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啪地一聲,乒乓球又用不亞於飛過來的速度,飈射而出,飛了回去。

「3——」

面對同樣刁鑽詭譎的球路,陸凡也是不虛,他又啪地一聲,再次把球甩了回去。

不過,這次,是一個迴旋球,球在桌面上打著轉,停了一會兒,才朝憤怒的身上飛了過去。 「2——」

乒乓球打著轉,飛向了陸凡對面的桌面,然後在桌面上又旋轉了一會兒,沖憤怒的身體而去。

毒妃天下 「1——」

這次打過來的球路,比之前還要刁鑽,憤怒不敢怠慢,抓緊舉起手一攔。

豈料這次,他沒有攔住,撲了個空,隨後球就這麼直接地朝著他臉上去了。

卧槽!

憤怒一陣驚愕,趕緊來了一個緊急下蹲。

原本要撞到他臉上的乒乓球,繼續朝前飛了大概三米左右。

然後砰地一聲巨響,半空中發生了巨大的爆炸,爆發的氣浪撲面而來,吹得陸凡的劉海也微微擺動。

此時陸凡的心裡也震驚不已,看起來外表如此小的球,威力這麼大的么。

憤怒站起身來,略顯后怕地轉頭看了一眼身後。

剛才他要是躲晚那麼幾秒鐘,恐怕現在已經被炸飛了。

這可是他接受挑戰這麼多年來,第一次遇到的事情。此時他的心裡對陸凡的輕視之意已經漸漸消失。

在成為七大罪之前,他也是一個職業運動員,自然知道打出剛才那招刁鑽詭譎的球路,需要多麼高超的技藝。

而陸凡看起來,就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高中生,鬼知道他為什麼會如此巧妙的招數。

憤怒不知道,但陸凡本人卻很清楚,趁著剛才同憤怒對話的間隙,陸凡把科技樹的一個分支點上了:

【技巧】——【運動】——【球類】——【乒乓球】

他花費了100點言靈值,把乒乓球技巧點到了100,當然,這條技巧的上限遠不止100,不過現在對付憤怒這種程度的球技,他覺得100點也足夠了。

點完科技之後,他用技巧線將自己和乒乓球拍連接,然後發動言靈,就可以打出堪比初級職業選手的球技。

對面的憤怒這邊,眼神開始認真起來,看來陸凡是一個不能等閑視之的對手啊。

陸凡先拿下一分,現在輪到憤怒開球。

他嘴角一瞥,雖然陸凡也不差,但是自己這邊才是正統的前東海市乒乓球隊職業選手,他今天就要讓陸凡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差距!

啪地一聲,憤怒渾身肌肉緊繃,來了一記兇猛的發球,他手上的球拍甚至傳出了破空之聲。

電子屏幕上,倒計時又重新開始了。

「5——」

球飛過了網,帶著一股猛烈的勁風,朝陸凡飛過來。

陸凡的臉頰能感受到對面吹過來的勁風。 農家凰女種田忙 看來這憤怒,很擅長比較猛烈充滿力道的球路。

隱婚100分:重生學霸女神 真不愧是符合自己名字風格的打法。

「4——」

啪地一聲巨響,乒乓球砸在了桌面上,整個球桌頓時劇烈地晃動了起來,可見這一擊的力道到底有多大。

「3——」

此時的陸凡快速後撤,與球桌拉開了一段距離,眼中緊盯著飛向自己的球。

「2——」

啪地一聲,陸凡用手猛地一拍,準確地接住了球,乒乓球頓時打著轉,朝回飛了過去。

「1——」

這是一個遠距離發球,憤怒也不敢怠慢,這小子看樣子是打算與自己對拉。

此時,憤怒汗流浹背,那隻球距離爆炸只有不到一秒鐘的時間了,再和陸凡玩遠距離對拉明顯是時間不夠。

這時候他撇了一眼陸凡,只見對方的嘴角浮現出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

憤怒恍然大悟,原來對方拉開與自己的距離玩對拉,並不是因為畏懼自己的力道,而是控制爆炸的時間差,讓球在自己這一側爆炸。

這小子!憤怒咬牙切齒,但是眼下他需要先躲開這個會炸掉的球。

他略顯狼狽地朝左一撲,在他剛做完這個動作的一瞬間,隨著砰地一聲巨響,這枚還在半空中打著轉的乒乓球徹底炸掉。

爆炸的氣浪讓憤怒略顯狼狽地摔了個狗啃泥,趴在地上的他轉頭一看,陸凡竟然輕鬆地讓球拍在指尖轉起來,一臉看熱鬧的表情看向憤怒。

嘲諷,這是赤果果的嘲諷!

憤怒這下子可真是有點怒了,從小到大,他作為一個準職業選手,經受過多少風浪,進行了多少地獄般的魔鬼訓練,才練就如今這個打球的本事。

如果……如果不是因為自己性格太過耿直容易得罪人,被教練和隊友排擠,他怎麼會甘心在這世龍娛樂城呆著。

是的,從市乒乓球隊被迫退役之後,憤怒就完全變了一個人,在東海市區製造了幾起爆炸案之後,他就被世龍娛樂城收入麾下,成為了錢世龍的看門狗。

如今他作為一個看門狗的尊嚴,也快要被陸凡這個毛頭小子消耗殆盡了,這是他絕對不允許的。

憤怒扶了扶自己腦袋頂上的海盜帽子,站起身來整理了一下衣服。

我在女子監獄當管教 「行啊,小子,看樣子我得拿出真本事來了,不然你恐怕不知道,以前東海市乒乓球隊人稱魔鬼球王的扛把子,是什麼樣的水準。」

「大叔你有這打球的本事,怎麼不繼續打職業?」陸凡好奇地問道。

「你管我!」憤怒怒吼一聲,這貨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陸凡也不理他,仍舊自己發球,於是新的一輪對戰開始。

這一局的球路和第一次發球幾乎一模一樣,所以憤怒這次打算避免第一局的情況。

但他很快就無力地發現,自己幾乎失去了對比賽節奏的掌控能力,無論他採用怎樣的行動誘使陸凡同自己遠程對拉,陸凡都不為所動。

陸凡的腳下彷彿已經形成了一個固有結界,無論怎樣的角度打過去,他都能在這個結界里把球打回來。

在倒計時快結束的時候,憤怒眼看著球又要朝自己的面門打過來,趕緊下意識地把球拍在自己臉前擋住。

這枚速度極快的球,在被憤怒的球拍彈開之後,向一側窗戶的方向飛去。

啪啦——

球打碎了玻璃,飛出了窗外。

隨後,轟地一聲,球在東海市的夜色之中炸響。

憤怒吞了吞口水,額頭上沁出了細微的汗珠,剛才同陸凡對局時的那股壓迫感,那種對無法控制比賽節奏的無力感,實在是讓他印象太過深刻。

這小子是怪物嗎?

陸凡看著憤怒那陰晴不定的臉色,心中感嘆,他自然不是什麼怪物,只是有概率線顯示,能夠提前預判對方的行動,然後打出正確的節奏而已。

言靈系統的技巧線只是賦予了陸凡職業選手的身手,但怎麼利用這種身手掌控比賽的節奏,卻是需要系統使用者——也就是陸凡自己去把握的。

然而,陸凡並沒有給憤怒想這件事的時間,反正他也想不明白,他抓緊催促著對方趕緊發球,畢竟自己這邊還有正事要做。

「大叔你,莫非是退縮了?」他用言語挑釁著對方。

「啊?」憤怒的鬍子都快豎起來了,被一個毛頭小夥子如此挑釁,這對他簡直是奇恥大辱。

他重哼一聲,撿起一枚新球,朝陸凡發動了進攻。

於是,陸凡和憤怒就這樣各自輪流發球,開始對局起來。

雖然憤怒眼中充斥著熊熊燃燒的怒火,但似乎並沒有辦法改變雙方的對局狀態,一切彷彿都在按照同一個劇本發生著。

輪到憤怒發球的場合,陸凡就和他玩遠程對拉,無論憤怒怎麼各種賣破綻勾引,使出了渾身解數,陸凡也沒有上當。

輪到陸凡發球的場合,他就不停地拉近自己和憤怒的距離,把雙方的位置重新帶到球桌前,憤怒同樣無能為力。

於是,憤怒懷著驚恐的眼神,一次又一次地看著乒乓球從自己球拍上彈開,朝四周的窗戶飛去,然後在飛出窗外的一瞬間,發出一陣陣爆炸的火焰和巨響。 「轟——」

「轟——」

「轟——」

「轟——」

「轟——」

……

東海市東山區的夜空之中,不停地響著這樣的爆炸聲。

很多住在附近的居民,揉著惺忪的睡眼,打開窗戶張望著。

「誰啊,大半夜的,還讓不讓人睡覺啊,放什麼炮仗啊這是!」

「這是世龍娛樂城的方向?」

「看那庸俗的大金磚建築,應該是沒錯了。」

「又是世龍娛樂城,這次又在搞什麼幺蛾子啊!」

「是時候打市長熱線反映一波了。」

人們嘰嘰喳喳地議論著。

此時,在世龍娛樂城大樓前的步行街口,雷霆和她的隊員們,也停了下來,抬頭觀望著半空中的爆炸。

奉旨成婚,抱緊我的小奶狗 因為娛樂城派人將廢棄的車輛堵住了兩側的街口,所以特搜課的警員們決定下車步行前往,誰知道還沒走兩步就遇到這情況。

「雷霆姐,這世龍娛樂城到底是怎麼回事,大晚上的,不是朝外掉人就是砰砰砰地一直爆炸。」

副手女孩有點納悶。

雷霆搖搖頭,從警這麼多年,她也從未遇到過這樣的情況。

「小白,待會我們進入的時候,一定要小心,不能掉以輕心,需要謹慎行動。」

「了解,我會吩咐下去。」白姓女孩點點頭,傳達命令去了。

雷霆看向世龍娛樂城那棟大金磚的眼神,也漸漸犀利起來。

……

東海市東山區一棟高層的單身公寓。

牆上的時鐘指向了晚上十點,此時,雷婭正在書桌前的筆記本電腦上,整理著未來幾天的課綱教案。

在筆記本旁邊,放著一杯熱氣騰騰的咖啡,她正打算抬手去拿咖啡。

「轟——」

「轟——」

「轟——」

外面的夜空之中,不斷地傳來爆炸聲。

「嘖!」

這股爆炸聲也打斷了她正在寫的課綱思路。

也不知道是誰這麼閑的蛋疼,大晚上的在這放炮仗?!

她不禁苦惱地揉了揉眉心。

這股爆炸聲讓她想起了另外一件讓她心神不寧的事情。

晚上,在開車回家的半路上,她停在十字路口等紅燈時,意外發現陸凡和伊利亞,朝著一個平時不太走的方向走去。

當時她本想停車下來問一下,但是趕上了綠燈,後面的車一直在催,於是便只得開走。

待她在下一個路口把車轉回來的時候,發現陸凡已經消失不見了。

起初她以為是自己看錯了,後來又覺得自己有點神經質,或許陸凡是帶著伊利亞出來約會呢?畢竟是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嘛。

會不會是自己單身久了,連這種事也意外地察覺不出來了?

她自嘲地笑了笑,就暫時忘了這件事。

然而,窗戶外面傳來的爆炸聲,又把她那掩藏在心底的擔心情緒勾了出來。

而且,回家之後,她試著聯繫了一下陸凡的手機,結果一直無法接通。

「唔……還是不太放心,我打電話問一下吧。」

她念叨著,從電腦的一個文件夾中調出了班級學生檔案,找到了陸凡家裡的電話。

此時陸凡家的雙層小宅子,雙葉在浴室中,正打算脫衣洗澡。

雙馬尾被她解開,變成了秀美的披肩長發,她用柔嫩的小手慢慢地褪著腿上的白絲襪,一寸一寸地露出雪白的肌膚。

「叮鈴鈴鈴~」

電話響起,雙葉於是就這麼穿著褪到一半的白絲,噠噠噠地走到走廊,接聽了電話。

「喂?這裡是陸家。」

「你好~」雷婭聽到對面是一個小姑娘,讓自己的聲線盡量溫柔一點,「請問這裡是陸凡同學家嗎,我是他的班主任雷婭。」

「哦,是雷老師嗎?您好哦,我經常聽我哥哥提起您呢!我是他妹妹雙葉!」雙葉露出開心的聲音。

經常提起我?肯定是沒說我好話吧?雷婭在心裡碎碎念著。

「對了,雙葉,你哥哥呢?」她趕緊問正事。

沒想到雙葉在聽到她這麼一問,露出一種迷茫的聲音:「……哥哥不是在老師那裡嗎?」

「啊?」雷婭一愣。

「哥哥傍晚打電話來說,晚上要和同學們一塊去老師你開的補習班學習,今晚可能就住在附近的賓館了,怎麼,我哥他還沒過去嗎?」

雙葉露出擔心的聲音。

「啊……哦……對,是有這麼回事,你瞧我這記性。」雷婭用大大咧咧的語氣說著,「不好意思啊雙葉,打擾你了,你哥他應該還在補習班那裡,我待會過去找他。」

「哦!」雙葉露出放心的聲音,「我哥給您添麻煩了。」

「呵呵,真乖,那就再見啦。」

「嗯,老師再見吖~」雙葉乖巧地說了一句,就掛掉了電話。

雷婭笑眯眯地掛斷電話之後,臉色瞬間就變得冰冷。

很明顯,剛才她只是怕雙葉擔心,對她說了謊而已。

補習班?開什麼玩笑!連她本人都不知道自己還開過這玩意兒。

陸凡這臭小子,這是又瞞著自己這個班主任,在搞什麼事!

雷婭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鐘,已經接近十點一刻,這麼晚,他一個學生,還帶著自己的女同學,在外面做什麼?

外面不斷響起的爆炸聲,加劇了她的這種不安感,她咬咬牙,抓起外套和桌上的車鑰匙,就朝外走。

與此同時,她的腦海中檢索著「東海一中萬事屋」的成員信息,很快就找到了一個靠譜的人——陶雪然。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