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Wωω• Tтka n• CO

“老不死的,白老頭,老大爺,就算你平時救過我們兄弟的命,但是,您看小電影總得給錢吧,你每個星期看三場,一個月算下來就是十二場,給你八折算三百!”


聽到這裏,某個偷聽者差點沒摔倒,原先還以爲是打劫老頭,還想着學學雷峯做做好事,然後越聽越不對勁,聽到這裏,某人就徹底無語了:這是什麼跟什麼啊!

“有錢我跑什麼,早給你們了,要錢沒有,要命一條。還有,你們所播放的小電影的品質越來越差了吧,就像昨天晚上的那個女的,醜得倒貼錢都沒人要了,你們竟然還敢播出,我沒問你們要精神損失費就不錯了!”

“你,去你媽的,白老頭,你有種,等着彪哥來收拾你吧!我們走。”看到老頭真的是沒錢,金毛帶着一羣小混混罵罵咧咧的走開了。

“朋友,看夠了吧。”老頭似乎是無意識的瞟了柳風所隱身的地方一眼,懶洋洋的說道。

“見過老前輩。”既然都被看到了,柳風也只好出來打個招呼了。

“什麼老前輩,我就一糟老頭,你是半妖?”看了柳風幾眼後,那老頭的臉色越來越嚴肅了,“鳳凰,不死鳥,怎麼可能,人界怎麼可能還會有鳳凰一族的血脈!”

聽了老頭的話,柳風就像被打了一悶棍似的,隱藏的氣勢下意識的散發了出去,把老頭包圍了起來。

“哼,怎麼,想殺我,以現在的你,根本做不到。”老頭冷笑道。

“敢問老前輩是何方神聖,今晚找上我有何用意?”柳風收起氣勢,神色警惕的問道。

“第一,不是我找你,是你找上我的,第二,我是誰,關你屁事啊!反正我不是你老子就行了!”老頭的話簡直是毫不講理。

“你……”面對這樣一個老頭,柳風一時間倒是找不到什麼好說的了。

“怎麼?想動手。你儘管試試!”老頭繼續諷刺道。

看了老頭幾眼,柳風忽然笑了,笑得有點莫名其妙,“老前輩,爲什麼一定要我動手呢?”

“哼,你小子還不錯,有點頭腦,沒丟了我們鳳凰一族的臉,說,你是哪族的後裔?”老頭忽然笑道。

聽了老頭的話,柳風真的是大吃一驚,這個好色的髒老頭也是妖怪,竟然還是鳳凰,“前輩,前輩您也是鳳凰一族?”

“不信,看好了。”紅色的火焰慢慢從老頭身體燃燒了起來,火紅的翅膀,王者的威勢,柳風體內的妖氣受到刺激也不由自主爆發了,八隻赤紅色的翅膀慢滿伸展開來,食指指甲暴長……

“九頭八翼雪電鳳,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你怎麼只有一個頭!”老頭看到柳風的真身,顯得很是激動!

“前輩, 美女贏家 ,咱們還是邊跑邊說吧。”柳風提醒道。

“走。”老頭說的很乾脆。 時間不長,兩條修長的身影已經飛臨先前柳風他們消失的地方。仔細一看,原來是兩個男子,一箇中年,一個少年。其中一個俊眉朗目、鼻直口方,看上去大約三十歲左右,儀表堂堂,全身散發着一股淡淡的威儀,另外一個似乎稚氣未脫,一臉好奇之情,不過雙目之中偶爾閃過的神采卻讓人不敢輕視。



“組長,我們好象來遲了。”少年問道。

“好強大的妖氣,我們應該幸慶來遲了。”

“這個城市怎麼會忽然來了那麼強大的妖怪的,難道……”

“有可能,我們回去,這裏的事情交給第二組處理。”

“是的,組長。”

如果歐陽劍鋒在這裏的話,肯定會認出那個中年男子就是滅妖特警組第一組組長李正道!

這邊的滅妖特警是心情沉重的離開了,那邊的老頭聽完柳風的遭遇卻是連連暗歎,這種匪夷所思的際遇,真的是連想都沒想過。

“柳風,你現在有什麼打算呢?”老頭問道。

“白爺爺,我想,修煉是我現在的首要任務。”那個老頭告訴柳風姓白,名字就叫白老頭,於是柳風就稱其爲白爺爺了。

“不錯,你的潛力很大,只要你勤加修煉,他日的成就,不是我能想象得到的。”

“白爺爺,你搬過去跟我一起住吧,你也好指點我修行啊。”柳風忽然提議道。

白老頭想了一會,終於下決心了,“好,就過去跟你住,搬就不必搬了,老頭子全部身家就是一個人。”

“真的,謝謝白爺爺。”因爲都是鳳凰一族的關係,柳風對白老頭有一種奇妙的親切感。

白老頭笑而不語。

不一會就回到家了,看到四雙充滿關切的眼睛,柳風感覺心裏暖洋洋的,有人關心,真好!

柳風正準備把白老頭介紹給大家,愕然的發現剛認識的白爺爺和長壽已經是鬥雞一樣的死瞪住了雙方。

長壽惡狠狠的說:“媽的,你這隻沒毛鳥,老子上次偷了我的私人珍藏,媽的,這次讓你來得去不得。”渾身上下已經冒出了陣陣白煙。

白老頭咬着牙齒:“你這個短命龜,你怎麼不說把我的嬉美扇給偷了!”白老頭的身體已經被怒火包圍了。

柳風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兩個活寶,感情他們以前就認識啊!

“長壽爺爺,你和白爺爺認識?”柳風看似隨意走到兩人中間,把兩個隔開了。

“你說這隻沒毛鳥?哼,我真希望不認識他!”長壽冷哼一聲,收起了白煙。

“誰稀罕認識你這隻短命龜啊!”白老頭看了看柳風,也收起火焰,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看到兩人終於打不成了,柳風總算鬆了一口氣,輕輕把結界撤了,有氣無力的說道:“兩位爺爺,兩位祖宗,以後如果你們想要打架的話,我不反對,但是麻煩你們不要在我家打,第一,我就這麼一個家了,不希望才住不到兩個月就沒了,再有呢,我也不希望我的同事跑來我家抓妖。”

“哼!”

“哼!”這次兩個老頭倒是很有默契的同時冷哼,然後又互相瞪起來了。

柳風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走進臥室,明天就要開學了……

於是,這個妖怪大家庭又多了一隻萬年老妖了,也越來越有趣了。

無論是多麼的不情願,現在柳風也不得不站在學校的門口。其他同學都是直接去教室的,他卻得先忙着報名和辦理其他手續,不過也因此躲過了新生報名時人頭攢動的場面。廢話就不多說了,柳風拿着醫院證明和學院領導的批示,交了一系列這個那個費用之後,終於來到了教室外面,還好剛好是上下課的休息時間,可以免除被大家行注目禮了。

柳風抓着課本就往教室的後排座位奔去,讓他差點暈倒的是,第二排以後的座位竟然全部都有主人了!大學上課的教室是階梯教室,坐在後面基本上可以爲所欲爲,大學老師也不像高中老師,你愛學不愛,沒有誰會強迫你學習,所以大學上課後排座位絕對是搶手貨!

唉,柳風在感嘆學風日下的同時,不得不走向第一排,第一排只坐了一個同學,是一個女生,而且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生,從後排無數雙眼睛時不時、有意無意往第一排瞟的情景可以證明!

美女柳風這陣子也見過不少,比起歐陽婉的冷豔,那個女生更多一點清純的美,比起林蓉、齊妙的天真,她又多了一點嫵媚,她的樣子無疑是出衆的,她的氣質更是吸引人的關鍵所在,就是對美女已經有那麼一點點免疫能力的柳風也不自覺的多看了她兩眼。不過,讓柳風感到很奇怪的是,怎麼那個女孩看起來那麼眼熟呢,似乎在哪裏見過似的……

上課的過程十分枯燥,老教授不管下面的學生聽得懂聽不懂,只管講自己的,坐下第一排的柳風又不能睡覺,實在是一種煎熬啊!

盼望着,盼望着,終於下課了,下午沒課,柳風二話沒說抓起課本就要往外邊跑去,想想要過四年這樣的生活,心裏就直發毛。

不過,老天又給柳風開了一個小玩笑,一直專心聽課的美女無意中看了柳風一眼,想了想,忽然叫道:“是你!”

一聽這聲音,柳風就暗叫糟糕,這個美女不是別人,正是那次被自己無意中輕薄到了的高中同學——柳仙茗!高中的時候柳風醉心的是遊戲,對於美女,根本是不屑一顧,所以,高中的同學,除了幾個遊戲發燒友之外,其他的,現在見到基本上都不認得,加上高中是不允許化妝的,上了大學的女孩子都會開始打扮起來,所以柳風剛纔纔會一下子沒認出坐在旁邊的就是柳仙茗。

“不是我!”柳風現在只恨自己爲什麼不跑快點。

“柳風,你這個色狼!”柳仙茗這麼一喊,所有還沒離開教室和將要離開教室的的人都齊唰唰的望向了柳風和她,尤其是男同胞們的眼神,那犀利程度絕對跟快刀有得一比。

柳仙茗也意識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臉瞬間羞紅,氣得一跺腳,跑出了教室。

現在還不跑的那就是傻子!看到柳仙茗走了,柳風也連忙離開教室,不過,柳風“色狼”的外號就由此傳開了,這個強悍的代名詞,直到柳仙茗成爲了他的女朋友後,才悄然退出他的歷史舞臺!

又到了晚上,柳風起身到了陽臺,躺在靠椅上,額頭對準了月亮。自從經過了大公雞事件之後,練功對他來說已經成爲了習慣,根本不用長壽催促了,每天固定三個小時吸收月亮冰冷的能量精華,是不管有沒有月亮都不中斷的。因爲不管我們看得到看不到月亮,月亮始終在那裏。把滿腦子亂七八糟的東西趕跑,柳風靜靜的躺在靠椅上,沐浴在溫柔月光中…… 夜晚,是一天的結束,是不是像早晨一樣繁忙?不是的,夜晚是靜靜的,只能聽到喇叭聲、發動機的轟鳴聲……

夜晚,星星在眨着眼睛,好像在說:“呀!地球的夜晚真漂亮。”夜晚簡直就是光的世界,燈的海洋。這燈光就像一位勇敢的戰士,每天夜晚,不管有沒有星星和月亮照着,燈光確是每個夜晚都照着我們的大地。自從變成半妖之後,柳風就開始喜歡夜晚,喜歡隨夜晚而來的那種平復遼遠和靜謐,希望看到黑暗的羽翼籠罩整座城市,彷彿在嘲笑自詡爲世界帶來光明的燈光,或許這就是隻能生活在黑暗之中的妖的本性,黑夜,是妖怪們的天堂,也是一切黑暗生物的天堂。

夜已經很深了,靜坐了三個小時的柳風慢慢睜開了眼睛,月亮的光輝就像母親的懷抱,那麼溫暖,那麼讓人留戀。柳風站起來舒展了一下筋骨,感覺體內的妖氣似乎有壓過劍氣的跡象,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因爲他知道,萬一體內的兩種異種失去平衡,那也是自己玩完的時候了。想到這裏,柳風心裏再次抱怨了一下那該死的大學生活,不僅枯燥無味,現在更是剝奪了自己吸收日光精華的時間!

妖氣乃長期吸收月光精華所產生的力量,乃至陰力量,修煉天王劍錄則要吸取日光精華相輔助,乃至陽力量,柳風同時修煉至陰、至陽兩種至極力量,本來就要承擔很大的風險的,一個不好就是爆體乃至灰飛煙滅,連丁點靈魂都保留不了,柳風也曾經想過融合兩種力量,取得的結果就是躺了三個月外加全天候的痛苦,從那之後柳風連想要融合兩種力量的念頭都不敢有了。不過這樣也好,由於柳風的妖氣和劍氣都是至純至精的,所以在妖面前他可以做真正的妖,在正道人士面前又是真正的修真者了,最起碼的生命安全問題得到了保障。

話題又扯遠了,咱們言歸正傳,每天固定三個小時吸收月亮冰冷的能量精華已經是柳風的習慣了,修煉完美美的睡上一覺是一種很好的享受,不過今晚柳風顯然是不想享受了。悄然布好三層結界,然後就一把把長壽從“花花公子”中擰了出來。

長壽很不樂意的用夢囈般的聲音說道:“混蛋小子,修煉完了?修煉完了就睡覺吧,我正在做美夢呢!”

長壽的美夢只可能有一種!“長壽爺爺,別做春夢了,今晚我們出去一下。”

“出去,去哪啊?”看柳風的神情,長壽知道了今晚是“在劫難逃”的了。

“去學校。”

“你不是很討厭去學校的嗎?今天怎麼半夜了還要跑去那,不會是感冒發燒了吧!”

“誰說討厭就不能去的!”

“那你總得告訴我要去幹什麼吧!”

“我在學校裏感覺到幾股妖氣,雖然很微弱,但確實是妖氣,所以我今晚想去看看,看看到底是什麼妖怪啊。”

“混小子,你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八卦了啊!雖然說現在人界的妖怪不比遠古的時候,但是妖怪的數量還是不少的,只是那些力量強大的種族被消滅乾淨了而已。”長壽顯然還對柳風打擾他做春夢在耿耿於懷。

“我只是想去看看到底是什麼妖怪而已,怎麼,不樂意了?”柳風微笑道,不過那笑容,怎麼看怎麼都像是惡魔的微笑——微笑裏面威脅的意思絲毫沒有掩飾。

“柳風,你怎麼會這麼想我呢,我長壽對你的愛護之心可是日月可鑑,天地爲證……”看到柳風的“微笑”,長壽立刻意識到“花花公子”的購買權還在柳風手裏呢,於是立刻妥協了。

“好了,快走吧,早去早回,否則時間一長,說不定白爺爺又打你寶貝的主意了哦。”柳風很果斷的打斷了長壽的話頭,要是給他說下去,絕對沒完沒了的。

“你說得對,我們快去快回!” 最强奶爸

“長壽爺爺,來,住進你的‘行宮’吧。”柳風拿出一個火柴盒,曖昧的笑道。

長壽哪能不明白柳風這個曖昧笑容的意思,所以很堅決的把頭搖成撥浪鼓似的,“不要,我死也不要再住‘殼’了!背了一百萬年的殼,好不容易化做人形了,我纔不要又揹着一個殼呢!”

“是嗎?那就可惜了,枉費我費了那麼大的心思才找到當年花花公子限量發行的珍藏火柴盒,全是火辣美女的圖象哦,既然長壽爺爺不要,我只好把它燒了,反正我又住不進去。”柳風右手拇指和中指一捏,很酷的打了一個響頭,一股淡淡的紫色的火焰便從中指竄了起來。

“別別別,柳風小子,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千萬別燒,我都背了一百多萬年的殼了,早習慣了,沒殼背的日子還真不自在,還是你小子想得還真周到啊。明天我教你一種妖法,很有意思的妖法。”長壽很噁心的說完這些,身影便電閃而去,眨眼之間就鑽火柴盒裏面去了,速度之快,絕對不亞於他逃命的速度!

柳風一臉巨寒的看着這個變臉比翻書還要快的長壽爺爺,無奈的把火柴盒塞進上衣口袋,想了想,還是有點不放心,將已經布了四層結界的家再次禁制,“這樣子應該沒什麼人可以感覺到靈兒他們的妖氣了吧。”柳風喃喃自語道,下一刻人便從原地消失了,只在黑暗中留下道道殘影。其實有白老頭在,他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你當修煉了百萬年的鳳凰是用來擺在那裏看的啊!

“怎麼還有那麼多人啊?”長壽伸出半個頭,看着校園門口涌動的人羣,絲毫不比白天少嘛。

“長壽爺爺,今天畢竟是正式開學的第一天,那些新生自然不會那麼早就睡覺的,現在才十二點多,我想沒到一、兩點他們是不會靜下來的,今天晚上學校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我們在外面吃點東西吧,現在進去也不能做什麼。”如果不是變成半妖了,自己現在想必也是他們之中的一員吧。柳風邊想邊走向一個大排擋。

“人類真是奇怪的東西。”長壽嘀咕了一句,然後就鑽回他的“溫柔鄉”去了。

柳風找了個偏僻的地方坐了下來,點了幾個小吃,眼光隨意的打量了一下四周吃東西的人。忽然,一個身影躍入柳風的眼簾:體形修偉, 劍眉鷹目相貌威嚴,長長的黑色頭髮隨意的用兩根細藤紮成了一個馬尾巴的髮型披散在腦後,幾縷不安分的黑髮飄蕩在額前,襯出但是帶着足足十分懶散的年輕面孔,一身筆直的中山裝顯得有點另類,再加上一雙在歷史博物館才能見到的布鞋,就組成了這麼一個年青人的形象。當然,吸引住柳風眼球的是他身上偶爾散發出來的氣勢,強者的氣勢——竟然在大街上看到一個修真者,這不能不讓他感到驚訝!

此刻,年青人是雙手連揮,各種各樣的食物不停的往嘴裏塞,雙腮撐得股股的。大排擋老闆面色古怪的看着年青人,他已經吃喝了一個鐘頭了,他的肚子到底有多大?尤其讓他覺得不放心的,就是這個年青人看起來不像是一個能夠付的起帳單的人。

柳風看着年青人面前小山似的盤子,看來這個年青人應該是剛離開師門對社會一片空白的修真者了,據長壽所說,有些古老門派似乎都流行什麼入世修行,那麼,等下絕對會有一場好戲看了,想到這裏,柳風不由自主的笑了笑。

果然,沒過多久,估計年青人的肚子實在裝不下東西了,只見他往桌子上扔下一串小刀似的東西,站起來就走。

柳風那個汗啊,怎麼得也是從黑色六月走過來的,桌子上那些小刀他還算有點印象,不是戰國時期三晉之趙國流通的刀幣還能是什麼!


一個大排擋的老闆自然不可能認識這種老古董,看了看那接近一米九的年青人,老闆吞了一口口水,走上前小心的說道:“老闆,您還沒給錢的呢,您總共吃了一千三百二十塊,算您一千三得了。”

在小排擋都能吃一千多,柳風算是服了!只見那年青人微微皺起眉頭,沒等他說話,柳風走上前拿出一疊人民幣,微笑道:“老闆,他的錢算我頭上。”說完,順手把那堆刀幣塞進妖靈幻鐲,那可都是錢啊,放黑市拍賣絕對不是個小數。

老闆看到人民幣立刻笑得像朵花似的,把錢拿過去就跑一邊去了。

年青人盯着柳風看了一會,才說道:“我們是同道麼?”

柳風笑了笑,點了點頭,“算是吧。現在通用的都是這種紙幣,在這個世界如果沒有錢,可是什麼都辦不好的,你那些東西現在已經不能用了。”

“我叫風劍銀,你叫什麼名字。”風劍銀似乎一點也懂得什麼叫不客氣。

“我叫柳風。”

“我看不出你的修爲,只能感覺到你很強,你應該比我強大,所以,你遇到的麻煩我可能幫不上什麼忙,所以,再見了。”風劍銀說完,轉身就離開了,柳風連說話的時間都沒有。

看着遠去的身影,柳風徹底無語了,還真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傢伙啊,本來還想從他那裏挖一點現在的修真界消息的,現在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啊,那可是一千大元啊!柳風的心已經在哭泣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