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周圍眾人一聽,個個都是面色驟變了!這天雲可謂是他們極西之地的惡魔啊!為人兇狠殘忍,實力滔天,一直被囚禁在佛堂,如果放他出來的話,弄不好真的會死人的啊!

「現在年輕一輩中,只有天雲師兄有資格跟他一戰!」

龍行盯著林逸的背影,神色忌憚的說道,他雖然為人蠻橫,但卻不是傻子,在動用了秘法的情況下都不能撼動林逸分毫,林逸的實力可見一斑,絕對不是他們這些人能夠輕易招惹的。

而請出天雲,不但能夠拿下林逸,最重要的是可以光明正大的殺了林逸,這對龍行來說絕對是一舉兩得的好事兒啊!

「別愣著了,速速去請天雲師兄!」

龍行盯著自己的隨從不悅的催促道。

隨從一聽,不敢墨跡,急忙一溜煙兒的朝著遠處狂奔而去。

而林逸,則像是在自家後花園行走一般,神色從容,不斷的靠近著金色柱子。

一千米!

八百米!

七百米!

……

一個個讓人詫異的數字不斷的被林逸刷新,當林逸走到柱子前面三百米的時候,全場已經沸騰了啊!

現在,年輕一輩中,最恐怖的天雲,當年的記錄也才是一百米啊!而如龍行這樣的存在,更是在五百米開外了啊!

「難道,他真的能夠靠近這至寶不成?」

「不,不可能吧!這至寶在咱們這裡足足有萬年時間了,還從來沒有人能夠靠近,他應該也不行吧?」

「不好說啊!此子妖孽異常,以區區荒古之境的修為竟然能夠讓龍行師兄束手無策,絕非泛泛之輩啊!」

眾人紛紛神色唏噓的嘀咕道,他們這裡就像是一方凈土,他們的行事風格在外面施展不開,外面的人也多半無法經過城門的考驗,進入其中,久而久之,這裡幾乎成為了一個被人們遺忘的世界,他們都已經記不清有多少年沒有這麼熱鬧過了。

「都很閑是不是?有空就給我打坐,提升自己的修為實力,萬一某天有人欺負我極西之地,你們能擋住敵人嗎?」

龍行聽著眾人嘀嘀咕咕的聲音,頓時不滿的咆哮了起來。

眾人一看,龍行發飆了,哪裡還敢廢話啊!急忙就地打坐開始修行。 而林逸也頂著壓力不斷的前行,直到他靠近妖族至寶百米內的距離,才忍不住眉頭微微一皺停下了腳步。

「不行了嘛?」

周圍僧侶個個眼睛瞪,在心裡嘀咕道。

現在,林逸的戰績已經堪稱是無比恐怖了,便是龍行這種桀驁不馴的傢伙,此時看向林逸的目光都充滿了濃濃的畏懼跟忌憚之色啊!

天才!

絕對是無比妖孽的天才,龍行能夠百分之兩百的肯定。

「老大,這東西對你造成的壓力貌似不怎麼大啊!」

神府搖頭晃腦,不解的嘀咕道。

「不錯,我現在所承受的壓力,大概就是一千五百萬龍之,以極西之地的強者,應該能夠到這裡才對,雖然不能說是輕鬆可最少不應該這麼的困難。」

林逸皺著眉頭不解的嘀咕道,現在這點壓力,對來說實在不算什麼啊!甚至都不足以讓他認真對待,這絕對是不正常的。

「難道跟你的血脈有關?」

神府一聽,開口問道。

林逸聞言,下意識的點了點頭,除了他的血脈之外,他實在想不通還能有其他的什麼原因。

「你注意警戒,我估計一百米以內應該會壓力倍增~!」

林逸咬著槽牙,目光凝重的說道,他這次前來為的便是靠近這妖族至寶,從上面拓印下這妖族至寶上的圖案,這東西可是打開一座寶庫的鑰匙。

而那寶庫就是林逸此行的目的,一件真正的寶貝,他搞到手能夠得到的好處簡直無法言喻。

「哈哈,老大你就只管放心好了,來到這裡,你就當是來到自己家裡,什麼都不用擔心,我保證你的安全。」

神府聞言,頓時揚天哈哈大笑了起來,這倒是一點吹牛的意思都沒有啊!以他的無邊佛法,一旦幻化出法相來,這極西之地的人,恐怕都要頂禮膜拜。

「好!」

林逸聞言,淡淡一笑,也不在廢話了,直接朝著前方再度邁開了雙腿,雖然他實力不俗,並不畏懼這極西之地的強者,可多少一事畢竟不如少一事,當即,再度一步跨出。

「轟!!!!」

果然,一切跟林逸猜想的一樣,一進入百米之內,這壓力頓時就恐怖到了極致啊!簡直就像是四海傾翻一般,鋪天蓋地的朝著林逸壓了過去,他的面色也在瞬間變成了絳紫色。

「他,他進入了百米!」

有和尚再也無法承受心中的震驚,哆哆嗦嗦的尖叫了起來。

隨後,咕嚕,咕嚕,吞咽口水的聲音此起彼伏,每個人都驚呆了啊!

百米以內,這等可怕的記錄,已經有很多年都不成出現過了啊!

可現在,林逸這麼一個外來者竟然做到了,他們如何能不震驚呢?

龍行也是目瞪口呆,一臉的不敢置信啊!百米之內的壓力有多恐怖他實在他清楚了,當年他的師父便是一步跨出,直接在他的面前炸成了血霧啊!

可現在,林逸竟然沒有被那恐怖的壓力炸成血霧?雖然面色有些難看,可明顯,還不足以威脅到他的性命啊!

「天雲師兄通知了嘛?」

龍行要這個牙齒面色無比凝重的問道。

「通,通知了。」

龍行的小弟,同樣是一臉哆嗦的說道。

「好,天雲師兄閉關修行那麼多年,收拾這小子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

龍行下意識的說道。

「呼呼,接近四千萬龍之力了,果然是可怕啊!如果大意的話,恐怕會瞬間死在這裡吧!妖族至寶果然名不虛傳!」

林逸深吸了一口氣眼眸內綻放著無比刺目的精光,咧嘴大笑道,他從來都不是一個怕麻煩的人,麻煩越大,他的興緻越高,當即再度朝著前方跨出了好幾步。

「砰砰!!!!」

在那恐怖的壓力之下,他每一步落下,都彷彿上古巨人在大地上行走一般,踩的地動山搖,眾人都無法穩住身形,只能隨著波動搖擺起來。

這一幕,再度讓眾人驚世十萬分啊!這是何等恐怖的神力啊!

他們腳下這廣場可是有陣法加持的,尋常人根本無法撼動啊!甚至,曾經還在這裡出現過佛界大能馴服巨龍的神跡。

可那巨龍當時在這廣場上大肆翻騰,也不曾撼動過這廣場啊!

現在,區區一個人類竟然撼動了這廣場,這豈不是說林逸的力量比那傳說中的巨龍還要恐怖還要可怕?

「砰,砰!!!!」

一道道天地震蕩的可怕聲音不斷的響起,林逸就像是一個艱難前行的巨人一般,在眾人的視線中不斷的前進,不斷的創造一個個讓人只能仰望的數字。

「怎麼回事兒?」

突然,四面八方都有大量的恐怖的氣息冒出,隨後,一名名強者猶如過江之鯽一般紛紛朝著廣場狂奔而來。

「見過長老!」

「見過前輩!」

「見過羅漢!」

……

一道道畢恭畢敬的聲音不斷響起。

可這些強者卻像是沒有聽到一般,每個人都瞪大了眼睛,都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林逸的背影,五十米啊!這簡直就是一個讓所有人頭皮麻煩的數字啊!

便是他們極西之地天賦最強的天雲也不曾靠近過五十米的距離啊!

可現在,一個陌生竟然做到了?

「他是什麼人?」

有金身羅漢扭頭盯著龍行質問道。

「他,他應該是來搗亂的吧!」

龍行一看金身羅漢質問他,慌忙恭敬的回答道,在這極西之地,想要修成金身羅漢,那最少都需要戮仙之境六層以上的修為,而且,還是修行了佛界秘法的超級強者才有資格。

眼前苦於羅漢可不是他能夠招惹的,所以雖然心裡想要坑林逸一把,可卻也不敢說的太過明顯,只能含糊其辭的說道。

「搗亂的?既是來我極西之地搗亂的,你為何讓他靠近那至寶?」

名門閨煞 苦於羅漢皺著眉頭神色不悅的盯著龍行質問道。

「羅漢息怒,非是弟子不阻攔,而是,而是弟子也不是他的對手啊!已經叫人去請天雲師兄了!」

龍行一看苦於羅漢似乎有些不悅,頓時心頭一顫,慌忙解釋道。 別看他在普通弟子面前囂張跋扈的不行了,可在這些金身羅漢面前,那他只是地上的螻蟻啊!而且這些羅漢也不都是善良之輩,同樣也有不少心狠手辣,他要是把這些人惹毛了,他這腦袋隨時都有搬家的可能。

「你都擋不住?有些意思了。」

苦於羅漢聞言,意味深長的笑了起來。

「天雲師兄來了,天雲師兄來了!」

突然,有人指著西方,手舞足蹈的大聲喊道,在這些年輕一輩的修士中,天雲那就是一個神話,一個眾人眼中的帝王,一個他們只是抬頭仰望的存在。

霎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著西方看了過去。

只見天雲赤腳,穿著袈裟放蕩不羈的從遠處緩緩而來,他的步履非常的緩慢,神態冷酷,彷彿行走在世間的神佛不忍見這充滿疾苦的世俗一般。

「見過天雲師兄!」

「見過天雲師兄!」

……

一名名強者紛紛恭敬的對著天雲行禮,簡直就像是佛祖外出巡遊一般的威風八面。

「天雲,那小子已經靠近至寶二十米了,你可有把握把他追回來?」

苦於羅漢盯著天雲神色溫和的問道,雖然他金身羅漢的身份在這極西之地非常高,可在天雲這樣的妖孽面前,他也同樣不敢大意啊!萬一招惹了天雲他也未必能夠討到好處。

「二十米?」

天雲一聽,那冷漠的臉上終於浮現了一抹表情,顯得有些詫異,他是極西之地記錄保持著,所以對這至寶製造的威壓他非常得清楚,能夠靠近百米之內,已經是萬年難得一遇的絕世天才了。

二十米,放在以前他還真做不到,不過現在嘛!

「轟!!!」

一股勁風驟然從天雲的身上炸開,隨後,他那欺霜賽雪的肌膚竟然在瞬間變成了純金色。

「什麼?金身羅漢?你,你竟然也修成了金身羅漢?」

苦於羅漢瞪著眼睛,一臉不敢置信的盯著天雲尖叫道,要知道,天雲在的年級可比他小很多啊!而且他的戰鬥力本身就無比的逆天,擁有能夠越級而戰的能力,否則,他也不會如此的畏懼對方了。

現在,天雲成為了金身羅漢,那就意味著,他的境界也已經到了戮仙之境六層啊!如此年輕就是戮仙之境六層,再加上他的恐怖戰鬥力,在這極西之地,除了那幾個不出世的老者之外,恐怕再也沒人是他的對手了啊!

獃滯片刻之後,苦於羅漢便馬上無比恭敬的對著天雲低頭行禮,「恭喜天雲羅漢,金身大成。」

周圍眾人一個個更是目瞪口呆啊!每一位金身羅漢的誕生都是無比困難的啊!都是需要天大的機緣的啊!

可現在,天雲這個妖孽竟然成為了金身羅漢。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自此之後,極西之地的實力當大增啊!一名能夠越級而戰的妖孽成為了金身羅漢,這實在太恐怖,太可怕了一些。

「恭喜天雲師兄成就金身羅漢!」

眾人紛紛無比恭敬的對著天雲行禮。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可天雲卻彷彿沒有聽到一般,雙眸死死的盯著林逸的背後,抬腿邁開步伐朝著林逸走了過去,他的步伐依舊非常的緩慢,似乎並沒有用力一般,可每一步跨出,卻都是十幾米的距離。

要知道,這可不是普通的馬路啊!如果是普通的馬路,在場很多人都能夠做到。

這裡可是在妖族至寶的神威籠罩之下啊!每一次靠近,都會承受著無比巨大的壓力,更何況是這樣一步跨出十幾米了,這要承受的壓力簡直恐怖絕倫,絕非一般人能夠承受。

可天雲現在竟然做到了。

「看來天雲師兄的實力果然暴漲了很多啊!」

龍行盯著急速前行的天雲,一臉激動的笑道,只要天雲能夠把場子找回來,他以後依舊還是這極西之地的大哥大,依舊還是別人需要仰望的存在。

畢竟,天雲這樣的強者,十年都不見得會出洞府一次。

三百米。

兩百米。

一百米。

……

天雲前進的速度竟然不比林逸差多少,很快兩人之間的差距就只剩下了十幾米的樣子。

「老大,後面有個和尚追的很緊,要不要我幫你搞定他?」

神府的聲音,陰惻惻的在林逸的腦海中響起,壞笑道,天雲這樣修行佛法的人,在他的面前,那簡直就像是在關公面前耍大刀啊!他想要收拾天雲,想要給天雲使絆子,絕對不是什麼難事兒。

「呵呵,不用,他的氣息不俗,如果他不服氣的話,我倒是想要跟他一戰!」

林逸抿嘴桀驁的冷笑道,現在,整個九重天能夠跟他一戰的人已經不多了,這種機會他還真不想錯過,畢竟實戰才是提升自己戰鬥力最有效的方法沒有之一,能夠跟天雲一戰在他看來是一件好事兒。

「好吧!你太瘋了,虧得我不是你的敵人,否則,恐怕晚上睡不著覺了。」

神府吧唧了一下嘴巴,無奈的嘀咕道。

而此時林逸周圍的壓力也驟然增加了一倍,這突如其來的壓力,便是林逸都無比的驚悚啊!

哪怕他的血脈之力逆天,哪怕他的實力無比強悍,在這恐怖的壓力之下,他竟然也感受到了一股威脅,體內的骨骼在這一刻都開始發出嘎吱吱的聲音。

「瑪德,難道是妖族大帝的神兵?」

林逸抬頭,盯著遠處那高聳入雲的妖族至寶,皺著眉頭嘀咕道,現在,他僅僅只是靠近就要承受這麼恐怖的壓力,一旦動用的話,豈不是沒有帝級的實力根本無法動用?

「你這麼一說的話,我倒是覺得有可能,就算不是帝級神兵,也是無限接近帝級了,否則,不應該爆發出這麼恐怖的壓力!」

神府也附和道。

「呵呵,看來這極西之地老子早晚還要再來一趟了啊!」

林逸在心裡陰險的嘀咕道,一件無限接近帝級神兵的寶貝,那可是價值連城啊!而且這東西一看就是力量型的法寶,他用倒是極為合適,再者說就算是自己不用,拿去送人也不錯啊! 留在這裡給這群道貌岸然的傢伙到的確是浪費了。

原本還懶洋洋的神府一聽,頓時眼睛一瞪,咧嘴激動的笑道:「老大,你想搞這東西?」

「這不是廢話嗎?白跟我這麼長時間了?這等正義凜然的至寶,當然要讓他發揮它的餘熱啊!我拿著它行俠仗義,為民除害,不比它躺在這裡被人利用的好啊?」

林逸沒好氣的呵斥道。

「嘿嘿,有道理,有道理,老大,我交你一門秘法,你在這至寶周圍布好,到時候你想要過來的話,老子保證你能夠瞬間到這裡!」

神府一臉陰險的壞笑道。

「萬里追蹤?你嬢的竟然會萬里追蹤?」

林逸一聽,像是想到了什麼,瞪著眼睛詫異的問道,這門功法他曾經也聽過,只是當年他修行一路高歌猛進,根本就用不上這等功法啊!所以不曾學習這門神通,僅僅只是知道名字而已。

因為這麼神通在很多時候他非常的雞肋,首先,你追蹤萬里之外的人,必須要在他的身上留下一個十分隱晦的虛空陣法,構建陣法本身就是一個十分麻煩的事情。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