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還沒,到底出什麼事兒了?」

劉氏著急的問道。 重生之軟飯王 宋大宇臉色冷凝,「你們去村口一聽便知,全是關於靜書的流言……」

關於宋靜書的流言?!

劉氏也是個急性子,一聽到這話頓時就忍不住了,沖宋大宇著急的說道,「什麼流言蜚語?你趕緊告訴我們,都是關於靜書的什麼流言?」

宋靜書已經許久沒有在村裡住了,這好不容易回來一次,居然還會遭遇流言?!

宋大平也一把拽住了宋大宇的胳膊,「是啊大宇,你就趕緊說,別賣關子了!是要急死我們嗎?」

周友安雖然沒有說話,但是眼神愈發暗沉下去。

宋大宇咬著牙,這才將那些個流言一五一十的告訴他們。

原來,村裡不知怎的,傳出了宋靜書「小產」的消息。

只是,在村民們的嘴裡,只說宋靜書小產,都是因為自己不檢點,在外偷人。所以被周友安給打的小產了,因此他們一家子才會灰溜溜的回了宋家村。

宋靜書敢給周少爺「戴綠帽子」,那周家的人肯定不會放過她呀?

因此,不會善罷甘休的周友安,這才親自追來了宋家村。

之所以昨兒夜裡沒有與劉氏他們翻臉,便是想要維護周家的臉面。

畢竟,未來的周家少奶奶在外偷人,這樣的話傳出去總是不好的,也讓周家臉面全無。

……

這樣的話乍一聽有些不靠譜,但是眾人仔細一想想,宋靜書一家昨兒回來的的確有些匆忙。

他們家的房子都還沒修好呢,就已經著急的住了進去,可不是被周家給趕了出來?

即便是在城裡有家酒樓又如何?

周家在寧武鎮算是隻手遮天的存在,高知縣也是周家的親戚,在這種情況下宋靜書還能在寧武鎮繼續待下去么?!

自然是不能的。

因此,宋靜書一家才灰溜溜的逃回了宋家村。

加之宋靜書昨兒的反常,非但捂得嚴嚴實實的,還是被宋大平一路給背了回來。

逆襲豪門:反派男神是女生 村裡這些女人們都是過來人了,聽到這些話結合宋靜書昨兒的異常、夜裡周家的人來了宋家村。可不就相信了,宋靜書是小產被周家趕出來了么?!

因此,村民們議論紛紛。

甚至,還有不少村民去宋翔面前,說宋家村幾百年來都沒有出現過,宋靜書這樣丟人現眼的事情發生。

請求里正,要將宋靜書浸豬籠……

不等宋大宇說完,劉氏就已經兩眼一翻險些暈過去了。

宋大平忙攙扶這她,氣憤的說道,「這些人簡直是欺人太甚!這樣的話也能說出來!」

浸豬籠,那可不是小事!

周友安的臉,頓時就陰沉的,如同山雨欲來一般黑壓壓的氣勢。他周身也散發著凜人的冰冷氣息,宋大宇幾人從未見過這種陣仗,頓時就被周友安的氣勢給嚇住了。

劉氏險些暈厥,氣息不穩的對周友安說道,「周少爺,這,這事兒……」

「這事兒可千萬不能被靜書知道啊!」

「我知道。」

周友安沉聲應下,對宋大宇道,「勞煩帶我去里正家。」

他倒是要瞧瞧,誰敢說宋靜書半句不好的話,誰敢讓宋靜書浸豬籠!

眼下除了讓周友安親自出面,也沒有別的法子了。

劉氏仍是忐忑,繼續對周友安叮囑,「周少爺,這事兒不可鬧得太大!不管怎麼說,靜書小產是真,若是此事當真傳出去了,只怕是靜書日後也就沒臉見人了。」

她聲音壓得極低,生怕宋靜書會聽到。

可是,劉氏不知道的是,早在宋大宇說完事情來龍去脈后,宋靜書就已經被外面的聲音給吵醒了。

即便是劉氏聲音壓得再低,但是這屋子如此空曠,宋靜書也將她的話給聽進了耳朵裡面。

她臉色一變,頓時從床上驚坐起來。

方才劉氏說,她這是……小產了?!

這好端端的,怎麼會小產?!

她從不知道自己已經懷孕,還沒來及得知孩子的存在,她居然就已經失去了這個孩子?!

宋靜書渾身都顫抖著,大顆大顆的淚水不斷滾落下來。她死死地捂住嘴巴,不敢發出一丁點聲音來……

難怪,她會覺得身子如此疲軟、小腹如此酸痛。

她上個月的葵水,還在好幾日後呢。

原本宋靜書也算到了,她這個月的葵水,會在他們前往京城的路上來。

可昨兒紅兒既然說是她的葵水來了,因此才會小腹劇痛、渾身疲軟無力。宋靜書便想著姑娘家的葵水會提前來,倒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兒。

加之她體寒,每個月葵水將至,小腹都會痛上一整日。

因此,宋靜書便沒有懷疑。

難怪,昨兒紅兒對她的態度那般異常,又是不讓她下地、又是不讓她開窗吹風,又是要去給她熬雞湯;

難怪,在離開周家前,劉氏要將她捂得嚴嚴實實。還特意請了馬車,一家人匆忙回宋家村。

昨兒夜裡,王氏看著她欲言又止,眼裡帶著明顯的心疼。

劉氏給她又熬了雞湯,給她繼續捂得嚴嚴實實。

這一切,原來都是因為她小產了!

宋靜書無法接受這個事實,若非是躺在床上,只怕是她整個人就癱軟倒地了。

屋外。

面對劉氏的叮囑,周友安自然是沉聲應下。

宋大宇也氣得不行,帶著宋大平與周友安一同去了里正宋翔家。

劉氏原也想跟著去,可一來要照顧宋靜書與宋小文、二來她也是個火爆性子。

若是去了宋翔家,一言不合劉氏就要罵人、甚至還要挽起袖子打人,如此一來倒是鬧得更加不好收場了。

有什麼比周友安親自出面解釋更好?

從院子出來,宋大宇與宋大平便一左一右的跟隨在周友安身邊,三人沿著村裡的小路,往宋翔家走去。

這一路啊,都會碰到來往的村民,三五成群的正在嘀嘀咕咕,臉上帶著幸災樂禍。見到宋大平與宋大宇,頓時就一臉驚慌,連忙閉上了嘴。

雖說不少人從未見過周友安,單是看到他這一表人才、穿著打扮不凡,周身氣質更是不俗……

所有人一眼,便能認出這位,便是周家的少爺,周友安。

見周友安果真來了宋家村,此時往宋翔家走去,村民們忙又跟了上去,打算瞧瞧今兒究竟是怎麼回事。 周友安前腳剛走,宋靜書就已經翻身下了地,汲著鞋子撩開了帘子。

院子里,劉氏與王氏正擔憂的在商議此事該怎麼辦才好。

猛然見宋靜書屋子的帘子被撩開了,接著宋靜書的身影便出現在門口,劉氏嚇得臉色一白,忙走上前攙扶她,「靜書,你怎的下地出來了?」

「你是什麼時候醒的?」

劉氏擔憂的問道。

不知道宋靜書是什麼時候醒的,就怕她方才聽到她們論壇的話題啊。

若是知道她小產了,不少人還提出要將她浸豬籠的話……

劉氏不敢繼續想下去,她心疼的看著宋靜書蒼白的臉,「娘早起給你熬了雞湯,眼下可要喝?」

原本宋靜書的氣色沒有這麼差,正因為方才得知自己小產了,因此宋靜書才會難過至此。

她輕輕搖頭,眼神緊緊盯著劉氏,一字一句的問道,「娘,你老實回答我,我到底是怎麼了?」

「什麼怎麼了?你這不是生病了么?」

瞧著宋靜書神色不對,劉氏心虛的移開眼神,目光落在了王氏身上,求助似的說道,「你要是不信的話,大可以問問你二嬸,她可以告訴你。」

「是啊靜書。」

王氏連忙答道,「你娘說了,前些日子你著涼了,還有些腹瀉。」

「這好好地怎麼問這個問題。」

我的人生模擬器 邊說,王氏邊上前也攙扶著宋靜書,「還是進屋去坐下吧! 重生之唯願平安 這深秋的天兒,早起時涼著呢。」

見劉氏與王氏不肯告訴她事情,宋靜書也知道她們這是擔心她,便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她轉頭看向還未修建好的房子,只覺得心頭酸楚的厲害,「周友安呢?」

沒先到宋靜書會問這個問題,劉氏一頓,神色有些不自然的答道,「早起時,周少爺說從未來過宋家村。所以,所以便讓你爹和你二叔,陪著去村裡轉悠了。」

「嗯。」

宋靜書也沒有追問,便閉上嘴沒有再多言了。

看著宋靜書今兒異常沉默,劉氏心下瘮得慌,小心翼翼的問道,「靜書,娘去把雞湯端來,你先喝了吧?」

「娘,我不想喝。」

宋靜書搖了搖頭,臉色異常蒼白,「你給我抬個凳子出來,我想在這樹下坐一會兒。」

她身上,還披著周友安的披風。

深秋的天本就涼爽,金黃的銀杏葉漫天飛舞著,地上也鋪了厚厚的一層,看起來煞是美麗。

宋靜書只覺得,自己坐在這樹下,心裡才稍微安定一些。

劉氏摸不準宋靜書想要做什麼,只得去抬了凳子過來,看著她當真坐下后才稍微鬆了一口氣。

她與王氏眼神交匯后,王氏轉身出去了。

她去往的方向,正好是宋翔家。

彼時,宋大平與宋大宇已經帶著周友安,進了宋翔家的門兒。

宋翔一副「老大哥」的派頭,坐在屋子裡,瞧著滿屋子的人,沉聲說道,「不管怎麼說,靜書也要叫我一聲叔。既然你們都說她犯下了大錯,那我這個叔也不能袖手旁觀。」

「這樣吧,你們去個人,把靜書喊來!」

「光喊來有什麼用?」

吳氏坐在他身邊,邊嗑瓜子兒邊冷哼一聲,「要我說啊,就該直接用繩子給捆了來。」

喊來,豈不是對宋靜書太客氣了?!

她犯下如此滔天大錯,將宋家村的臉面都丟盡了,可不是該受到懲罰么?

只要宋大平家的名聲被毀,他們家就仍是十里八村、最讓人羨慕的一家了。

想到劉氏那得意洋洋的模樣,吳氏心裡就恨得牙痒痒。

偏偏,自己沒有個宋靜書那般厲害的女兒。

吳氏話音剛落,門口就傳來冷冷的一聲,「我看誰敢!」

這道聲音眾人聽著耳生,但又明顯聽出了聲音主人的不悅,像是帶著瑟瑟的冷意,讓人無端的打了個寒顫。

眾人尋聲看向門口,正好看見一臉冰冷的周友安,抬腳進來了。

此刻,坐在宋翔屋子裡的人,大多是一些沒有見過世面的村婦、還有不少老一輩的「老頑固」,因此是不認得周友安的。

冷不丁的見周友安進來了,身後還跟著宋大平與宋大宇,其中一名老大伯站起身來,沖周友安中氣十足的喝道,「你是誰!居然敢闖入我們里正的家!」

周友安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甚至連與他說話的興趣都沒有,便收回了目光。

被周友安如此忽視,那老大伯登時就氣得臉紅脖子粗。

宋翔與吳氏經常在城裡走動,因此是見過周友安的。

喜歡你,到此爲止 見周友安居然來了,宋翔與吳氏被嚇得連忙站起身來。

吳氏手中的瓜子兒,也瞬間掉落在地。

「周,周少爺,您,你怎麼來了?」

回過神來后,宋翔忙迎了過來,對周友安討好的笑道,「周少爺請上座。」

吳氏慌忙撣落了一身的瓜子殼兒,也連忙站在了一旁,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周友安。

嘖嘖,這有錢人家的少爺就是不一樣!

瞧瞧這通身的氣質、這昂貴的布料、這俊俏的模樣兒……無一不讓吳氏心裡,越看越是嫉恨劉氏一家,只覺得只有自己的女兒,才配得上周友安這樣的人物。

周友安眼神沉沉的盯著宋翔,冷聲問道,「方才,你們說要將靜書如何?」

宋翔到底是里正,只一句話,就聽出了周友安的言外之意。

他臉色一變,還沒來得及回答,就聽到吳氏倒豆子似的噼里啪啦的一通,「周少爺,您也是為了宋靜書來的吧?」

「我聽人說她在外偷人,被周少爺您給發現了!因此打了她一頓,小產後將她趕出了周家。」

吳氏是聽誰說的不言而喻,這話本就是她杜撰出來的。

此刻,吳氏一臉興奮,似乎這事兒就是真實發生過的,她緊張的看著周友安,「周少爺心裡一定感到很憤怒吧?我們正打算將那個小蹄子捆來浸豬籠呢!」

吳氏本以為,周友安在聽到這話本應該會很高興才對。

可卻沒想到,隨著他每說一個字,周友安的臉色就越是難看了一分。

最後,他的臉色已經冰冷如霜。

「你方才,說什麼?」

周友安開口,語氣帶著說不出的冷意。 宋翔已經看出了,周友安今兒的來意,似乎並不是要「追究」宋靜書。

反而,對他們在背地裡商議如何處置宋靜書一事,感到很不悅。

他拚命地給吳氏眼神示意,可偏偏這個婆娘是個不長腦子的,壓根兒看不出宋翔的眼神示意,還一個勁兒的對周友安說道,「周少爺,我方才說……」

吳氏眼珠子轉了轉,看向了一臉憤怒的宋大平,「大平啊,也不知道你們平日里是如何教導靜書的。」

「有姑娘呢,就該好好的教導,莫要出去做這些個丟人現眼的事情。」

「雖說,我們都知道靜書要嫁入周家做少奶奶了……但是這還沒有嫁入周家呢,就與周少爺同居一室、同床共枕不說,居然還敢背著周少爺偷人,連懷孕這事兒都能……」

吳氏話還沒說完,就聽到宋大平大喊一聲,「你這個婆娘,我叫你胡言亂語,看我不打死你!」

接著,宋大平就舉起手,朝著吳氏臉上打去。

誰也沒有想到,宋大平會突然動手,就連吳氏也被嚇呆了。

因此,這一耳光結結實實的落在了吳氏臉上。

若非是宋翔回過神來,攔在宋大平面前,只怕是吳氏還會被宋大平給打的更厲害。

「宋大平!你這是做什麼!」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