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一聲驚天悶響驟然響起。

卻是林逸的鐵拳,攜帶驚天之威,狠狠的砸在羅元亮的肩膀上,還好,不是一擊致命的位置,但,即使如此,依舊是血肉橫飛,凄慘至極,帶給了羅元亮一股非人的劇痛。

羅元亮痛的滿臉猙獰之色,嘴角有鮮血溢出,神情狼狽至極,作為一名天才,他非常清楚作戰之中走錯一步能夠帶來什麼樣的後果,正所謂,一步錯,步步錯!

他現在就有這種感覺,整個戰鬥的節奏完全被林逸拿捏在手裡,現在就是林逸想怎麼打就怎麼打,而他只能被動的防禦。

一拳之下,經脈炸裂。

依然是重傷。

也虧他根基紮實,實力足夠強,否則的話,這麼硬生生被林逸砸了一拳,恐怕整個肩膀都會炸成血霧。

「林少……我,我不是你的對手,我願意退出爭奪混沌至寶的機會,還請林少能夠開恩饒我一命!」

羅元亮雙眼痛苦,神情悲憤,咬著槽牙,盯著林逸無比惶恐不安的哀求道。

沒辦法,現在他就算是拚命也是被林逸壓著打的節奏,而且,此時經脈已經受傷,實力大不如從前,拚命他是一點活下去的機會都沒有啊!

周圍眾人一看,個個神情都有些唏噓,羅元亮的修為在他們之中不是最頂尖兒的,但也絕對可以算得上是中上游的存在,可現在呢?

直接被打的求饒了,可見林逸的實力是何等的可怕,原本,不少對林逸不爽的人,此時一個個卻像是孫子一般,無比恭敬的低下了頭,沒辦法,惹不起啊!

林逸聞言,嘴角微微揚起了一抹弧度,盯著羅元亮冷冷的笑道:「饒了你也不是不可以,不過,跪下,獻出你的儲物戒指跟法寶吧!」

「什麼?」

眾人一聽,都是神情一怔,林逸這也實在太過分了吧!

作為一名修士,如果失去了這兩樣東西,試問,他跟普通人還有什麼區別呢?

羅元亮一聽,也是面色大變,神情變得無比憋屈憤怒起來,咬著槽牙,盯著林逸猙獰的怒吼道:「林逸,做人留一線,曰后好相見。」

「呵呵,我跟你這樣的廢物有什麼好相見的?今天我能打敗你,明天我照樣也能夠輕鬆弄死你,少廢話,三個呼吸的功夫,是要命呢,還是要財你自己考慮清楚!」

林逸冷冷的呵斥道,這一打不過就想要威脅了,你動手拚命的時候,怎麼沒有想過以後好相見呢?

羅元亮聞言,面色一下子陰沉到了極致,只要他今天把東西交出去,就算是能夠活下去,他也註定要成為所有人眼中的笑話。

與此同時。

周圍,其他的強者,也都是臉色一變再變!!!

心底有些森寒。

林逸實在太囂張了,只是,他們去不敢有絲毫的不滿。

羅元亮都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了,更何況是現如今的林逸呢?

剛剛衝到第四十個懸空島的藍家大供奉,此時心底再度凝重一分,在寶庫門口的時候,他還能壓著林逸打,當時,他確定,自己殺林逸絕對不會太麻煩,可現在……

「該死的東西,他怎麼可能進步這麼快的?」

藍家大供奉要瘋了,因為,此時他已經沒有信心打敗林逸了。

林逸進步的實在太快。

簡直妖孽的無法形容。

他的心情沉重到了極致。

不管是他的性格,還是林逸的性格,都已經註定,他們兩人之間,這次必須要死一個才能夠了結,只是現在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混沌至寶上,暫時還沒有心思決生死罷了!

一旦這次尋寶之旅結束,到時候,恐怕也就是他們兩人動真格,拚命的時候了啊!

「看來,今天的混沌至寶必須要拿到手裡啊!要不然,恐怕會出事兒!」

藍家大供奉咬著槽牙,面色陰沉十萬分的在心裡嘀咕道。

而此時,羅元亮終究還是慫了,手腕一抖,一枚儲物戒指,以及他隨身攜帶的法寶便直接朝著林逸的手中飛去,而後,整個人轉身就朝著外面走去。

活著,一切都有可能,可一旦他死在了林逸的手裡,那可就什麼都沒有了。

再者,以他的修為跟實力,想要拿回現在失去的這些東西,也絕非難事兒。

林逸見狀,咧嘴哈哈一笑,收起法寶,看了一眼儲物戒指之後,便轉身再度朝著那雕像沖了過去。

別人不清楚取這混沌至寶有多麻煩,有多危險,可他再清楚不過啊!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只要他的九命金鎖不出現,這混沌至寶恐怕無人能夠取走!

就在這時。

仙師無敵 突然,一陣恢弘的嗡鳴之聲驟然響起。

只見,眾人頭頂上方驟然出現了一片金燦燦的大字,這大字就像是投影一般,漂浮在虛空之上。

「混沌至寶,珍貴無比,德不配位,不能取走,特留下三道考驗!」

一片大字金光燦燦,可是卻讓眾人有種想要罵人的衝動了,德不配位?他們頂著可怕的壓力,現在好不容易走到這裡,你竟然說德不配位?

還要再弄出三道考驗?

便是一直神情冷漠,看起來彬彬有禮的白星辰,此時都忍不住罵了一句,這事兒實在做的太不地道了,他們現在的準備根本不夠充分啊!

很可能會死在三道考驗之中啊!

下一秒。

湛藍色的火焰出現在了第四十七座懸空島上,這火焰虛無縹緲,給人一種十分怪異的感覺。 可是誰也不能否則它的強大跟可怕,特別是那妖異的氣息,簡直就像是在夜晚見到了鬼火一般,讓人的脊背抑制不住的都有種發涼的感覺。

隨後,第四十八座懸空島上也驟然出現了一片火海,這火焰卻赤紅如血,同樣可怕到了極致,甚至,隱約還有一股股濃郁的血腥氣息瀰漫開來,那感覺,彷彿這些火焰都是用鮮血提煉而出的一般。

這下便是白星辰都忍不住眼睛一瞪,面帶一抹濃濃的凝重之色,實在是這火焰太過可怕恐怖了一些,那種波動,便是他都承受不起啊!

「神魔寶血,這,這根本不是火焰,這是上古的神魔寶血啊!~」

突然,藍家大供奉扯著嗓子,瞪著眼睛,震怖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整個人都抑制不住的在顫抖啊!

神魔寶血,上古神魔的精血,珍貴無比,每一滴都堪稱是讓世人爭相搶奪的寶貝啊!

可現在,竟然出現在了這裡,最恐怖的是,這神魔寶血還能夠有如此可怕的波動,顯然,這寶血內部的神力還未曾消失,一旦煉化的話,那能夠得到的好處簡直無法言喻啊!

甚至,在藍家大供奉的眼裡,這神魔寶血的價值,遠遠都超出了混沌至寶啊!

畢竟,混沌至寶雖然珍貴,可是煉化起來卻無比的困難,而且也不是一般人能夠煉化的,至於最後能夠提升多少的修為跟實力,卻不得而知了!

但是,這神魔寶血卻不同了啊!一旦能夠煉化,得到的好處可是十分明顯的,特別是對於一些血脈強大,但是血脈濃度卻又不高的修士來說,那簡直就是無上的寶葯啊!

傳聞,曾經有一隻小麻雀修成人人形,成為行走一方的大妖,只是,因為他體內血脈之力太過薄弱,一隻無法成為雄霸星域的存在,可當他無意間得到了一滴神魔寶血之後,卻徹底的改變了他的命運。

小麻雀一舉激發了體內的遠古祖血,一舉成為了讓無數人顫抖羨慕的不死鳳凰,哪怕是現在都還在域外星空雄霸一方,留下了讓無數人羨慕,嚮往的傳說。

可見神魔寶血的可怕跟恐怖。

「神魔?這是神魔寶血?」

眾人一聽,再度神情一怔,隨後個個目光無比驚動的看向了那跳動的赤紅火焰。

這一看,眾人也都動用上了靈氣,自然能夠清楚的看到,在那可怕的火焰之中,此時正有一粒如同紅棗一般的寶血在微微的閃爍著光芒,給人一種十分強大恐怖的感覺。

「真的是神魔的寶血!」

「我的天啊!這,這寶庫到底是什麼人的?」

「可不是,不但擁有混沌至寶這等無上的存在,現在連神魔寶血都有?」

一道道驚呼聲不斷的響起。

天命為凰:毒醫三小姐 一雙雙無比羨慕的目光也死死的盯著那神魔寶血。

便是林逸此時都愣住了,神魔寶血,他也見過,也吞噬過,可是他曾經吞噬的那一滴卻遠無法跟眼前的這一滴相媲美啊!

這一滴簡直就像是祖宗一般,那種神威浩蕩,那種能夠衝破蒼穹的氣息,簡直可怕恐怖到了極致啊!

最讓林逸詫異不解的是,此時他體內的鮮血竟然微微的在蕩漾,那種感覺,彷彿,就像是孤獨寂寞許久突然遇到了自己的同伴一樣。

這種感覺在上一次吞噬神魔寶血的時候,林逸可不曾有過啊!

「難道是跟我的血脈有關?」

林逸眉頭緊皺,暗暗思索,不過卻已經下定決心,這一滴神魔寶血,他拿定了,便是傳聞中的神魔降臨,也擋不住他!

而此時,第四十九座懸空島上也終於有了動靜,一尊神靈,金光燦燦,手持一把青龍偃月刀,雖然只是站在那裡閉著雙眸,可是散發出來的氣息跟波動依舊恐怖到了極致。

「這最後三座懸空島上的波動一個比一個恐怖,看來,想要得到混沌至寶還真不是什麼容易的事兒啊!」

有人神色凝重的嘀咕道。

雖然至寶在眼前,可是卻無人膽敢貿然上前啊!

這麼恐怖的波動,一個弄不好,絕對會死人的。

便是林逸,都靜靜的站在人群中沒有開口,這三樣至寶,在林逸看來,恐怕都是為了殺戮營造出來的。

足足過了數十個呼吸,才有人目光微微閃爍了一下,隨後豁然起身朝著第四十七座懸空島沖了過去,此時,能夠衝過來的幾乎都是一等一的天才妖孽,自然都是心高氣傲之輩。

「這第四十七座懸空島的火焰雖然不知來頭,不過我卓不凡要定了。」

卓不凡冷哼一聲,身形一動,便朝著第四十七座火焰上飛去。

眾人此時目光都死死的盯著卓不凡的身影。

「轟!!!!」

原本,還算是平靜的火焰,在這一刻,卻像是沾染到了汽油一般,轟然炸開,那火海足足有十幾米高,可怕到了極致,瞬間就把卓不凡吞噬。

「卓爾不群,非凡一生,給老子滾開!」

卓不凡的怒吼驟然從火焰之中傳來,隨後,那如同鬼火一般的火焰,便轟然一震,朝著四周散去,可下一秒,這些火焰卻如同退卻的海水一般,再度洶湧的涌了上來,瞬間就把卓不凡整個人淹沒。

「啊!!!」

凄厲,讓人心頭髮毛的慘叫驟然響起,整個過程連一分鐘都沒有持續到,卓不凡便直接化成了灰燼,而那火焰的顏色似乎竟然濃郁了一分。

這一幕,可把眾人看傻眼了。

「難道是屍火不成?」

有強者發出了驚呼。

「屍火?那是什麼火焰?」

眾人聞言都是神情一怔。

那強者見狀,神色無比凝重的說道:「人活著的時候,一共有三把火,一盞在頭上頂著,另兩盞在肩膀上,說是人身上的陽火,這火焰本就無比的詭異妖孽,此時,卓不凡成為灰燼之後,明顯增強了三分,所以,我懷疑,這便是傳聞中的屍火。」

那名強者目光無比凝重的說道。

眾人一聽,也都瞬間明白了。

便是林逸都微微有些錯愕,顯然沒有想到,這第四十七座懸空島上的竟然是屍火,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有些難辦了啊! 屍火之恐怖,那可是眾所周知的,而且他們攜帶著生前的怨氣,很容易給修士的心神上造成印記,一旦那樣,便是有能力活著從這屍火之中走出去,也必然會影響他以後的修為。

更何況,卓不凡可是荒古之境後期的修為,他的實力絕對堪稱是眾人之中最頂尖的存在,可他在這屍火之下都撐不住一時三刻,試問其他人如何有膽子,有能力在這屍火之中生存呢?

一時間,眾人面面相覷,個個都愣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上前,沒有勇氣,就此離開,他們也不甘心啊!

而林逸也沒有一點著急的意思,他還真不相信,這群人的心理素質能比他強,再者,教主級別的強者一直沒有出現,他這心裡還真是有些沒底,那些傢伙才是這次尋寶之旅最大的變數啊!

重生之錦繡春 「既然諸位,都不願意做這個先鋒官,那我來好了!」

一名穿著七星道袍的男子走了上來,淡淡的冷笑道。

眾人一看,都是眼睛一瞪。

「唐鶴?這可是屍火,一旦沾染上會死無全屍的!」

有人抑制不住的提醒道。

唐鶴聞言,咧嘴淡淡的笑道:「我輩修行中人行的便是降妖除魔,這屍火之內蘊含著滔天的邪氣跟怨念,倒是考驗我輩修行之力的最佳去處。」

話落。

唐鶴便一步跨出,直接朝著第四十七個懸空島飛了過去。

眾人見狀都是眼睛猛的一瞪,一臉關切,想要看看唐鶴是否能夠在這兒第四十七個懸空島上站穩腳跟。

當唐鶴落下的瞬間,屍火就像是遇上了汽油一般,轟的一下炸開,火焰足足有一二十米之高,宛如滔天的巨獸,瞬間就把唐鶴吞噬在其中。

「完蛋了,這屍火實在太過可怕跟恐怖,這唐鶴怕是要死在這裡了。」

「不錯,這麼濃郁的屍火其中蘊含的怨念,簡直滔天,遠不是一般人能夠擋住的,他貿然進入其中,這次恐怕要見無量天尊啦。」

眾人都忍不住有些唏噓,實在是這屍火,太過恐怖跟厲害,他們根本就擋不住啊,而且混沌至寶就在眼前,如果搞不定這屍火,如何能夠去取那混沌至寶呢?

可林逸的目光,神色,卻依舊非常的平靜,這唐鶴雖然年紀看起來跟他差不多,可是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卻十分的渾厚恐怖,有如一名成名多年的老前輩一般,林逸可不相信這唐鶴會自尋死路。

果然,下一秒,滔天的火焰竟然開始慢慢收斂起來,隨後,唐鶴的身形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只見唐鶴莊嚴肅穆,雙眼緊閉,盤膝而坐,彷彿平日里的修行打坐一班平靜,周圍的火焰宛如一名名從地獄里跑出來的厲鬼一般,不斷的朝著他蜂擁而去,可是卻始終無法對他造成任何的傷害。

這一幕簡直把眾人給驚呆了。

這火焰的威力有多可怕,他們可都是親眼所見,絕非一般人能夠承受的,可現在唐鶴竟然如入無人之境。

「這唐鶴修行的到底是什麼功法?竟然能夠擋住這如此可怕的火焰?」

宋先生今天又等不及了 「傳聞,道家有三味真火這種無上神通,現在看來果然名不虛傳。」

「三味真火?」

眾人一聽,都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道家的三味真火,那可是在這諸天萬界都無比可怕恐怖的神通,雖然這些年幾乎已經無人能夠修行,可但凡是能夠修鍊出三味真火的人,幾乎都可以雄霸一方,成為讓人畏懼的恐怖存在。

在上古時期,一名大神是否有能耐,還真要看他是不是會動用三味真火這門神通,如果唐鶴真的會道家的三味真火,那倒也能夠讓眾人接受了。

數十個呼吸之後。

這恐怖的屍火開始漸漸變得暗淡起來,彷彿其中的怨念真的被唐鶴超度煉化了一般。

林逸看向唐鶴的目光也越發的好奇了起來,這唐鶴絕對不簡單,從他們進入寶庫到現在,這傢伙一直就像是一個影子一般,跟在眾人的背後。

若不是,這次唐鶴為了驅散這火焰,眾人恐怕都不會把他放在心上。

事出反常必有妖,這場合,明明修為如此逆天,可卻一直表現的如此默默無聞,可見他心中絕對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眾人一看,唐鶴竟然真的能夠壓制著屍火,一個個的臉上都抑制不住的浮現了一抹笑容。

若是這些攔路虎都能夠被唐鶴祛除乾淨,那對他們來說是最好不過的了,畢竟所有人的終極目標可都是那神像胸前的混沌至寶。

唐鶴在這火焰之中,一座便是數個時辰,在不少修士都面色蒼白,幾乎要頂不住的時候,唐鶴才豁然起身,穿著寬大道袍的手臂輕輕一揮,頓時靈氣蕩漾,宛如甘霖一般從天而降,四周跳躍的屍火在瞬間就被泯滅。

唐鶴抬頭看著眼前的眾人,抿嘴淡淡地笑道:「諸位,我只能破這屍火,第四十八關的是神魔寶血需要極為強大的血脈以及無比恐怖的修為,才能夠得破除,我是不行了,希望有能力的道兄可以出來幫忙一二!」

唐鶴淡淡一笑,便站在一旁。

白星辰,藍加大供奉等人見狀,也不再遲疑,紛紛上前一步,跳在了第四十七個懸空島上,個個目光如炬,死死地盯著第四十八個懸空島上面跳躍的神魔寶血?那神魔寶血明明只有一滴,可是散發出來的波動卻彷彿能夠鎮壓諸天萬界一般。

「諸位,現在大家都在一條船上,如果有把握煉化那什麼神魔寶血,大可以上前一試!」

藍家大供奉扭頭看著背後的眾人,神色有些陰鷙凝重的說道,他年歲已高,別說沒有這個本事,就算是有這個本事他也不敢貿然去煉化神魔寶血這等無比逆天的至寶啊!

畢竟,萬一有點什麼意外,他這老身板兒可扛不住,隨時都可能被這什麼神魔寶血反噬,成為屍體,他為人可是無比奸詐的,自然不願意以身犯險,只希望有人能夠幫他出頭了。 眾人聞言再度面面相覷,一個個兒都紛紛低下了腦袋,這寶庫之內危險重重,誰也不願輕易冒險啊!

畢竟這裡跟別的地方不同,別的地方如果出點什麼小意外,頂多也就是受傷而已,可算這裡一旦擋不住,那麼等待他們的隨時就可能是滅頂之災,這後果無人能夠承受。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