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

雲景101,落地窗透進了T城深夜的寧靜景色。

洛晨靠在沙發上,而雲傲越閉著眼睛小憩般地躺在她的腿上,任由那雙柔軟的手輕輕地按摩他的頭。

按摩了沒一會兒,洛晨的手便被閉著眼睛的男人準確抓住了。

他輕輕地吻著她的手,問道,「累了嗎?」

「我不累。」

洛晨輕笑,掙開他的手,繼續按著他的太陽穴。

如此已經來來回回了好幾次。

他會想著她累,她卻想舒緩他的疼——

直到男人終於安靜地睡著了,蒼白的面容宛如小孩子一般寧靜純潔,洛晨忍不住貼著他的額頭,輕輕烙下一吻。

「我不會讓你走的。」

陽昕的話驀地迴響在洛晨的耳邊——

「三哥,這個病拖得越久,就會發作越頻繁,對病人的身體就會傷害越大,死馬當活馬醫,趕快治療,還會有一線生機。」

「簡單來說,就是用催眠重新觸發那人的記憶,然後重演當時一刻,改變事情的結局,阻止第二人格出現。」

他的身體已經不允許他承受催眠!

催眠有利有弊——

阻止第二人格,或者第二人格吞噬主人格!

按照他現在的狀態,只怕會適得其反!

……

因為他愛她,所以雲鳩想毀了她,徹底滅了他活下去的慾望,不想他醒過來——

如果他預感自己會被雲鳩吞噬,那麼為了她的安全,他會親手殺死雲鳩!

所以,即使知道雲鳩是他的另一面,但是她也絕對不能讓雲鳩吞噬他。

所以,現在的唯一方法是——

用雲鳩的弱點,去暫時抑制雲鳩,等他休養過來,再用催眠。

只是,雲鳩的弱點!

驀地,一陣鈴鐺般的聲音躍進洛晨的耳里——

「從小到大,傲越哥哥性格冷漠,對任何的事情都不在意,除了一個人,雖然我不知道傲越哥哥為什麼會和你在一起走回來,但是我知道,對於傲越哥哥來說,除了那個人之外,其他人靠近他,都會讓他厭惡。」

「除外那個人是誰——」

「雲若蕪!」

……

狹長的鳳眸漸漸逸出一絲狠鷙,洛晨妖肆的紅唇決然而凜冽,宛如背著光,從地獄走過來的魔鬼一樣。

誰都不能奪走他!

如果上天要奪走他,那麼,與上天為敵,遇神殺神,遇佛殺佛,她也會背水一戰,拼盡全力留下他!

* 等到洛晨醒過來時,她蓋著舒適至極的被子,躺在了柔軟的大床上——

似乎為了防止陽光透進來,驚擾了她安眠的睡夢,房間里的窗帘被完完全全地拉了下來

「雲傲越。」

洛晨猛地坐起身來。

沒有人回應。

裝潢華貴的雲景101卻空蕩蕩的,似乎已經沒有了人。

昨晚,她看著他,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了,而他半夜醒過來,就把她抱到了大床上。

洛晨翻開被子,卻見自己穿了一件白色睡袍,拖鞋整整齊齊地並列放在床下。

不僅抱她到床上為了讓她睡得舒服,他還幫她換了衣服。

洛晨走出房間,卻見房門上貼了一張便簽紙。

洛晨拿起了便簽紙。

異常工整漂亮的字跡躍然眼前——

晨晨,傅子荌的事交給我,不能陪你用餐了。

微微的失落縈繞在心頭,洛晨抿了抿唇,走到了立式落地玻璃環繞的大廳。

落地玻璃投進了陽光,陽光明媚,溫暖剛好。

洛晨抬頭,便看見偌大的餐桌上貼著熟悉的便簽紙——

晨晨,咖啡機已打奶泡,拉花便可以喝了,廚房微波爐里有你喜歡的意式三明治和意粉,果盤在餐桌上。

洛晨從微波爐里拿出盤子,只見偌大的盤子上擺著切好的三文治。

等邊三角形,正方形擺在盤子中央。

三文治的形狀還是那一張熟悉的笑臉。

兩個三角形放在兩邊,下方擺放著一個正方形,宛如兩隻豎起的眼睛,襯著一個正方形的嘴巴。

無一不顯示出男人的細心與溫柔。

終於,洛晨忍不住蹲了下來,抱緊了自己的雙膝。

陪不了她吃早餐,擔心她會失落,就用這樣的方式安慰她。

幫她準備好一切,自己卻離開,為的就是不讓她看到他在痛。

究竟有多痛,你才不敢讓我看到——

……

發泄過後,洛晨安靜地坐在偌大的餐桌上,吃著他為自己準備的豐盛早餐。

食不知味——

但卻不想辜負他所有的愛與溫柔!

直到吃完了所有的早餐,洛晨才回房綁回白布,換上自己的衣服。

一邊換衣服,洛晨一邊按下了電話。

「黃八,之前溫玥瑾的事查得如何?」

揚聲器的聲音極大。

黃晉的聲音傳了過來,「三哥,對不起,我們……我們並沒有查到溫玥瑾這人的重要信息。」

洛晨鳳眸微動,「查不到?」

第一次被洛晨質疑,黃晉頓時又是氣憤,又是羞愧,道。

「三哥,那個女人不簡單,除了溫家女兒的身份外,她就像憑空出現一樣,沒有任何過往,而且,我們每天跟蹤這人,發現她出來風雲傳媒時,同時會有三台車出來做掩眼法,讓我們每次都跟丟她。」

「太狡猾了。」

洛晨神色不變,道,「既然這樣,不用再查了。」

「三哥,再給我一次機會,我肯定可以扒了她的老底的!」黃晉氣沖沖又不甘心道。

「不用了。」

溫玥瑾的身份,看來是被人動了手腳——

再查也查不到什麼結果。

與其查下去打草驚蛇,倒不如讓她從另一個人下手。

任雙雙!

正當洛晨沉思間,另一個電話打了進來——

導演,陳正。

「洛晨,剛接到上面的通知,《令囍》要在一個月內拍完,作為年度重頭劇配合宣傳,接下來,你的戲份要抓緊時間拍完,現在趕快回來。」

「嗯,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那雙狹長的鳳眸微闔,一絲冷色從眼眸中掠過。

雲鳩,溫玥瑾,雲若蕪——

這三人之間會是什麼關係?

沉吟之際,洛晨已經換好了衣服。

抬眸一瞬間,卻不小心看到了床頭柜上掉落了一顆手工定製的鑽石袖扣。

甜心寶貝,讓我疼 洛晨撿了起來。

霸氣而流暢的「雲」字刻在袖口上異常清晰——

彷彿獨有的圖騰標識。

洛晨放進了褲袋裡,狹長的鳳眸掠過了一絲幽光。



洛晨回到風雲傳媒時,所有人都換好戲服,等在宮殿里了。

宋自弦和任雙雙。

卻沒有溫玥瑾——

今天拍的是傅珩拉著任雙雙到皇帝和皇後面前跪求賜婚的戲。

溫玥瑾應該還在更衣室。

明星製造:情纏腹黑大少 看到那道修長而俊美的身姿走了進來,宋自弦便不自在地移開了視線。

陳正拿著劇本,大步走過來,道,「洛晨,今天拍攝的是劇本的大高潮,你趕快去換戲服,準備一下。」

洛晨點了點頭,修長的身姿便往更衣室走去。

……

「自弦哥?」

和宋自弦正在對戲,但那人卻頻頻走神,任雙雙終於忍不住喊道,「自弦哥,發生了什麼事嗎?」

帝宮策:鳳搖直上 「繼續吧!」

帶着媽咪闖豪門 宋自弦一如既往地簡潔風格,但視線的餘光卻忍不住久久地投向了那人已經走遠的身影。

副導吧嗒吧嗒地跑過去,喊道,「自弦哥,雙雙姐,我讓人過來給你們補下妝。」

「嗯,好!」任雙雙放下了劇本,卻聽到宋自弦簡潔道,「不必了,我去換一件戲服。」



宮殿後方是正面相對的男女更衣室。

女更衣室外,一個穿著整齊套裝,簡練短髮的女人正頗為無聊地守在女更衣室外。

卻不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落入別人的眼裡。

……

拐角處,那精緻的俊臉輕輕地勾了勾唇角。

半晌,男子邁步,修長的身姿緩緩地往男更衣室走去。

「鐺——」

物體清脆的落地聲在安靜的宮殿響起。

女人耳朵一動,便驀地抬眸,卻見一個小巧而閃亮的鑽石像球一樣緩緩地滾動到她的腳邊——

「喂,你的東西!」

女人喊道,卻見一道修長的身姿聽而不聞,繼續往男更衣室走了進去。

總裁大叔祕密愛 那人走得有些快,女人並沒看清楚,隱約間,那人彷彿是深褐色的頭髮,簡白色的衛衣。

女人皺了皺眉,蹲下身子,將東西撿了起來。

忽然,女人神色大變。

……

當腳步聲再次從男更衣室響起時,女人已經等在了門前。

她抬頭,只見一個鳳眸狹長,紅唇削薄的俊美男子穿了一身深紅色的侍衛武服,氣度雍容華貴地走了出來。

洛晨勾了勾唇,似乎友好地打了個招呼,便邁步往宮殿片場走去。

卻被一隻藕白的手伸出攔住了。

疑惑地看著女子,洛晨道,「小姐,你是我的粉絲嗎?」

說是粉絲,其實也不像!

有哪個粉絲會面帶殺氣,怒意沖沖地伸手,攔著自己的偶像!

「裡面除了你,還有沒有別人?」

洛晨攤了攤手,頗為誠實道,「沒有了。」

短髮女子小臉一下子沉了下來。

她攤出掌心,露出一顆貴重的鑽石袖扣,道,「這東西你從哪裡來的?」

洛晨神色微變,伸手便要去拿,慌張無措的樣子完完全全地落入了女子眼底。

女子敏捷地縮回手,渾身的氣息越發凜冽,「這是我們雲家的東西,你竟敢偷我們少爺的袖扣!」

溫玥瑾的保鏢,是雲家的人?

洛晨收回了手,鎮定不已,道,「這是別人送我的。」

「呵!」

女子冷笑了一下,連呼吸的時間都沒給,下一秒,她身子一沉,便迅猛地踢向了洛晨。

洛晨側身一動,便驀地躲開了女子的攻勢,精緻的俊臉是難得的怒意,「你這女人怎麼不問緣由就隨意打人?」

女子充耳不聞,招招殺氣騰騰,左一拳,右一腳,招招正中要害,惹得洛晨連連躲避。

當女子再一次拳風直奔洛晨時,洛晨唇角驀地一勾,卻很快消失了。

她猛地用力,將女子的拳頭一拉。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