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Rider看着那衆多的Assassin們即將被自己的王之大軍們碾碎,有些無趣,若無其事地坐回石桌,喃喃自語道,同時將杯中剩下的酒喝乾。

“這就要結束了嗎……”

Rider喝着Archer的美酒,心中有些遺憾的想到。

他這招固有結界加王之軍勢屬於頗費魔力的大招,用完一次之後,Rider的魔力就十去八九了。



本來Rider以爲自己要對付Assassin還要經歷一場苦戰的,沒想到Assassin的戰鬥力竟然如此低下,根本不是自己大軍的一合之敵。

這讓Rider心中久違燃起的戰意慢慢熄滅了下來。

就在Rider心中遺憾之情浮現於臉上之時,突然一陣呼嘯的狂風自其身側呼嘯而過,吹的Rider一頭亂髮飛揚,耳邊微微轟鳴。

“Caster……?!”

Rider酒未喝完便瞪大了眼睛,看着那突然如利箭一般衝出去,直奔戰場而去的劉零,一時間沒有回過神來。

“……他這是要……幹什麼?”

不止是Rider對於劉零的行動疑惑不解,站在劉零身邊的Saber和Archer也是被劉零的突然行動微微嚇到了。

“難不成,Caster要加入那勝負已定的戰場不成?”

望着那在大軍包圍下岌岌可危的Assassin們,Archer眯起了他那猩紅色雙眼,有些不屑的自言自語道。

“Caster……”

看着劉零那嬌小的身影形成的黑影穿梭在大軍中,向着那交戰中心快速衝去,Saber隱隱猜到了劉零突然動作的目的何在。

“就像是對那第八方英靈的追殺一樣,Caster似乎表現出了對於親手結果英靈生命的強烈慾望。”

“如果我估計沒錯,那Caster應該會和那時候一樣……”

“目標就是親手Assassin本體的性命嗎?”



Saber微微皺眉,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猜想。

“目標是Assassin的本體?”

“但是Assassin是我的獵物,Caster這樣做是想要和本王來搶奪獵物嗎?”

身材高大的Rider聽了Saber的猜測後,突然起身,面色有些陰沉。

作爲一位王者,在王者之劍下搶奪獵物的行爲,就意味着搶奪獵物者對於王者的打臉行爲。

這種行爲是Rider、Archer和Rider都所不齒的,故而Rider此刻對於劉零的搶奪獵物的行爲很是生氣。

不過此刻的劉零已經進入了戰鬥的中央圈,Rider就算想要向他的王之軍勢下令,讓大軍阻攔劉零的行動也已經晚了。

“Caster,竟然主動加入了戰鬥,難道他是想要救下Assassin,或者是和Assassin有什麼不共戴天的仇恨嗎?”

蜜寵甜心:高冷男神,拎回家

不過這不妨礙兩位真假Master眨巴着眼睛坐在一起看好戲。

————————————————————————————————————————————

當劉零從大軍的空隙中穿出,趕到了僅存的三個Assassin身前時,周圍的大軍們都謹慎的警戒着突然出現的劉零。

一把把武器都齊齊的對準了劉零,帶給了劉零淡淡的威脅感。

(未完待續) 那一把把的刀槍劍矛齊齊的排列在一起,正對着劉零,在陽光下,兵刃閃爍着冷冷的光芒。

一位身穿古代戰甲的將軍模樣的士兵統領着衆多的士兵們緩緩前進,把劉零和僅存的Assassin三人組包圍了起來,並且還不停的說着一些劉零聽不懂的,嘰嘰喳喳的鳥語。

劉零雖然聽不懂這種未知的古代語言,但是從那將軍所說的語氣來看,那將軍似乎是想要讓自己退出戰場的意思。

這周圍的士兵們無時無刻不給劉零傳遞着淡淡的威脅感,身後自然也不例外,讓劉零猶如芒刺在背。

但是劉零面色淡然,對於這包圍圈卻是根本無懼加無視。

只是淡淡的掃視了一圈周圍的衆多持刃士兵們,劉零就把視線投放到了一旁的三個骷髏面具上面。

現在讓劉零真正在意的,只有這三個戴着骷髏面具的Assassin,不,是三人中間的那個身上有傷的Assassin本尊身上。

劉零站在距離Assassin三人組之間只有二十多米的地方,在這個距離上,劉零那小有所成的目劍已經能夠分清楚Assassin本體和分身之間的區別了。

在劉零那銀色眼瞳的注視下,左右兩個Assassin分身雖然呈現人型,但或許是Assassin本體能量所剩無幾的原因,兩分身體內的氣息無疑是十分稀疏的。

對比中間那個Assassin本體體內蘊含的能量,中間的Assassin能量蘊含度是左右兩個分身的好幾倍。

如此一來,劉零自然知道哪個Assassin是本體了。

而唯有殺了本體,他才能通過雙系統得到最大的潛力點收益。

“又見面了呢,Assassin。”

劉零露出了一抹冷笑,看着那三個Assassin中間的本體,說道。

“……”

悍兵歸來 ,猶如被利劍面對一般,危機感大增。

一種冷氣自背上攀爬的感覺出現在Assassin本體身上,讓其心跳加快。

“Caster……”

Assassin的本體感受着劉零身上這針對着自己本尊的冷漠殺意,有些驚慌。

他見自己的分身被Rider的大軍們碾壓之時便知道,自己可能是被自己的Master當作了棄子,恐怕今日必死了。

現在處於大軍包圍之中不說,現在又被這個實力深不可測的Caster發現了本尊位置。

那麼自己的聖盃戰爭在今日恐怕是走到盡頭了啊。

可惜……

“可惜啊,上次只是殺了你的分身,稍微的掠奪了一些你的本源能量。”

劉零的右手按在冰清古劍的劍柄之上,讓淡藍色的劍身一點一點的脫離劍鞘。

“不過這次你就放心吧,Assassin,這一次,我不會再放過你了。”

“你的本源能量,你的一切,我都會連皮帶肉,渣都不剩的吸收掉的。”

語畢,劉零的冰清古劍正好全部出鞘。

醫然照我心 ,散發着寒氣。

周圍的大軍和三個Assassin在劉零拔劍之時,注視着那染血不少的劍身,莫名的不寒而慄。

“七劍式,崩山大圓滿!!!”

劉零一步前踏,爲了防止情況有變,直接施展了七劍式之中最強大的一劍式。

白皙的小手握劍高舉,又徒然落下。

淡藍色的古劍劍身落下之時,如山崩落,一股無形的力量轟然爆射落下,劍所劃破的空氣被隱隱扭曲。

劍出生出如巨石破空之音,響徹了周圍人耳邊,驚的Assassin本尊連帶着左右兩個分身都面色大變。

“這種力量和劍技!Caster之前殺我分身時竟是隱瞞了實力!!”

感覺山巒倒塌砸開的Assassin分身面對着如此之劍,只感覺自己無法抵擋此劍,濃濃危機感襲身而來。

但是到底還是古代的知名暗殺者,Assassin即便是面對如此危態也沒有放棄求生之能。

本尊身體迅速後退的同時,Assassin命令自己左右的兩個分身衝向了劉零,擋在了那冰清古劍的必經之路上。

按照Assassin本體的推想,這兩個僅此於本體實力的分身雖然不是劉零的對手,但是好歹也能夠阻擋劉零幾秒時間吧。

有這個時間,說不定自己還可以逃到Rider的大軍裏面,偷偷潛行,逃出昇天。

看着分身的身影擋住了劉零的身影,Assassin本體有了點點安心。

但是這安心感根本沒能持續一秒。

“呵呵呵呵,真是太天真了,就你分身這樣的垃圾,也想擋我凝真中期巔峯的大圓滿崩山之劍!!!”

劉零冷笑出聲,握劍之手絲毫沒有遲疑,鎖定了Assassin本體的一劍根本沒有動搖。

哪怕劍下有着兩分身阻攔,劉零殺向Assassin本體的冰清古劍也是沒有改變軌跡的模樣。

只是劉零那今天早上才因最近的一系列激鬥而剛剛修煉到了凝真中期巔峯境界,差一些就能達到凝真後期的銀河源力,在這一刻突然全面爆發!

銀白色的銀色源力如同打開了的水龍頭一樣,在劉零的體內奔涌而出,力量和源力全部加持到了冰清古劍之上,讓這崩山一劍落的更急、更猛!

“轟隆!!!”

一聲悶響隨着無形一震傳開。

淡藍色的長劍夾雜着幾分銀白色的銀河源力,重重的砸落在了兩個Assassin的分身之上。

在衆多的士兵淨額的目光中,一劍落下,沉重的力量加身,兩個Assassin分身的胸骨沒有斷續的直接凹陷了下去,眼看是不活了。

這兩個也達到了凝真中期的Assassin的分身們,竟然直接被劉零的崩山一劍……秒殺了。

而且冰清古劍落勢不變,並不算結束。

劉零在秒殺了兩個Assassin分身後,便毫不遲疑的將練到極致的基礎步法施展出來,帶着施展了崩山劍式的冰清古劍追上了剛剛跑出沒兩步的Assassin本體。

劍垂落,劍染血,血紛飛,一劍殺三人!

劉零冷漠的銀色眼瞳中十分清澈,反映着那Assassin本體還沒有來得及反映的逃出生天的微笑。

死之前卻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真是可笑的表情啊。

劉零一劍斬的Assassin本體笑容凝固後,冷漠的想到。

怕Assassin本體還未死絕,劉零又給Assassin本體的要害部位補上了一劍。

這一次,倒在地上的兩個Assassin分身消失不見,Assassin本體也慢慢的化爲了黑暗的粒子,被微風吹起,向空中飄散。

劉零心中默唸劍神系統,然後瞥了一眼上面的潛力點數。

只見那原本就積累到了八十六點的潛力點數目快速上升,一點一點的快速增加,很快就突破了九十,接着勢頭不減的突破了一百大關!

101、102、103、104……

106、107。

潛力點的數目在達到了一百零七點的時候便停止不動了,看樣子是系統把Assassin的一身能量都已經吞噬完畢了。

劉零計算了一下,這個Assassin的本體及其兩個分身的死亡,一共提供給了自己二十一點潛力點,和上次殺死Lancer時所得到的潛力點數目一致。

而且自己重生以來,所積攢的潛力點第一次超過了一百大關,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看着那虛空系統界面上再一次達到了三位數的潛力點,劉零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股成就感。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