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三翻四次反悔,那是人做的事兒嗎?

正怨氣衝天的端木倩一聽,頓時眼睛一亮,神情瞬間變得激動起來,急忙看著胡莽獰笑道:「胡莽哥哥,你放心,我一定會親手把他撕成無數的碎片的。」

說著,端木倩竟然還咬著槽牙,大手緩緩在空中抓了一把,彷彿林逸已經成為了碎片一般!

胡莽見狀微微點頭一笑,便不再說話了。

此時天心的所有心神也都落在了林逸的身上,倒是沒有注意到其胡莽跟端木倩的動作。

「師弟,你是否還能夠繼續創造新的記錄呢?」

天心心裡有些激動的嘀咕道。

若是林逸真的能夠拿下這宣花板斧,那可謂是整個天諭書院的功臣了,別看天諭書院號稱是整個崑崙虛內最恐怖的書院,強者如雲。

可這裡面卻不包含哪些上古的家族,如姜家,如這胡家他們都是有屬於自己的底蘊跟傳承,是斷然不會輕易讓族中子弟去天諭書院學習的。

可一旦林逸能夠拿下宣花板斧,那就不一樣了,這件事兒一定會轟動整個崑崙虛,最差也能夠從其他一些上古世家中拉攏不少的強者。

這對於壯大天諭書院可是有著非常巨大的幫助。

「他,他應該不能前行了吧?」

有強者面色蒼白,有些懷疑的看著林逸嘀咕道。

「他動了,我的天啊!他動了!」

有人激動的全身顫抖,指著林逸尖叫了起來。

「什麼?難道,難道他真的能夠取走宣花板斧不成?」

周圍眾人一聽,全部再度神情貫注的看向了林逸。

可不是,此時的林逸竟然再度邁開雙腿朝著前方走去。

「砰!」

大地猛的一顫,彷彿發生了地震一般。

「咔咔!!!」

一道道炸裂的聲音驟然從林逸的腳下傳來,那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青銅地面上,在這一刻,竟然炸開了一道道裂紋,宛如蛛網一般快速的朝著四周蔓延。

「我的天啊!這,這竟然一腳踏碎了地面,那他剛剛落下的那一腳該是何等的恐怖啊!」

眾人感覺自己的頭皮都開始發麻了一般!

一個新的空間殘片被發現,必定會引起很多貪婪者的注意,這裡的青銅地面之所以保存完好,不是因為它們不值錢,而是因為它們根本無法挖掘啊!

正所謂賊不走空,可來到這裡的每一個人卻全部都傻眼了,因為它們走空了。

沒辦法啊!

實力不允許啊!

他們不想走空也不行啊!挖不開啊! 可見這地上的地板是何等的堅固,連那些靠著挖掘寶貝吃飯的傢伙都弄不走。

可現在。

這無比堅固的青銅地板竟然炸開了。

眾人如何能不震驚呢?

「他現在承受的力量到底是多少啊?」

眾人紛紛瞪著眼睛,驚悚十萬分的在心裡嘀咕道。

便是林逸此時都有些好奇了,他的軀體並沒有刻意的強化訓練過,基本上就是正常的修行,可現在,他的身上足足承受了接近四百萬斤的偉力。

這一腳落下去,便是一座小山恐怕都能夠踏成齏粉,按道理他的軀體也應該會承受十分恐怖的力量才對。

可此時,他的骨頭並沒有斷。

雖然他現在承受的力量也非常的可怕恐怖。

可最少還在能夠承受的範圍內,這不禁讓林逸的心裡有些好奇了,他不止一次懷疑過自己的體質應該是上古的某種寶體,只是卻一直找不到證據而已。

「今天,我倒要看看我的潛力到底有多大!」

林逸咧嘴詭異的獰笑了起來,而後,體內的靈氣竟然慢慢的蟄伏起來。

壓力在這一刻就像是滾滾蕩蕩的潮水開始迅速暴增。

「嘎吱吱!」

林逸的腰桿開始慢慢的彎了下去。

「還是不行嗎?」

眾人心頭一顫,忍不住浮現出了一抹惋惜。

林逸能夠走到這裡,已經開創了新的記錄,甚至在很多人的心裡,都已經默許林逸拿走這宣花板斧了,畢竟,林逸讓他們見識到了什麼叫做恐怖。

可此時,這個在他們眼裡有著無數可能的天命之境小子,竟然出現了不支的情況,眾人如何能不揪心呢。

「哼!我還以為有多大的本事呢,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啊!」

端木倩一看,那心裡簡直就像是吃了蜂蜜一樣開心,忍不住得意忘形的大笑了起來。

胡莽見狀這心頭也忍不住悄悄的鬆了一口氣,林逸若是拿下了這宣花板斧那對他的打擊可就大了去了。

林逸此時也眉頭緊鎖,在外人看來,頗有幾分像是遇到了難題的感覺,可是林逸自己心裡卻樂開花了,他現在收斂了三成的靈氣,可也僅僅只是讓他整個人彎下腰而已,依舊無法讓他的骨骼炸裂啊!

「馬德,再狠一點!」

林逸咬著槽牙,咧嘴瘋狂的笑了起來,而後猛的往前沖了過去。

「啪嗒!」

「啪嗒!」

「啪嗒!」

一道道清脆的腳步聲驟然在眾人的耳邊響起。

「什麼?」

所有人在這一刻都有種見到了鬼一般的感覺,紛紛往前一步,瞪大了眼睛,驚悚十萬分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此時。

林逸距離那宣花板斧竟然僅僅只有一步之遙了。

這也使得林逸能夠清楚的看到宣花板斧上面的紋理,光是看上一眼,林逸便知曉,這宣花板斧的來頭絕對不一般啊!

那紋理看似簡單,可是卻給人一種王者般的大氣,給人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

那斧頭的開鋒處便是林逸看上一眼,都有種目光灼痛的感覺。

豔驚兩朝:眸傾天下 只不過林逸此時也狼狽不堪啊!接連前行了好幾步之後,他承受的壓力也在瞬間達到了一個無比恐怖的地步,體內的骨骼在這一刻全部炸開,便是整個人都被那可怕的仙焰壓的趴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一分鐘過去了。

三分鐘過去了,

十分鐘過去了。

……

隨著時間慢慢的推移,眾人心中的希望似乎也慢慢的熄滅。

「終究還是死了嘛?」

胡莽眨巴了一下眼睛,神情有些複雜的在心裡嘀咕道。

「哎,看來這宣花板斧的確是上古神明使用過的啊!哪怕那神明不知道去哪裡了,他的板斧也依舊不是我等凡人能夠擁有的啊!」

「可不是,能夠藉助這宣花板斧提升一下修為已經很不錯了,可笑我曾經竟然還痴心妄想,想要得到這宣花板斧,哈哈,簡直不自量力啊!」

一名名強者紛紛有種頓悟的感覺,揚天哈哈自嘲了起來。

曾幾何時。

這宣花板斧可是每個人心中的目標。

但凡是來這裡修行磨礪的人,沒有人不想要得到這宣花板斧。

可現在,通過林逸的表現,他們清楚的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想要得到這宣花板斧根本就是痴心妄想啊!

他們沒有胡莽的實力,也沒有能夠踏碎青銅地板的實力,如何能夠有資格取走這宣花板斧呢?

「馬德,這次玩大了!」

趴在地上,面朝地的林逸忍不住咧嘴自嘲一笑,而後,收斂的靈氣在這一刻再度如同泄閘洪水一般瘋狂的沸騰了起來。

同時。

神府這個無比逆天的東西在這一刻,也沒有絲毫的保留,瘋狂運轉起來,開始幫助林逸療傷。

「天心,你的男人貌似已經死透了,跟我走吧!」

端木倩嘴角上揚噙著一抹殘忍猙獰的冷笑,盯著天心冷冰冰的說道。

在來的時候,端木倩就已經在心裡想好了,今天,只要能夠遇到天心,她是絕對不會放過對方的,一定要拿下天心。

畢竟到了胡莽這種境界,能夠陪她來一次這種不入流的空間碎片,已經是給足了她的面子,想要讓胡莽再度陪她來一次這裡根本不現實。

「跟你走?」

天心一聽,頓時猛的一顫,那絕美的臉蛋兒也在瞬間被一層濃濃的驚恐所覆蓋,她不傻,自然知道端木倩此話的意義是什麼。

當即天心面色陰沉了一分,盯著端木倩冷冰冰的呵斥道:「端木倩,你不要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本小姐今天就算是死在這裡,也不會跟你走的。」

「呵呵,死?你是生是死,可不是你自己說了算!」

胡莽聞言,咧嘴高傲的冷笑了起來,那神情,彷彿天心的生死都在他一念之間一般,讓人望而生畏。

天心一看,頓時面色驟變,如果胡莽真的要出手的話,她鐵定不是胡莽的對手的,當即心念一動,就準備朝著那宣花板斧衝去。

在整個空間殘片中,她唯一的生路便是在哪宣花板斧之下,只要她能夠逃到胡莽也不敢去的地方,那就足夠了,至於是生是死,天心倒是不介意了。 每一名修士在修行的時候,便都已經清楚自己的命運了,死亡對她們來說那便是家常便飯。

「哼哼,想走?那你要經過我的同意!」

胡莽見狀殘忍一笑,便宛如鬼魅一般朝著天心沖了過去,速度快如疾風,天心僅僅只是剛剛一動,胡莽便已經到了她的背後。

「不好!」

天心面色大變亡魂俱冒,幾乎沒有任何的遲疑,轉身就是一掌朝著背後打了過去。

「砰!」

一聲巨響。

隨後天心便感覺自己就如同狂風之中的一片枯葉一般,身形根本不由自己,緩緩朝著後方倒飛了出去。

「砰!」

又是一聲悶響,天心感覺自己的大腚都像是要被摔成兩半一樣,重重的跌落在了端木倩的面前。

「倩倩,她已經被我封印了經脈,現在就是一隻待宰的羔羊,你想要怎麼樣都可以!」

胡莽背負雙手,宛如掌控凡人生死的神王一般,高傲的冷笑道。

端木倩一聽,頓時眼睛一亮,那叫一個激動啊!這一幕,她簡直做夢都在想,卻沒想到,今天她的夢一下就要實現了。

「天心啊天心,沒想到吧!你也有今天,一句話,要嘛成為以後給我洗腳的丫鬟,要嘛,今天本小姐在這裡把你剝皮抽筋,你自己選吧!」

端木倩手持一把明晃晃的長劍,一臉冷漠玩味的盯著理躺在地上的天心呵斥道。

此時,天心全身經脈被胡莽封印,那真是連自殺的力氣都沒有,簡直狼狽到了極點。

「端木倩,你若是有本事就只管殺,本小姐就不信你能夠活下去!」

分期付款限量愛 天心咬著槽牙,神情無比猙獰的怒吼道,對於自己的死,她倒是沒有太多的介懷,只是心裡卻覺得有些對不起林逸。

如果不是她硬要帶著林逸過來,林逸哪裡會死在這裡呢?

「師弟,若是有下輩子,師姐一定好好的補償你!」

天心緩緩閉上眼睛,一副求死的模樣。

「他,他,他起來了,他竟然起來了啊!」

突然,有人激動的直跳腳,指著宣花板斧所在的方位驚悚的尖叫了起來。

「刷刷!!!」

周圍眾人一聽,所有的目光幾乎都在第一時間鎖定在了林逸的身上。

這一看,簡直就像是山崩地裂了一般

包括胡莽在內,所有人都頭皮炸裂的呼吸停滯了。

有史以來第一個靠近宣花板斧一步之遙的人,有史以來第一個堂堂正正站在宣花板斧面前的人。

「呵呵,真是好寶貝啊!」

林逸白凈的大手落在宣花板斧上,感受著宣花板斧上面傳來宛如美玉一般的特殊質感,整個人簡直開心的不行了。

隨後體內磅礴到了極致的靈氣,在這一刻簡直就像是滔天海浪一般直接把整個宣花板斧包裹起來,瘋狂的煉化。

「這怎麼可能,他,他竟然真的拿到了宣花板斧?胡莽哥哥,現在怎麼辦?」

端木倩有些慌了神兒,全身顫抖,無比驚悚的抓著胡莽的袖子問道。

「該死的,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胡莽咬著槽牙,神情無比猙獰的怒吼道,他這位人皇榜上第五的強者都沒有辦法做到。

可林逸,區區一個天命之境的小子,竟然做到了,他如何能不震驚,不激動呢?

「你看好天心,她是籌碼!必要的時候拿她來威脅林逸!」

胡莽深吸了一口氣,強行壓下心頭的震驚小聲說道。

雖然他的實力超出林逸很多,可此時心裡也有些沒底了,實在是林逸的表現太過妖孽了。

「給老子小!」

林逸雙眼怒瞪,揚天發出一聲宛入驚雷一般的咆哮。

轟!!!

剎那。

虛空震顫,四方激蕩。

可怕的仙焰衝天而起,彷彿要覆蓋整片蒼穹一般。

整個空間碎片在這一刻都猛烈的顫抖起來,彷彿隨時都能夠塌陷一般。

這驚駭世俗的一幕,簡直把在小空間內的所有人都驚呆了。

仙焰暴漲沸騰,在天地間瀰漫。

那足足有五六十米大小的恐怖宣花板斧,在顫抖在縮小。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