晚啊!會對你的身體造成傷害的。你的身體,要是受到了一丁點的傷害,就算你自己不心疼,可我這個做媽的真的會心疼死的!”

“謝謝媽媽的關心,我纔不會讓老媽心疼死的!我要讓老媽媽,快快樂樂的一輩子!”張若寒抱着媽媽,說出了最真誠的話,這是兒子對母親的那份,最誠心、最誠意的孝心!

“恩,就你嘴甜,快去吃飯吧!”媽媽指了指張若寒的房間說,:“人家小娜,可是早就吃好飯了,在你屋裏,幫你拾收房間,收拾衣服,等着你因來!”

“恩,知道了!”

張若寒看了自己的房間一眼後,向廚房跑了過去,

“我這就去吃飯!”………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