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金俊才盯著金太保,一臉焦急的催促道,他現在只有一個想法,儘可能的拖延時間,最少,一定要為他活著離開金家而贏取足夠充足的時間。

「pia!」

一道響亮的耳巴子驟然落在了金俊才的臉上,赫然是一臉憤怒的金家家主。

「他再不堪,那也是你弟弟,你現在想要他死不成?」

金家家主咬著槽牙,怒瞪金俊才,一臉憤怒的呵斥道。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我管不了那麼多,龍家的人來勢洶洶,如果沒有人阻擋片刻,你我都會死在這裡的,都會死在這裡的啊!」

金俊才如喪考妣,一臉悲戚的怒吼道,顯然,已經被龍宇的兇狠給嚇的幾乎要瘋掉了。

「滄浪!」

一把金燦燦的寶刀驟然出鞘,金太保殺機凜然,盯著金家的家主冷冷的呵斥道:「父親,你帶這個廢材滾,我來拖延片刻!」

「什麼?」

金家所有人一聽,都是神情一怔。

沒有人能夠想到,平日里玩世不恭的金太保竟然有如此膽色,那可是龍家的鐵騎啊!銳不可擋的鐵騎啊!

「哈哈,好,我倒是沒有想到,這金家竟然還有一個有骨氣的人!」

龍宇濃濃的嘲諷聲驟然從外面響起,隨後宛如閑庭信步一般,同樣拎著一把大刀走了進來。

「龍少,整個金家已經在八百鐵騎的包圍之下,我保證,一個蚊子都不會飛出去!」

一名穿著黑色戰甲,威武不凡的龍家鐵騎走上前,恭敬的說道。

「什麼?」

眾人一聽,個個都如同驚弓之鳥一般,無比惶恐不安的看向了四周。

只見,四周的牆壁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站了不少的龍家鐵騎,一個個眼神冷漠,氣息彪悍,宛如死神一般,把整個別院都包圍起來,給金家眾人一種上天無門,入地無路的感覺。

「就是你屠戮我金家?」

金太保瞪著雙眼,神情陰鷙的宛如猛虎一般,盯著龍宇憤怒的咆哮道。

「呵呵,是啊!就是我要屠戮了你金家,你待如何?」

回檔少年時 龍宇盯著金太保一臉玩味的冷笑道,那神情頗有幾分貓抓老鼠的戲虐之感。

「你個該死的東西,今天老子要取了你的狗命!」

金太保咬著槽牙,瞪著眼睛,發出一聲怒吼,而後,身形一晃,手中的大刀就掄起,準備朝著龍宇殺過去。

「慌什麼?只不過是一群螻蟻而已,喝好了再說!」

突然,林逸的聲音,卻輕飄飄的響了起來,那感覺,簡直就像是在跟自己的朋友聊天一般,給人一種輕鬆到了極致的感覺,那字裡行間的輕鬆,簡直猶如在隔岸觀火一般輕鬆。

金太保手中的大刀戛然而止,硬生生的在半空中停下,整個人的雙臂都在猛烈的顫抖,槽牙也幾乎要咬碎了一般,可終究還是收回了自己的大刀。

他金太保在很多人的眼裡,都是一個紈絝子弟,可是卻鮮有人知道,他對於自己的承諾是何等的看重,只要是他金太保親口許諾的事情,就沒有違背過。、

他既然,承認了林逸的身份,那林逸便是他的老大,林逸的話,他金太保自然會聽。

當即,金太保一臉憋屈的轉身走到了林逸的旁邊坐下。

而林逸卻像是沒事兒人一樣,吃著面前的美味佳肴,楚紅則如同霸王的虞姬一般,同樣氣定神閑,溫柔的幫林逸倒酒,彷彿也沒有看到周圍那一個個煞氣衝天的鐵騎。

龍宇的目光此時,也落在了林逸的身上,咧嘴淡淡的冷笑道:「呵呵,看來你們金家人真的是在這朱仙鎮坐井觀天太久了啊!在本少的面前,你還敢裝?」

「龍少,殺了他,殺了他,我願意幫你殺了他如何?只求你放過我啊!我願意當你最忠實的狗,為你賣命,我真的不想死啊!」

金俊才聞言,頓時眼睛一瞪,彷彿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盯著龍宇無比惶恐不安的哀求道。

金家家主此時也發現了林逸的異常,實在太過平靜了,不管任何人見到龍家這些恐怖的鐵騎,都不可能表現的如此平靜吧!

少將軍的蒙面仙妻 除非是傻子,亦或者是有天大的依仗,根本沒有把龍家放在眼裡的意思。

傻子?林逸自然是不可能。

「難道……」一個讓金家家主都無比激動的想法驟然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中,隨後,盯著金俊才憤怒的呵斥道:「你個廢物,給老子閉嘴,我以前怎麼就沒有發現你這麼窩囊呢?事情是你惹出來的,現在讓你弟弟跟他的朋友給你出頭?」

「我不管,我不想死,你不是最寵我娘的嘛?她剛剛死了,你難道也想要看著我死去不成?」

黑道總裁霸道愛 金俊才瞪著眼睛,紅著脖子,青筋都一根根的凸起,無比憤怒的盯著金家家主咆哮了起來。

「你……」

金家家主聞言,頓時神色大變,他真是做夢也想不到以往,在他眼裡,顧全大局,處事有條有理,他甚至內定為金家接班人的金俊才,竟然會如此的不堪啊!

這簡直連金家的一個下人都不如啊!

最少,金家的下人,此時都還沒有開口求饒,可金俊才到好,已經到了要賣弟求榮了,這簡直把他氣的恨不得直接一掌拍死金俊才。

「三位倒是好雅興,這個時候,還有心情在這裡吃飯!」

龍宇看著神色平靜的林逸,嘴角也微微揚起了一抹笑意,而後,徑直朝著林逸走去。

周圍,其他金家的子弟見狀,一個個神色大變,惶恐不安的後退開來。

而龍宇則是踢開板凳準備入座。

正在吃東西的林逸一看,深邃的雙目頓時猛的一寒,放在桌子下面的腿,猛的一擺,直接踢在了那張板凳上。 「呼呼……」

勁風呼嘯,板凳直接被林逸一腳踹的飛了出去。

隨後,林逸放下手中的筷子,端起酒杯一飲而盡之後,才盯著面色陰沉到了極致的龍宇冷冷的笑道:「你算是個什麼東西?也有資格跟我坐在一起吃飯?」

「轟!!!」

周圍眾人一聽,個個都是眼睛一瞪,臉上充斥著濃濃的驚悚跟不安之色,每個人都驚呆了。

這也實在太狂妄了啊!

龍家的大少爺,在林逸的面前竟然連坐下的資格都沒有了?

龍宇的面色也在瞬間僵硬到了極致,最後,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低著頭,無比猙獰,瘋狂,嗜血的盯著林逸冷冷的笑問道:「小子,你剛剛說什麼?我好像沒有聽清楚,麻煩你在說一遍。」

總裁,你爬錯牀了 雖然,龍宇的口吻十分的輕鬆,可是在場眾人,卻分明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在那輕鬆之下的猙獰憤怒,以及無邊的殺機啊!

林逸這次可是闖大禍了!

「哈哈,小出生,你以為你是誰?在龍少的面前還敢放肆,哈哈,你簡直找死的不能再找死了啊!」

金俊才一看,連林逸這麼一個區區大羅金仙之境的小子,都敢表現的如此肆無忌憚,頓時就怒了,金太保毫無懼意就算了,畢竟對方的修為不俗,可林逸呢?林逸有什麼資格,表現的如此狂妄?

他只是一個大羅金仙之境的修士,在他金俊才的面前,不過是一個奴僕,一個下人的存在,可現在,就是這麼一個存在,竟然表現的如此狂妄,囂張,這豈不是在打他這個金家大少爺的臉?

金家家主一聽,也是被嚇的心臟瘋狂抽搐起來,隨後轉身便是一巴掌再度抽在了金俊才的臉上,這一巴掌他含恨而出,直接把金俊才的半張臉抽的都炸開,露出了森寒的白骨,神情凄慘到了極致。

「如果這個廢物膽敢再說一句話,殺了他!」

金家家主咬著槽牙,目光無比猙獰的咆哮道,別看他在龍宇的手中連一招都擋不住,可他畢竟是金家的家主,畢竟是整個朱仙鎮的王,他一怒,還是有幾分兇悍氣息的,當場就讓金家倖存的子弟回過神兒,當即便有兩人上前,拿下了金俊才。

他現在根本無力回天,唯一的機會,唯一的生機便是在林逸的身上,他只能把一切都寄托在林逸的身上。

林逸聞言抬頭輕蔑的看了站在他旁邊,彷彿隨時都能夠暴走的龍宇,鄙夷的冷笑道:「你算是個什麼東西?也有資格跟我坐在一起吃飯?」

話落。

「轟!!!」

一股滔天的氣息驟然從龍宇的身上爆發出來,而後,刀光彷彿閃電撕裂了天空一般驟然劃過虛空,瞬間照亮了整個別院。,

可怕的殺機,更如同寒冰一般,瞬間冰封了在場所有人的心臟。

憤怒!

無邊的憤怒!

此時,龍宇整個人簡直要被氣炸了,作為龍家的大少爺,作為整個左旋天最強大龍家唯一的少爺,他的身份地位,不言而喻,絕對堪稱是天上神靈一般的存在。

可現在。

林逸竟然說他連坐下吃飯的資格都沒有。

這一刀,龍宇牟足了力量,幾乎是超長發揮的朝著林逸斬了過去,他要殺了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他要讓林逸下地獄,唯有這樣才能夠洗刷他心中的憤怒跟不甘。

「老大!」

「老公!」

坐在一起的楚紅跟金太保一看,都是眼睛一瞪,臉上充斥著濃濃的擔憂之色。

實在是龍宇這一刀太強。

可下一秒。

天地間一下子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中。

每個人都愣住了!

每個人都像是被抽走了神魂一般,喪失了思維,就像是一根木頭一樣愣在了原地。

入目處。

只見,林逸兩根白凈的手指,竟然無比輕鬆悠閑的夾住了龍宇的大刀。

「咕嚕!!!!」

便是龍家的八百鐵騎此時一個個也愣住了,也驚悚到了極致啊!

這一幕也同樣超出了他們的想象,超出了他們的思維極限,以至於每個人的心臟都彷彿要炸裂一般,甚至有幾名鐵騎都無法承受這恐怖到了極致的視覺衝擊,直接搖搖晃晃從四周的牆頭上跌落下去。

「你對我說的話有質疑?」

萬籟俱靜之中,林逸卻抬頭,一臉玩味鄙夷的盯著龍宇問道,那神情彷彿在質問奴才一般。

不過他的聲音倒是讓龍宇也在瞬間回過神兒了,而後,強行壓下心頭的憤怒,體內的靈氣再度瘋狂運轉,雙臂猛的揮動,直接從林逸的兩根手指中掙脫而出,橫向林逸斬了過去。

「裝神弄鬼,本少就不信你區區一個大羅金仙之境的小子能夠有多大的本事!」

龍宇怒吼,此時手中的寶刀上也驟然綻放出了七彩光芒,使得寶刀的鋒利程度也驟然增加了一分,兩人本就近在咫尺,這一刀,更是瞬息而至。

林逸見狀,嘴角揚起一抹不屑的冷笑,這龍宇的實力不錯,荒古之境中期的修為,堪稱是天才了,只可惜,那要看在誰的面前,在他林逸的面前,只不過是地上的螻蟻而已,充其量只是比較大一點的螻蟻、。

可螻蟻依舊還是螻蟻,他撼動不了神龍,他就算是拚命,都無法撼動神龍分毫。

教主級別的強者,他林逸都有一戰之力,更何況是區區一個荒古之境的龍宇呢?

電光火石之間,林逸握手成全,天帝拳驟然轟了出去。

這一拳一出,頓時,虛空都猛烈的顫抖了起來,兩人之間的差距也在瞬間呈現出來。

龍宇雖然刀法犀利無匹,可是卻尚未能夠撼動虛空,而林逸呢?僅僅只是坐在原地一拳,就能夠撼動這天地,這蒼穹,威力之大可想而知。

「什麼?這,不可能!」

龍宇一看,頓時眼睛一瞪,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

在左旋天內,想要撼動虛空,最少都需要荒古之境的修為,就這,都已經堪稱是絕代天才了!

可現在,林逸呢?區區一個大羅金仙之境的修士,竟然一拳撼動了蒼穹,這讓他如何能不震驚呢? 「不可能?」

林逸抬頭,邪魅的盯著龍宇一笑,而後,萬眾矚目之下,林逸的拳頭直接落在了龍宇手中那綻放著刺目光華的大刀上。

「砰,嗡!!!!」

一陣奇怪的嗡鳴之聲驟然響起,猶如洪鐘大呂一般,聲音到不是特別的震撼,可是卻讓在場所有人的後腦上都傳來一陣陣沉悶的劇痛,那種感覺,彷彿後腦勺都要炸開了一般。

隨後。

驚駭世俗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那大刀之上裂紋彌補,脫手而出,朝著天空上飛去。

而桀驁不馴,氣息彪悍的龍宇,此時正是不堪,簡直就像愛女士被一枚隕石擊中了一般,整個人直接朝著後方倒飛出去,沿途,花園,草木,牆壁,都直接被龍宇撞的炸裂開來,一直後退到數百米的位置,龍宇才無比驚悚惶恐的穩住身形。

可一雙眸子里卻充斥著濃濃的畏懼跟不敢置信。

他龍家的大少爺,竟然被人一拳打的法寶炸裂,自己倒飛數百米,這簡直讓人不敢置信。

「他的力量,最少都有十五萬龍之力吧!」龍宇心裡咂舌,而後,體內的氣血翻滾,再也無法承受,當場就噴出一道血箭,這鮮血噴出之後,整個人的氣息在瞬間就變得無比衰敗了起來。

「公子!」

龍家負責保護龍宇的幾名強者,此時也從那種驚悚之中回過神兒,紛紛身形如電,瞬間就衝到了龍宇的面前,關切的問道,只是每個人的臉色都無比的凝重,每個人的心情也無比的壓抑。

林逸太過可怕了一些。

今天弄不好真的可能會出現什麼意外的事情。

此時,心情緊張的反而是他們這些高高在上,如同虎狼之師的龍家子弟了。

金家家主,金俊才等人,此時卻如同見到了魔王一般,不敢置信啊!

龍家的大少爺,擋不住林逸的一拳?

他們彷彿看到了生的希望,一個個面色大喜,慌忙朝著林逸背後沖了過去。

顧少甜寵:國民男神是女生 林逸見狀,眉頭微微皺了一下,不屑一笑,倒是沒有開口,他這次之所以出手,便是因為金太保,而且這是金家內部的事情他也不太方便處理。

隨後。

林逸的目光緩緩落在了龍宇的身上,咧嘴淡淡一笑到:「我說你沒資格跟我坐在一起吃飯,有問題嗎?」

「你……哼!你的實力的確不俗,可那又如何?我龍家乃是左旋天第一家族,依舊不是任何人都能夠輕易招惹的存在,今天那金俊才跟金家必須要付出血的代價,否則,我舉族而來!」

龍宇雖然心驚林逸的超強實力,可心裡卻依舊沒有太多的擔心跟恐懼,龍家雄霸左旋天也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兒,實力強悍的令人心驚膽顫,絕非一般人能夠輕易招惹的。

別看林逸的戰鬥力不俗,個人的戰鬥力在大規模的打鬥之中,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意義。

「任何人都不能招惹?我林逸怎麼就這麼不信呢?」

林逸聞言目光一寒,身形一動疾風一般,再度朝著龍宇殺了過去。

龍宇一看,瞬間炸毛了,全身的汗毛在這一刻,都一根根的炸開,整個人也彷彿一下子掉進了蛇窟里一般惶恐不安。

「八百鐵騎何在?給我拿下他!」

龍宇驚慌失措的尖叫道。

「是!」

眾志成城,聲如驚雷,驟然響起。

隨後,四周的八百鐵騎一個個就像是下山的猛虎,奪命的厲鬼一般,攜帶著滔天的氣息朝著林逸殺了過去。

「哈哈,一群土雞瓦狗,也敢在本少的面前放肆?」

林逸見狀目光一寒,身形再度晃動,直接掉轉方向,朝著周圍的八百鐵騎殺了過去。

隨後,更加驚悚,更加讓人惶恐不安的一幕出現了,只見,八百鐵騎在林逸的拳頭之下,就像是一名名弱小的嬰兒一般,根本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啊!

但凡是被林逸拳頭觸碰到的幾乎都是倒飛出去,非死即傷,八百鐵騎,聽起來威風凜凜,似乎囂張跋扈的不行了,可在林逸的手中,卻像是八百個泥娃娃一般不堪一擊。

僅僅只是數十個呼吸的功夫,這八百泥娃娃就全部都躺在了地上。

天地間一片死寂,每個人都驚悚到了極致,都惶恐不安到了極致,沒有能夠想到會出現這麼可怕的一幕。

數十個呼吸,八百鐵騎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